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赎罪事务所

刘仙儿篇 第二十九章:港口受刑点

赎罪事务所 上官天越 4718 2020-02-04 18:45

  苏筱雅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隐约听到了大巴车引擎的轰鸣声,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大巴车后排的座椅上。

  “呀,筱雅姐醒了,大家快过来!”莹薇坐在苏筱雅的身旁,自责的她时刻都在担心筱雅姐的安危,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陷入昏迷的,在房间内发生过什么事情她也一点都记不起来。

  见苏筱雅醒了,除了开车的沈林,其他人都围了过来,就连刘仙儿也不例外。

  苏筱雅立即起身,可刚坐起来她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很晕,眼前的事物在她眼中都是重影的。她手扶着额头轻微摇晃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但晕眩感还是没有半点儿减轻。右眼皮还传来瘙痒的感觉,像是里面有小虫子在爬。

  苏筱雅实在受不了这种感觉,她用手揉了揉右眼,但这一揉反倒加重了瘙痒感。

  “怎么了筱雅姐,迷眼睛了吗?用不用我帮你吹吹?”曾凡拉住苏筱雅揉眼睛的手,他将自己的脸凑了过去硬是要帮苏筱雅吹眼睛。但在苏筱雅眼中,她只看到了一张腐烂不堪的鬼脸。

  “啪!”苏筱雅被吓得先是缩回了被曾凡轻握住的手,接着又伸出去给了曾凡一巴掌,曾凡可不敢对筱雅姐生气,他捂着脸往后退了两步。

  “误会了筱雅姐,我没有想占你便宜的意思,我只是想帮你吹吹眼睛。”曾凡一脸无辜的解释道。

  “呃,真是抱歉......”苏筱雅在看稍微看清楚之后赶忙向曾凡道歉。在不揉眼睛的情况下,她右眼的瘙痒感逐渐减轻了,而且眩晕感现在也减轻了不少。

  “没事筱雅姐,曾凡刚刚的举动也确实有些出格,你打他两巴掌也是应该的。”前面开车的沈林大声说道。在苏筱雅原本的队伍中,敢和曾凡这么说话的也就只有沈林了,其他人要是当着苏筱雅的面说出这番话那无论男女都会被曾凡揍上一顿。

  曾凡没有回话,他只是回头向沈林瞪了一眼。可没过几秒原本憎恶的表情又堆满了笑容。“嘻嘻,沈林说的也是,筱雅姐你要是还生我气就在打我几巴掌也行!”

  “算啦,算啦,这事本来就是我的不对。”苏筱雅本来就没有责怪曾凡的意思,当她看到曾凡满脸堆笑向自己道歉的时候心里还有些愧疚。“话说现在几点了?怎么我刚醒你们就开到港口了?”

  严阔看了下刘仙儿手腕上的表回答道:“现在是九点二十,筱雅姐你睡了......呃......我算算啊……大概十八个小时吧。”

  “我们原本想等你和莹薇醒了再赶路,但在莹薇醒来以后你还是不醒,沈林大哥就让我们将你带到车上了。”周欣雨也赶忙解释道。

  “我睡了......十八个小时?”苏筱雅一脸疑惑,她看向昨晚和自己睡在一起的莹薇,但莹薇也不解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早上醒来时关于昨晚的记忆几乎都消失了。”

  “这就奇怪了……但沈林的做法是对的,白天的时间我们耽搁不起,能赶路我们就尽快赶路。”昨晚的事情先放到一边,苏筱雅已经看到远处的港口了,一些有关受刑点的事项她还要和新加入的两人一鬼说明。

  “各位,有些关于受刑点的事情我先和大家说一下。尤其是吴毅先生以及严阔先生,你们还不知道这些关于受刑点的规定,这关系到你们能不能活着回去。”

  吴毅和严阔纷纷点了下头,在关系到自身生命的事情上,他们两人可不会有丝毫的懈怠。刘仙儿就有点懵了,自己死了难不成这事真的就和自己没关系了?

  “至于刘仙儿......只要你还人性未泯,等你在各个受刑点受过一遍刑后是可以重新进入轮回的。”

  刘仙儿关心的可不是再入轮回,比起这个他更关心自己的那点儿酬金。刘仙儿冲着苏筱雅搓了搓手指,但苏筱雅只是疑惑的看着他,并没弄懂刘仙儿的意思,对鬼而言现世的钱应该已经没有用了。

  反倒是身旁的严阔一看就明白了。“哦,对了,刘仙儿在现世好像还有个妹妹,他应该是想问受刑后还有没有酬金拿,有的话可以将酬金交到他妹妹手里。”

  刘仙儿点点头佩服的向严阔竖起大拇指,看来严阔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

  “哦,原来是这样。”苏筱雅恍然大悟,她也知道刘仙儿的执念是什么了。“放心吧,只要你在地狱中替委托人受够了刑罚,那该得到的钱一分也不会少。”

  刘仙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他还有一个想说的事情,就是找人帮忙将陆勇大哥的酬金送给他的妻子。但刘仙儿现在还不能说,他怕这些人将这笔钱私吞起来,他要好好看看该将这笔钱委托给谁。

  “那么到了受刑点首先要注意的是不能和鬼卒进行言语上的沟通。地狱规则中有说过禁止与鬼沟通,这个鬼也包括了在地狱中工作的鬼卒,而且有些鬼卒喜欢主动与活人说话,来骗取活人的一条命,但仅限那些还拥有两命的人。”

  “其次呢,我在刚遇到你们时曾说过这个受刑点的刑罚是拔舌。凡是在生前挑拨离间,诽谤他人的死后都要经过这个受刑点,被鬼卒用铁钳拔掉舌头。然后他们会将你的舌头复原,再拔掉,就这样循环往复直到刑罚时间结束。当然了,我们被委托过来就代表着他们不用再受罚了,但是我们绝对不能透露自己是替罪者的事。”

  “为什么?赎罪事务所的生意在狄域不是合法的吗?”吴毅听完皱了下眉头。他对自己的意志力不是特别有信心,尤其是在这种酷刑下,他多半会将自己是替罪者的事情说出来,以求减轻刑罚。

  “确实合法,而且在地狱里也是合法的。但在现世和地狱里知道赎罪事务所的人和鬼并不是很多,一旦我们公布了身份会扰乱现世和地狱的秩序。这样我们就将永远的留在地狱中没有回去的可能了。”

  “那刑罚时间大概是多久?”

  “说出来可能会吓你们一跳,两万年。”苏筱雅在说这句话时就能预料到他们的反应了,因为自己当初也是这样,但往来地狱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地狱的时间了。”

  严阔两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就连吴毅也被吓得脸色煞白,扶着窗户坐在了座位上。刘仙儿也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想过刑罚的残酷但没想到过刑罚时间会这么长。

  “两万年?他么的居然要受两万年的刑?那等我们回去还有地球了吗?人类有没有都不一定了吧?”严阔瘫坐在地上疯言疯语,他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以受上万年的刑罚换一百二十万美元,严阔感觉自己太亏了,而且......这好像还是一个受刑点的刑罚时间。

  “这你不用担心,人类和地球还是存在的。我们在第二层地狱无论受了多少年的刑罚在现世都只不过花了两天时间而已。”

  “那第二层地狱一共有几个受刑点?”吴毅脸部抽搐的问道。

  “一共四个,而且每个刑罚都是两万年。”苏筱雅说完又继续说这最后一条。“在受刑点处我们因刑罚而受的伤会被瞬间治愈,但在地狱其他地方收到的伤是无法治愈的,野鬼给活人造成的伤口无法恢复,活人互相打斗造成的创伤也无法恢复。总而言之就是来受刑点前是什么模样,从受刑点离开后就保持什么模样。”

  这最后一点相比之前刑罚时间要轻微太多了,刘仙儿三人还没有从对刑罚时间的恐惧中缓过来。

  “各位不用担心,我刚才也说了,我们来之前是什么模样那么离开后就会是什么模样。在受刑点中我们会死亡很多次,对于受刑的记忆是不会保留的。”苏筱雅这句话倒是让刘仙儿他们轻松了一些,但不记得不代表没受过罪。

  就在三人还在犹豫的时候,大巴车已经开到了受刑点,两队鬼卒拿着长矛将大巴车拦下。苏筱雅等人依次从车上走了下去,而刘仙儿三人是被鬼卒拖下去的......

  受刑点是港口处的一艘巨型油轮,邮轮下人山人海,这些人表面上都是在生前犯过极大过错的,但其中说不定有不少人是和刘仙儿他们一样来替罪的呢。

  在鬼卒的带领下,刘仙儿等人有秩序的排着队,排队的过程中刘仙儿注意到,很多人在进去后很快就出来了。

  “看来在地狱里受刑点内和受刑点外时间也是不同的啊。”刘仙儿心里这么想着,接着他一眨眼,等再睁开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大巴车上,而此时的大巴车已经驶离了港口。

  刘仙儿惊讶的看向四周,除了苏筱雅正脸色煞白一副虚弱模样的等着曾凡给她注射针剂,其余人和没事人一样。

  “难道这就完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