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赎罪事务所

刘仙儿篇 第六十一章:折断的废弃针剂

赎罪事务所 上官天越 5159 2020-02-19 19:51

  周欣雨低头思考着,沈林和吴毅两人在房间内都会聊些什么事情呢?她刚刚只听到了沈林要带着团队投靠吴毅,前面聊的事会与这些有关吗?

  “欣雨妹子,你想什么呢,我们去吃饭啊?”

  突然传来的说话声打断了周欣雨的思考,她抬头发现沈林注意到了自己的问题,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知道他会不会为了以防外一来封自己的口。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沈林以往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对陌生人的警惕。

  “那个......沈林大哥,我......我注意到曾凡哥有些不正常。”

  “哦?怎么不正常,难道他没食欲?”

  “那倒不是,我刚刚看到他从筱雅姐房间出来,可莹宝之前也去过筱雅姐房间,他说筱雅姐的房间从里面锁住了,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而且曾凡哥从房间内出来时还十分警惕,好像有什么事怕被发现一样,见到我之后也有些慌乱,我不知道在房间内发生了什么。”

  “哦,有这事?那确实很可疑啊……”沈林摸着下巴,之前的疲惫感一扫而尽。按曾凡以往的性格从筱雅姐房间出来碰到别人,应该是满不在乎的态度。他警惕是在警惕谁呢?这旅店靠近受刑点应该是没鬼的,难不成他在警惕团队内的其他人?

  “怎么,需要我陪你一同去看看吗?”吴毅也从屋内走了出来,刚才两人的对话他都听着,这个围绕着苏筱雅看似上下一心的团队内,貌似有事情要发生啊。

  “不用,吴毅大哥,你和周欣雨去吃饭吧,我自己去看看就行。”沈林谢绝了吴毅的好意,他独自走向苏筱雅的房间,到了门口和周欣雨、吴毅到了个别。那两人继续向三楼楼梯走去,沈林则快速的钻进了苏筱雅的房间。

  屋内苏筱雅侧身在床上睡着,连衣裙早就脱到了一旁,她的身上只穿着一间紧身的黑色背心,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黑色背心的衬托下更添了几分诱惑。可惜这份诱惑被身上的被子遮住了大半,就连原本盖在身旁莹薇身上的被子也被苏筱雅拽了过去。

  看着没有被子盖,只能靠在苏筱雅身旁才能暖和一些的莹薇,沈林默默的叹息一声。他与莹薇原本是住在一个屋子内的,那时不曾让莹薇受这种委屈。只是在苏筱雅两个跟班死去后,筱雅姐内容没人照顾才把莹薇安排了过来。

  沈林打算一会儿去帮莹薇再弄一套被子,但现在他更想知道曾凡在房间内留下了什么。按照周欣雨的话,莹宝在确认屋内反锁时曾凡应该就在屋内,但他为什么不吱声,而是等莹宝离开一段时间后才从筱雅姐的房间内出来?他在房间内究竟做过什么?

  “唔啊.......呃嗯……”苏筱雅突然发出痛苦的呻吟,沈林急忙上前,将苏筱雅正过身子并将两层被子盖好。在沈林触碰苏筱雅的身体时,他发现苏筱雅身体已经出了不少汗,但苏筱雅还是紧按着身上的两层被子不放。

  “筱雅姐,筱雅姐?你身上出太多汗了,我帮你撤去一层被子啊?”沈林在苏筱雅耳边小声的说道,他每次想知道苏筱雅在做什么梦时,都会这么试着在苏筱雅的耳边询问,苏筱雅会以梦话的方式小声的向自己描述。这方法有时候不准,苏筱雅没睡熟时会让自己出去,但也有几次让沈林知道了完整的梦境。

  “冷......好冷......”苏筱雅表情痛苦,像是这两层被子也不够用,接着浑身竟然开始发抖,就像真的身处在极寒地区一样。

  “冷?”沈林大概知道苏筱雅梦到什么了,是那次在极寒受刑点中受刑的经历,苏筱雅身处超过绝对零度的低温环境里,身体先被冻成碎渣,再将身体复原,在冻成碎渣,就这样重复下去。如果仅是待在极度低温下还没什么,那种温度下人没有什么意识,并不觉得痛苦。但那种环境的温度是慢慢变化的。先由活人能承受住的温度开始,一点点往下降。最开始下降的温度是十几度,接着就是几十度,再然后是几百度。活人只能由最初被冻得打颤,再到被冻僵,最后被冻成碎块,不断的体验这个过程。

  那种感觉是相当痛苦的,苏筱雅脑海里记得她所有的受刑过程,有时会做这种身临其境的噩梦。但这次有些太蹊跷了,沈林是在给筱雅姐注射完针剂后看着筱雅姐睡着的,当时筱雅姐睡的明明很安详。但曾凡刚从筱雅姐房间内出去还没多久,筱雅姐就做噩梦了?

  “可以回去质问曾凡,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筱雅姐的亏心事,我就逼问他招出来。”

  “......不行。”沈林转念一想,又改变了这个主意。他不想冤枉人,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下,还是不要做这种破坏团队成员间友好关系的事情。

  “唔啊......嗯啊!”苏筱雅再一次呻吟起来,沈林赶快再一次查看苏筱雅的情况,在手触碰到苏筱雅的肩膀时,沈林发现了异样。

  苏筱雅右臂上的针孔,是之前沈林注射时留下的,现在已经看不出什么痕迹,但还有两处针孔明显是新的。也就是说在沈林离开后,还有人给苏筱雅注射了针剂。

  可针剂明明都在沈林这里,曾凡手笨给筱雅姐扎不好,于是将针剂都交给了自己。这两个针孔是谁拿什么针剂扎的呢?

  沈林走到垃圾桶旁,将垃圾桶内的针剂都拿了出来,连数了三遍,都是八支针剂,是自己之前为苏筱雅注射的针剂数。沈林拍了下自己脑门,自己好像有些傻,谁会将偷偷注射的针剂扔到垃圾桶里?他在屋内四处的寻找着,将柜子,厕所等地方都找了个遍,可还是没有看到针剂被丢到哪里。

  见实在是找不到,沈林就要转身出去,也许从曾凡的包里能有意外收获。可走到门口,沈林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一处地方没有找,他走到两人躺着的双人床前,这双人床底下还没有检查过,床下的缝隙太小,沈林想从里面够东西有些困难,但藏东西的人不用考虑这些,也许针剂还就真藏在床下。

  沈林低头看向床底,床底很黑,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沈林没有放弃,他先抬头看向苏筱雅两人,这两人依旧睡着。沈林这才放下心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将裤子上的裤腰带抽下,在床底下不断的扫过。

  “叮铃!”沈林忽然感觉到裤腰带碰到了什么,他继续往出扫,果然从床底下扫出了折断的两个针管。

  沈林将它拿起来,仔细地观察着这两枚针剂。它的针管比沈林注射的针剂要长一些,但针头的粗细是一样的。针管里没有丝毫药剂的残留,所以沈林不知道药剂里面的成份是什么,也不知道这药剂是否正是影响筱雅姐做噩梦的原因。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曾凡做了对不起筱雅姐的事。

  但曾凡为什么这么做,他对筱雅姐的感情难道是假的吗?这药又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这些问题都要当面去问曾凡了。

  沈林将这破损的针管揣进兜里,再次坐到苏筱雅旁边。他抚摸着苏筱雅的脸庞,苏筱雅的情况现在已经稳定了下来,但还是皱着眉头不肯松开身上的被子。沈林觉得自己对不起筱雅姐,他没有尽到保护筱雅姐的义务,明明就离在不远的地方,却还是有人在暗中伤害着苏筱雅,而沈林竟然对此毫无知情!

  “沈......沈林?你怎么在屋里?啊啊啊啊!”莹薇被冻的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她睁开眼所看到的,是坐在苏筱雅床边裤子半脱的沈林。

  “你你你,你赶快把裤子穿上,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要对筱雅姐做什么?”莹薇小声喊叫,没有把苏筱雅吵醒,她指着沈林的裤子,沈林才明白自己忘记把裤腰带系上了。

  “嘘......莹薇,你先别激动,我只是忘记了,你看看这个!”沈林从兜里拿出那两节折断的针剂给莹薇看。

  莹薇定了定神,刚刚睡醒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她和沈林同床共枕那么久,沈林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只是不知为何,在看到他靠近筱雅姐时,自己总有一种失去了沈林的感觉。她揉下眼睛看向沈林手里的针剂,接着她的眼睛猛然睁大了。

  大街上四周走动的人群让刘仙儿有种活在现世的错觉,可惜这些都是长得像活人的死灵。到了旅店门口,刘仙儿将手中的四大袋子东西放到地上,转身将旅店门关好。袋子中有压缩饼干和巧克力以及各种罐头。还有些生活用品,如洗发液、洗手液、毛巾、手纸这类的。考虑到团队中还有几位是女士,刘仙儿还拿了几条卫生巾。刘仙儿虽然不知道她们的日子,但说不定能用上呢?

  走上楼梯将东西拎到二楼,刘仙儿正好遇上了沈林和莹薇两人。刘仙儿抬手打了声招呼,但沈林却没有理自己,直接向楼上走去。莹薇则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打招呼。但看两人的表情都不太好,刘仙儿知道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两人继续向楼上走去,但刘仙儿没有尾随。他将东西放在了二楼靠近楼梯的客房,这几间客房都是开着门的,刘仙儿将东西放好,在临走时给客房门留了个开口。接着刘仙儿去芳心怡的房间看看,却没有看到芳心怡的身影。

  “难不成他们都去了三楼?哦,或许是去吃午饭了。”

  刘仙儿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正好是吃饭的时间。芳心怡应该是和大家一起去吃饭了,刘仙儿便也打算上三楼去看看。虽然他不用吃饭,但还是想去凑凑热闹。一来他可以在芳心怡与大家吵架时负责拉架,二来他可以去看看这群人都吃的什么菜。

  刚走上三楼,刘仙儿就闻到了一股菜香。香味儿是从早餐自助餐厅内传过来的。刘仙儿走过去一看,众人果然都在里面,只有苏筱雅还不在,应该是还在睡觉。

  “刘仙儿,你也来了?那过来做吧!”芳心怡热情的向刘仙儿招手,其余正吃饭的人也都看向刘仙儿,只有沈林和曾凡两人不去在意。沈林一边吃,一边有意无意地注意着曾凡的一举一动,但曾凡还像平时一样吃嘛嘛香。

  刘仙儿笑着摆了摆手,他不需要吃饭,就不用做到桌子前了。但见芳心怡还向自己眨了眨眼,又将眼神瞄向沈林和曾凡两人,刘仙儿这才意识到餐桌前气氛的诡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