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赎罪事务所

刘仙儿篇 第五十七章:血染的教师服

赎罪事务所 上官天越 4132 2020-02-19 19:51

  这下时间可耽误不起,切沈驰邦的胳膊或许来不及了,但自己的左脚踝还只需要一斧子就能砍断。现在自己需要琢磨的,就是保命还是保腿了。

  腿也许依旧保不住,维姆斯和戴若腩都被砍的快成馅儿了,自己手里的斧子若是被沈倩玉老师抢走,那自己的情况也未必会好到哪里去,那就保命要紧。

  高举的斧子就要劈下,王运杞还不能眨眼,也不能扭头,他必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左脚踝被完全砍下,避免再砍到其他地方。斧子落下了,一股钻心的疼痛传递到大脑里。但左脚踝仍旧没有砍断,倒是连带着将沈驰邦的几根手指砍了下来。

  也许是左手力道不够的关系,王运杞心一横将已经只剩白骨的右手按在了斧柄上。再次用尽全身的力气,这下终于将左脚踝砍断了。接连传来的痛感让王运杞惨叫不止,但王运杞在惨叫的同时也赶忙将腿挪开,避免再次被沈驰邦抓住。

  他赶忙向楼下爬去,为了避免被追上,王运杞狠了下心,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这也多亏楼梯设计的比较宽,他斜着身子正好能从楼梯上滚下去,不会被卡住。如果此时王运杞遇到的是高层中的那种窄楼梯,王运杞都未必能滚到二楼拐角。

  就这样,与两只鬼拉开一段距离后,王运杞扶着墙边儿站了起来,接着向通往一楼的楼梯口走去。身后忽然传来了尖叫声,然后又是不断砸地的声音,紧接着又有骨骼的碎裂声,声音停止几秒后,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沈倩玉老师已经追过来了。王运杞挣扎着继续向下滚,但身后的鬼影移动速度明显更快。在几次翻滚的过程中,王运杞都看到了跟在后面的鬼影。鬼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在王运杞滚到一楼的那一刻,沈倩玉老师的鬼魂已经到了身后了。

  “不不不,老师你......你别过来!”看到沈倩玉步步紧逼,王运杞已经没有力气再跑了,他倒在地上举起手中的斧子,向沈倩玉不停的比划着。但沈倩玉依旧在靠近她曾经的学生,王运杞几次挥舞斧头划过她的身体都像划过空气一般,留不下半点儿痕迹。在沈倩玉眼里,这个以往顶多算是让她苦恼的学生,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恨。

  “嘿,给我滚!”王运杞再次向沈倩玉挥舞斧子,即使这样做一点儿用都没有,王运杞也不想放弃,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抵抗了。

  芳心怡看着浑身血迹已经陷入昏迷的刘仙儿,心里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刘仙儿还有着平稳的呼吸,这状态确实不像活人该有的,刘仙儿可能真的变成鬼了。可就算这样他还打不过钟楼内的存在,可见钟楼内的鬼绝对非同一般。那名叫王运杞的学生,也许已经凶多吉少了。

  “别过来,赶紧给我滚!”

  芳心怡本来没打算进去,可钟楼内突然传来的声音让芳心怡觉得事情或许还有些转机。她顺着墙洞进到了钟楼内,她抬头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具靠近墙边儿的尸体。尸体面目全非的惨状令芳心怡觉得恐怖和恶心,她将头扭到一边不忍心看,一旁楼梯口处不断发出的声响正好转移了她的视线。

  只见一个倒在地上的青年不断的挥舞着斧头,而在他面前站着一名面色晦暗的女性,这名女性穿着教师服,再与地上倒着的青年身上穿着的学生服一起进行分析,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说自明。只是芳心怡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会对自己的学生下杀手。

  “倒在地上的那位青年,请问你是叫王运杞吗?”惊慌失措中之前王运杞听到过的女声再次传来,王运杞仰头向身后看去,一名穿着粉色运动服的貌美女性出现在自己身后,但现在他已经来不及仔细观察了,他现在只想活命。

  “对,我是叫王运杞,救我,快救我!”王运杞心中大喜,他不断的用早已化成白骨的右手拄地向身后挪动,希望能离芳心怡更近一些,这样无论是芳心怡救自己,还是自己拿芳心怡挡刀都会变得容易许多。

  芳心怡正要上前救人,这是刘仙儿他们队伍的同伴,能救自己是肯定要救的。但站在王运杞面前的女性鬼魂却警示的看向自己,仿佛自己只要再向前迈一步就会被一并杀死一样。而且两人的距离太过接近,芳心怡能不能成功救下王运杞还是个问题。

  “喂喂喂,我已经把她吓唬住了,你快来救我啊,我是刘仙儿的朋友,我是签过契约的!”王运杞再次慌忙催促道,他手上的斧子也在不停挥舞。但在突然间,王运杞觉得手里一轻,原本握在他左手中的斧子,被面前的沈倩玉抢走了。斧子回到了它原先的主人手里,而它将在原主人手里再一次收割人命。

  王运杞自知气数已尽,他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斧子从空中落下,他现在所期待的是沈倩玉劈下的第一斧能直接毙命。

  就在斧子即将落下的那一刻,一道浅色的身影从墙边的缺口冲了进来。第一斧已经落下,而王运杞由于担心不能一击毙命还是睁开了眼睛。但看到斧子冲脑袋砸来时,怕死的王运杞本能的向左歪头,这原本该命中头颅的斧子,落在了王运杞的右耳上。

  “啊啊啊啊啊!”王运杞痛的再次惨叫起来,还在地上翻滚了半圈儿。而这时那道浅色身影已经冲到了沈倩玉面前,一把将沈倩玉扑倒。斧子也紧跟着落在了地上,王运杞听到斧子落在地上的声音微微一愣,他抬起头,看到刘仙儿正再次与沈倩玉老师缠斗起来。

  “刘仙儿,太谢谢你了!”王运杞终于看到了活路,他赶忙向墙边儿的缺口挪去。芳心怡对刘仙儿很是担心,那个女性鬼影明显比刘仙儿厉害,已经好几次将刘仙儿摔倒在地。刘仙摔倒后每次都会立马站起身,再次阻拦沈倩玉。芳心怡则将王运杞拉往墙边儿缺口处,她知道自己帮不上刘仙儿什么忙,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沈倩玉在看到王运杞已经靠近墙边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在将刘仙儿扔到一边儿后,沈倩玉竟双手挥舞着向王运杞两人跑来。

  见到这般情景,王运杞一把拽住芳心怡的胳膊将芳心怡推向沈倩玉,自己则向身后靠去。但沈倩玉没去管芳心怡,她只是将其推到一边,继续向王运杞跑来,也许她的目标本来就只有这群学生而已。可到了墙边儿沈倩玉却停住了,王运杞已经完全跑出了钟楼,而身为鬼魂的沈倩玉此时是无法出现在阳光下的。她从之前的疯狂状态逐渐平静下来,从身后看去,沈倩玉原本飘散的长发落了下来,身上弥漫的黑影也逐渐消失了。

  “完了,原来是只盯着我……”这下王运杞是将刘仙儿他们都给得罪了。王运杞已经爬出了钟楼,他不用再害怕沈倩玉老师的袭击了,但他更害怕刘仙儿与芳心怡之后的报复。他想继续向身后爬,却围观的群众给拦了下来。

  钟楼内,沈倩玉慢慢转过身,眼神悲伤的看着刘仙儿与芳心怡两人,完全没有了刚才袭击王运杞时那般狰狞恐怖。此时刘仙儿更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一位被学生害死的年轻教师,而不是刚才的杀人恶鬼。

  沈倩玉转过视线,抬头看向屋子棚顶,她的身体从下到上一点点儿逐渐消散。也许沈倩玉此时想看的是现世中楼外的蓝色天空,但在地狱里她是看不到了,她也没有机会回到现世中去欣赏那曾经最平凡的天空了。

  “这位老师,为什么袭击她的学生?”芳心怡问出了困扰她很久的问题,她从小在狄域教会中学习,那里的老师和学生相处的很好,从没出现过这种情景。

  “因为是这群学生将她害死的,害死老师后这群学生还装作没事人一样开联欢会,而且这老师才二十七八,刚有了家庭和孩子,还没与家人相处多长时间,就又为这群学生操劳,换来的却是这般结果。唉,多好的老师,死在这里真是可惜了......”

  刘仙儿忽然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王运杞刚才推芳心怡的那一刻被刘仙儿看在眼里,刘仙儿以往对王运杞的信任,此刻已经化为乌有。原本刘仙儿还打算将王运杞当成值得托付的朋友,现在这个想法听着就像是个笑话。

  刘仙儿扶起瘫坐在地上的芳心怡,两人一前一后从钟楼内走出。见到王运杞还在地上躺着,王运杞也不是不想离开,他在这段时间内已经好几次试图从包围中跑出去了。但无论他往哪里跑,群众都会在他身上踢几脚,把他踢回到钟楼前。见刘仙儿和芳心怡两人完好无损的从钟楼内走了出来,王运杞只能在心里想着该如何解释他刚才的举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