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赎罪事务所

刘仙儿篇 第四十五章:别无选择

赎罪事务所 上官天越 4866 2020-02-04 18:45

  “然后呢,那位女学生消失之后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了,当时这两位正副班长见情况不妙就跟着我们跑出来了,倒是那边儿几位学生运气好些,他们所住的寝室正好面对楼梯口,这才能在发现危机后平安逃脱出来。”吴毅说完瞄向坐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三名学生。

  车厢内陷入了一片寂静,地铁与轨道间摩擦的响动将杂乱的呼吸声掩盖,使众人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

  “这地铁究竟什么时候会停,不会像你们之前坐大巴车那样无限循环吧?”维姆斯看向漆黑一片的窗外,地铁通道内两边安置的广告牌没有亮起以往的灯光,因此也就无法判断周围的情况,地铁在前进的过程中会给人一种循环的错觉。

  “谁知道呢,它愿意什么时候停,我们就什么时候下去。就像我们来带这个地铁站时一样,我们别无选择不是吗?”戴若腩说到这儿看向苏筱雅,那最后一句话反倒是像冲着她说的。

  “这地铁是谁开的,它应该有驾驶员吧?我们要不要去车头看看,说不定就能知道在哪里下去了。”

  王运杞的话在车厢内回荡了两遍,可除了刘仙儿站起身外,其他人一点动静也没有。“那就我们两个去,你们就在这儿等着吧。”

  “不用去了,第一列车厢在我们进来时就去过,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可各类仪器却都自己开着,看样子是无人驾驶的。”

  “无人驾驶?这地铁可是三十年前的产物啊,平时也没见它的仪器有重大更新过,每次维修停运都是补补缺漏将就用,怎么可能做到近几年才出现的无人驾驶?”

  “这怎么知道,说不定此无人驾驶非彼无人驾驶呢?”严阔此时开了个不合时宜的玩笑,听到他这个话,原本缓和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一旁的三名学生更是被吓的缩成了一团。

  “严阔哥,你开玩笑开过头了!”周欣雨立刻用胳膊怼了严阔一下,希望他将刚才的玩笑收回去。可严阔却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身边人都用埋怨的眼神看着他,令他觉得有些委屈。他看向缩成一团的三名学生,内心的火气噌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喂喂喂,都在这儿害怕什么呢,来地狱这么长时间连个鬼都没见过就怕成这样。尤其是你,其他两名是女的也就算了,怎么你中间一个大男人还跟个娘们似的!”

  “住嘴,人家什么话都没说过,你冲人家发什么火?你别忘了在旅店的时候,当时你的表现还不如这几个学生呢。”

  “切,我......”严阔刚想回怼,可想起吴毅被自己害死过一次,这事说出来自己也跟着丢人,他也就把嘴边儿的话憋了回去,但心中另一个问题油然而生。

  “等下,你们这群学生为什么遇险一次就死了?这情况有些不对啊。”

  严阔的这个疑问也提醒了其他人,只是几名学生们却不明所以,难不成人还能死很多次,这人脑袋是不是出问题了?

  “这事情搁在现实我说起来就跟个神经病似的,但在地狱里死一次就真的死了才很不正常吧?仇乐哀没告诉过你们人在地狱里是有两条命的吗?”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地狱里人都有两条命?”戴若腩和维姆斯惊奇的对视一眼,接着一起看向严阔,想从严阔的表情上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另外仇乐哀是谁,这名字真奇怪,我们没遇到过。”

  这话更是惊到了刘仙儿他赶忙看向王运杞,对面的王运杞也疑惑的看着他,没想到两人在之前聊了半天,签契约时这个双方最大的差异居然没有被提到。

  “呵呵,这不可能吧大兄弟,仇乐哀可是赎罪事务所的所长啊,就是那个黑衣服哥特风的少女,难不成你们的契约不是在她那里签订的?”

  “哦,原来她叫这个名字,签订契约时她好像确实在场。但当时我们没听她介绍过自己,她就在一旁玩猫来着,没跟我们进行过言语交流。”

  “这不可能啊,我们签契约时她好歹提醒两句,有些文字看不懂她也会进行解释,那你们是怎么签订契约的?”

  “就像平时在学校签保证书一样,契约就摆在桌子上,我们自己拿笔签好就可以了。”

  “那你们进来时她也没提醒两句?没告诉你们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

  “契约上有写,我们那时就以为是全部了,现在看来貌似不是啊。”

  “得嘞,那说明你们做的某些事令她生气了。”曾凡此时一副看戏的模样,这种情景他好像遇到过。

  “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当时谁做过什么吗?”戴若腩疑惑不已,维姆斯则是皱起眉头想了一下,忽然间他恍然大悟,赶紧凑到戴若腩耳边耳语了几句。

  “哦......原来如此,当时我们有个叫张锐的同学偷拍了所长的裙底,估计是这个令她不高兴了吧?不过张锐应该死在寝室楼了,这下所长的气能消了吗?”

  “咳咳,你们可真勇敢。”莹宝听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忍不住给这群学生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想看所长消没消气,只能等回去之后由你们亲自问了,但就算你们不知道自己有两命,也不代表你们会一命就死啊。”

  “不知道......,可能这是我们受到保护必须付出的代价吧。”戴若腩不再去考虑自己等人为什么只剩下了一命,现在该考虑的是要如何活下去。

  “我们一起离开吧,人多力量大,有些需要帮忙的事,我们也可以提供帮助。”

  车厢内立马再次安静了起来,学校的那群学生都在安静地等着回复,而沈林、曾凡几人听到这句话眼睛变得更明亮了,这又是一个赚钱的机会。

  他们都在注视苏筱雅,只要筱雅姐说同意,曾凡就准备把提前准备好的契约拿出来。

  苏筱雅什么话都没说,她也在犹豫要不要开个高价将这群人拉入队伍。别人或许承受不起苏筱雅开出的价格,但戴若腩和维姆斯两人绝对承受得起。就在这时,刘仙儿递过来的纸条吸引了苏筱雅的注意。

  “小心,这群人害死了他们的老师。”刘仙儿没有细说王运杞告诉自己的事,一来时间不允许自己长篇大论,二来他也要保护王运杞,不能告诉的太详细引起戴若腩等人对王运杞的怀疑。

  “抱歉,情况有些变化,现在不是在学校里,我们也不是你们的老师,所以想接受我们的保护,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戴若腩皱起眉头盯着苏筱雅。“我们并不是接受你们的保护,而是和你们合作一起生存下去。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难不成你们认为就凭你们那点人能从地狱里全身而退吗?”

  “呵呵,合作?你们拿什么合作?”苏筱雅的声音依旧温柔,但这在戴若腩等人听起来却十分的不舒服。

  “要知道违反契约内容并且惹怒所长的你们本身就是一颗定时炸弹,留你们在身边本就很危险。况且对于地狱你们一无所知,来地狱这么长时间你们连鬼都没见到过,又能为我们提供哪些帮助呢?是的,我有信心能够带领团队成员全身而退,但是你们呢,没有我们的保护,你们能活几天?”

  “你!维姆斯,我们不和他们合作,凭借你我的能力从这里出去还不是轻而易举!”戴若腩被苏筱雅的话惹怒了,来地狱之前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而自从来到地狱遇到苏筱雅等人后,这样的屈辱他已经受到三次了。

  维姆斯一声不语,苏筱雅傲慢的态度确实令人生气,但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正如苏筱雅之前所说,他们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要活着确实需要苏筱雅团队的保护。

  “维姆斯,你没听到我的话吗?王运杞,你呢,你也打算接受这群人傲慢的保护吗?”

  见维姆斯不回话,戴若腩心中的怒火被接踵而至的恐慌击溃,他的地位仿佛即将发生变化,如果王运杞和维姆斯都不站在自己这边的话,那另外的三名学生也绝对会倒戈到苏筱雅团队的阵营里,自己也就孤身一人了。

  “傲慢的保护?班长,我不这么觉得,这就是一种生意,一种我们从未接触过的生意,说起来,我对这种生意挺有兴趣的,能告诉我它有多少报酬吗?”王运杞弯腰用仅能活动的左手拄着下巴问道。

  “我们加入!请带我们活下去吧!”那三名瑟瑟发抖的学生像是看到希望一样,抢在班长等三人之前如此明确地回复苏筱雅便是他们的投名状。

  “你......你们!”戴若腩原本想呵斥王运杞,让王运杞改变想法来保住自己的地位。但还没等他发声,另外三名学生就有了明确的答复,这下戴若腩一下子萎靡了起来,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