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赎罪事务所

刘仙儿篇 第九十五章:来世再见(终章)

赎罪事务所 上官天越 7550 2020-03-11 17:12

  黄瓜炒鸡蛋,尖椒炒鸡蛋,鸡蛋羹,窝鸡蛋,黄瓜鸡蛋汤这些正好凑上了四菜一汤。饭菜盛好后都端上了桌,午餐肉罐头被芳心怡切好掺进了炒鸡蛋里,而鱼罐头只是将其打开实在没有入锅再折腾一番的必要。

  刘仙儿还带回来一些酒和饮料,当他将酒拿上桌时,苏筱雅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她接过一瓶白酒,倒在了自己杯子里。在吃饭之前,她就这样自己先喝了一杯。

  “别那么着急,白酒后劲很大,你喝的这么快,晕的也快。”芳心怡在一旁劝道,她自己则拿了瓶橙汁。

  “没关系的芳姐,你就让我喝个痛快吧,也许酒精能让我好过一些。”苏筱雅再次往自己的杯里倒酒,面前的饭菜她只是看着却不动筷。

  刘仙儿给自己开了一瓶啤酒,面对这丰盛的饭菜他却根本没有食欲。身为鬼的他强行将饭菜吃了下去,但这样勉强自己也还是无法品味这顿饭菜的美味。

  其实刘仙儿完全可以不吃,他吃下去的饭菜对自己一点儿用处没有,只是在浪费粮食。但他注意到其余两人好像没有胃口一样,一个在不断地给自己灌酒,另一个在担忧的同时只是往自己的碗里象征性的加了点儿鸡蛋。

  听到动筷的声音,两位女士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刘仙儿在狼吞虎咽的那一刻,两人愣了一秒。刘仙儿感觉到两人的目光后抬起头无辜地望了回去,这颇为滑稽的一幕使餐桌前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噗......哈哈哈!”苏筱雅指着刘仙儿那如同往嘴里倒饭的模样笑了起来,她脑海里面原本充满的种种伤感画面,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模糊,她终于能痛快的笑一笑了。

  芳心怡也有些忍俊不禁,刘仙儿的吃饭模样她们也是第一次见到。也许对他们而言刘仙儿这幅吃饭的模样显得没有教养,但刘仙儿却不以为然,他在家一直是这样吃饭。来到狄域后他的父母都没管过他吃饭的姿势,刘仙儿自然是随心所欲。

  也并不是刘仙儿的父母想要放弃他,在祖国时他们也是有望子成龙的心意的。但在来到狄域之后,大学学费、生活费、医疗费这些费用加起来就已经是天文数字。连刘仙儿自己都认为永无翻身之日,就更别说压力山大的刘仙儿父母了,人穷衣服丑,吃饭的模样再好看又能给谁看呢?

  经过这样一个小插曲,三人才像平常一样吃起饭来,时不时芳心怡和苏筱雅还会互相给对方夹菜。芳心怡看到刘仙儿正在注意着自己时,也想给刘仙儿夹菜,但被刘仙儿坚决拒绝了。

  “对了,筱雅妹妹,你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吗?那药剂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残留影响?”

  刘仙儿也看向苏筱雅,他们确实还不知道苏筱雅的身体是怎么恢复正常的。在第三受刑点他们看到苏筱雅时,苏筱雅仍然是无法自由活动的,但在这之后还不到半天的时间里,苏筱雅的身体就恢复知觉了,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呃……”苏筱雅放下酒瓶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她在来到这栋楼的二楼,被曾凡扔到小屋床上以后就开始意识混乱地发疯。对于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苏筱雅也是一无所知。但在这之后她恢复意识时,身体就已经能够自由的活动了。

  “这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在二楼床上时的记忆了。当时我一直在傻笑,曾凡当时对我做了什么我都记不清了,在我醒来之后身体就已经恢复了知觉。”

  “哦……那就算了,说不定是药剂到时间失效了呢?既然你身体都已经恢复了,那你应该更加珍惜才对啊。”芳心怡还在试图让苏筱雅燃起希望,一位如此年轻貌美的少女若是就这样死去了,芳心怡总觉得太过可惜。

  “嗯,好吧。”出乎刘仙儿意料的是,苏筱雅这次并没有表现出像之前那样万念俱灰。她的眼神又从新亮了起来,说话间仿佛又回到了以往的那个温文尔雅的苏筱雅。

  眼前的两位女性都在展现着她们强大的一面,谈笑风生的过程中,她们没有被旁观的刘仙儿看出一丝的不自然。

  苏筱雅或许真的被重新唤醒了求生的欲望,但也不排除是在演戏的可能。芳心怡在聊天时一直避免谈论到苏筱雅的过去,她不想再去揭露少女尚未愈合好的伤疤。她给刘仙儿使了个颜色,希望刘仙儿能明白她的意思,将话茬接过去,提一些能抚慰少女的话题。

  刘仙儿正合时宜的推出他早已写好的纸条,芳心怡赶快将纸条了过去。当她正要念出纸条上的内容时,芳心怡的脸色却忽然紧张起来。

  “你......刘仙儿你是怎么知道的?曾经你我的对话中都不曾提到过永平教会。”

  “啪!”当听到永平教会时,苏筱雅手中的玻璃杯瞬间落在了地上。

  “呀,筱雅妹妹,你没受伤吧?”刘仙儿看着地上四散的玻璃碴儿,再抬头看向苏筱雅。就见苏筱雅好像还没有从永平教会这个词上反应过来,完全没注意到从手中滑落的玻璃杯。

  刘仙儿去卫生间拿了扫把,将地上的玻璃杯碎片收拾起来。趁着芳心怡查看苏筱雅情况的这几分钟,他又在厨房翘开了几瓶啤酒拿到了饭桌上。

  “苏筱雅可能是喝白酒喝的太晕了,还是喝些啤酒算了。”刘仙儿写完纸条后,将翘开瓶盖的啤酒也递给芳心怡一瓶。

  “不用了,喝酒误事,我还是喝饮料吧。”芳心怡摆了摆手,但刘仙儿又把酒瓶往芳心怡的方向推了推,直到芳心怡将酒瓶接过去他才肯罢休。

  “那好吧,啤酒而已我就不拒绝了,但我只喝这一瓶。”

  刘仙儿点点头,反正他们每个人都只喝一瓶啤酒,其余多出来被撬开的啤酒,只是放在一旁作为摆设而已。刘仙儿再次递出纸条,纸条上还是和之前相同的问题,刘仙儿只是想大概了解一下,这个永平教会在狄域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没什么特别的,它只是诸多信仰的结合体而已。”

  “结合体?什么意思?”原本刘仙儿递出的纸条是交给芳心怡的,但被坐在一旁的苏筱雅抢了过去。苏筱雅现在充当起了刘仙儿的嘴,将刘仙儿写在纸条上的问题直接问出来。

  “天主教,佛教,伊斯兰教,道教,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宗教在你们看来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存在?”

  “什么样子?......它们不过是人们为了寻求心理安慰而捏造的一种谎言罢了。”这是苏筱雅自己的看法,她原以为芳心怡听自己这么侮辱她所在的宗教会很生气,如果换做是自己,对外人的时候现在也该翻脸了。可芳心怡没有,她的眼神中反倒闪出了一道光芒,像是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寻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时机。

  “没错,狄域里那些找人替罪的富人就只是表面上信仰宗教,实际上只是为自己寻找心理安慰。他们不去付出,以为单纯的礼拜就能求得上帝的原谅与庇护。当他们真正了解地狱的模样时,首先想到的也还是损人利己。”

  “这点上我完全同意,对于像刘仙儿先生那样的新手,雇佣者总是变着花样地去骗他们,只为了自己能少花些钱。”苏筱雅十指紧扣拄着下巴,她完全被芳心怡的话给吸引过去了。

  芳心怡所说的话她是深有体会,她长久作为牲口,通过替人去地狱赎罪的方式为井上家带去利益,见过的骗子雇佣者实在是太多了。

  “没错,他们的所作所为完全不是一个宗教信仰者该有的。”芳心怡狠狠地点了点头,她说道这里从饭桌前站了起来,走到阳台边。原本只是想做个简短解释的她,忽然来了兴致。

  “真正信仰宗教的人,从来都不会只为自己考虑,他们更希望为全世界带去和平与幸福。”芳心怡充满向往的望向远方,虽然她面向刘仙儿两人,视线被局限于屋内,但刘仙儿两人已经能想象到芳心怡心中的景象是什么样子了。

  “你们是想建立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世界吗?”苏筱雅问道。

  “没错,狄域设立的初衷是建设起一片自由之地,但现在这里已经成了人间地狱。看看我们周围所经历的一切吧,无论是在狄域还是地狱,底层互害受益的永远是那些构造弱肉强食规则的人,而这种规则是可以不用存在的。”

  “人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工作,不用再为生活上的物质发愁。人们也不必担心被人背后使绊子,因为根本不需要。家家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狄域本该拥有的一片世外桃源般和谐美好的景象。”

  “想法挺好的,如果这能早日实现,我也许会带着同伴们毫不犹豫地加入。”苏筱雅失神的嘀咕着。

  刘仙儿对芳心怡所说的美好景象更是熟悉,在祖国学过的文章中,有不少描述这种美好和谐的景象的。但在这些文章流传千古的同时,不也悲哀地证明了它是不可实现的吗?一个在狄域都还没能掀起风浪的永平教会,又能有什么力量去实现这种虚幻的桃源呢?

  “难怪三大家族会有人想杀你。”看着声情并茂描述那美好景象的芳心怡,刘仙儿心里却是一阵抽搐。

  “你们......打算......怎么实现它?”苏筱雅读完纸条,她晃了晃头,像是看不清纸条上的字,在说道最后时,苏筱雅已经是勉强拄着自己的脑袋不趴在桌子上了。她很困,但必须坚持住,她想听完芳心怡的讲话再睡。

  芳心怡原本有些担心,但想到苏筱雅之前喝了那么多酒,现在可能是酒劲儿上来了,于是她也没去过多的猜测,接着向刘仙儿两人讲述她们宗教目前的计划。

  “我们要扳倒九大帮派和三大家族,他们是生活在狄域的寄生虫,如果不将他们清理掉,现在狄域的悲惨状况就不会有半点儿改变。”

  说到这里,芳心怡也发现自己也有些晕,可能是酒劲儿刚上来的缘故,但她的头却越来越晕。

  “扳倒了有能怎么样呢?不过是再来一波新的寄生虫罢了。像你刚才叙述的美好景象,也许那只是你背后的教会为了高高在上编造的谎言罢了。”

  刘仙儿说完站起身看了看手表,仇乐哀之前说这块金表是有用的,现在他用上了。

  只是表盘上十分模糊,根本看不清现在时间。刘仙儿擦了擦表盘,才发现并不是它脏了,而是自己的双眼早已经是热泪盈眶。

  “.......刘仙儿?”芳心怡疑惑地的看了刘仙儿一眼,接着她觉得自己晕的更厉害了。

  “药效发作了,还记得我们之前在曾凡车上偷拿的安眠药吗?我偷偷留了两瓶。”

  芳心怡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她不相信刘仙儿会杀死自己,他又为了什么呢?她又抬头看向饭桌上的苏筱雅,就见苏筱雅已经趴在饭桌上,安详地睡过去了。只是芳心怡注意到,苏筱雅的胸口已经渐渐没有了起伏。

  “你......为什......”芳心怡没等说完,就倒在地上睡着了,在睡着的前一刻她已经开始有些呼吸困难,但这种感觉在她睡着之后就感受不到了,芳心怡和苏筱雅就以这种方式永远地睡过去了。

  “抱歉,我.....我也是为了我妹妹。”刘仙儿说话时带着哭腔,他刚才反驳芳心怡的话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如果真有一群和芳姐志同道合的人,或许整个狄域真能被他们建设成桃源呢。

  但刘仙儿却为了自己的私利害死了芳心怡,也许也害了她背后的教会,刘仙儿觉得自己已经无地自容了。他想早点去投胎,忘却了此生的这一切。

  “恭喜你呀!”仇乐哀不知何时从里屋内走了出来,她看了看地上躺着的芳心怡,只是打了个响指,芳心怡的尸体就开始燃烧起来。

  “你已经完成你的任务了,契约上约定的内容也会逐渐实现的,酬金也将送到你妹妹的手上。”

  刘仙儿点点头,他转过身不去看快被燃尽的尸体,那个刚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芳姐,现在连骨头都快被烧尽了。

  “该去转世了,我带你回去吧,这样能快一些。”

  刘仙儿点头拉住仇乐哀的手,但他只碰到了仇乐哀的手指尖,两人就已经回到了那间废弃医院。

  看着地狱中的废弃医院,刘仙儿想到自己刚来时的情景。也许陆勇大哥没有想到,自己现在也成了和吴毅差不多的人。如果他对此事有所了解的话,会不会后悔救了自己呢?

  在仇乐哀的带领下,他先是被带到了三楼,原本废弃的,什么都没有的房间里,忽然幻化出刘仙儿在现世中看到过的景象。

  屋内一个老头正躺在病床上,他忽然睁眼看了一眼刘仙儿,接着安详的离去了。

  “他就是委托你的真正雇主,现在已经前往天堂净土了。你们的契约也正式结束了。”

  说完后仇乐哀转过头看向刘仙儿,她的身体却站得离刘仙儿远了一点,刘仙儿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想问仇乐哀,却见自己的身体在逐渐消散。

  “不用担心,这和陆勇那时不一样,你这是要去转世了。”

  听完仇乐哀的解释,刘仙儿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贴到墙角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去想象现世中那广阔的蓝色天空,自己很快就能再见到了。

  “对于来世,你有什么期待的吗?”快要消失时,刘仙儿隐约中听到了仇乐哀最后的询问。

  “有什么......期待吗?”刘仙儿想了想,他的记忆已经消失的差不多,已经连自己这一世出生在哪里都记不清了。但只有一个念头还留在他心里。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还是不要出生在狄域吧。”说完刘仙儿就完全消散了。

  “不想出生在狄域吗?”看着消散的刘仙儿,仇乐哀也不像往日般那么俏皮,变得沉默了。

  “抱歉,那是不可能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