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赎罪事务所

苏猫篇 第七章:低烧的苏猫

赎罪事务所 上官天越 5241 2020-03-17 03:09

  苏猫走上街道,他抬头迷恋地看了一会儿碧蓝天空,他明白自己不趁现在多看一会儿,再次看到这种令人心旷神怡的天空时可能就是下次完成契约从地狱里出来了。

  他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苏猫将要去的地址告诉给司机后,就坐在后面打了个盹儿。

  在梦中,苏猫像是回到了在祖国时的家,看到了自己正在气头上的父母,当初自己被从家赶出来的情景又在梦里重复了一遍。

  “浑小子,你这辈子再也别回来了,从今天起,我们和你没关系了,你欠下的那些外债,就由你自己还吧!”

  “苏猫兄弟,和我去狄域吧,我们去了那就自由了。没人会管我们,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苏猫又想起了带自己移民到狄域的那个大哥,只是他现在的坟头已经被草包围了。当初苏猫两人来到狄域时还不知道天高地厚,苏猫的大哥被平民区的一个街头混混用棒球棍直接打死了。

  没有人出来帮忙,也没有人报警,街道上的行人也如往常般走着。正如苏猫和死去的大哥所想的那样,狄域确实很自由。只是这种自由,有些过头了……

  “嘶......怎么这么冷啊?”苏猫在寒冷中骤然惊醒,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极寒之地,四周都是立着的冰雕,只是冰雕已经残缺不全,有的已经均匀地崩裂成几块,倒在四周的地面上。

  “嘎巴!”苏猫身侧的冰雕突然碎裂开来,吓得苏猫想转头去看一眼。但他发现自己竟然扭不动脖子了。

  不仅脖子动弹不了,在身体越来越冷的情况下,他竟然连颤栗都已经做不到了。苏猫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失去知觉,在脑袋还能迟钝运转的时候,苏猫发现他面前不远处的一处冰雕竟然被冻掉了脸。

  在那具冰雕冻掉脸之后,从中露出来的竟然是人类的后脑骨,也就是说周围冰雕里被冻碎的,是和自己一样活生生的人!

  这里究竟是哪里......极寒地狱?

  “先生,先生?目的地已经到了。”出租车司机见后座上的苏猫还在睡觉,便试着将他叫醒。但司机并没有听到苏猫的回话,于是他转过身看向后面的苏猫,发现苏猫脸色煞白,浑身还不断地打着冷颤。

  “先生,您这是怎么了?”司机立刻下车打开后座门检查苏猫的情况,就见苏猫的额头此时还在不断地冒着冷汗。于是司机用手摸着苏猫的额头和自己的额头进行温度比对,他觉得苏猫的体温要比自己的低一些,估计苏猫这是在发低烧。

  “这可怎么办,之前上车时还没这种症状的。”司机急得焦头烂额,苏猫的体温低的都有些不正常,他此时就像冬天在外面站了一个小时才回来的人一样,在这样下去,也许苏猫就真的凉了。

  而更加巧合的是,司机现在所在的位置离四周医院很远。最近的一处医院在苏猫要去的废弃区域内,那家医院自然也是被废弃掉的,根本救不了苏猫。要是司机开车载苏猫去其他医院看病,苏猫也未必能撑得住。

  就在司机实在想不出办法的时候,脑海里忽然传来一种声音。

  “把他扔在这里吧,这里已经被废弃掉了,没有人会发现他的。”司机在察觉到自己有这种念头后,狠狠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混蛋,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可他真的无计可施了,自己车上没有退烧药,周围的医院又离的太远,如果苏猫真的烧死在了自己车上,以后还有人敢坐自己的车吗?

  “那也不行,作为司机就要为乘客的安全负责!”

  但苏猫这种情况,自己若是要负责到底,肯定会摊一笔不小的赔偿金。给自己徒增生活上的压力以外,对苏猫也不会有半点好处,毕竟苏猫失去的是生命。

  “该死,我该怎么办?”司机实在是想不出办法。但突然他脑袋里灵光一闪,也许在不远处的废弃医院里会有苏猫需要的退烧药。

  “去看看吧,也许有剩下的药没被带走呢……”司机咬咬牙,他抱着最后的希望开车驶进了这片废弃区域内。

  在出租车开走之后,废墟入口处又恢复了平静,不远处一栋倒塌的大楼内,正有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在窗户边看着渐渐远去的出租车。

  汽车停在了废弃医院门口,令司机诧异的是,在医院门口竟然整齐地停放着两辆黑色轿车,以及一辆加长的黑色灵车。

  “难道医院里有人?”司机疑惑地下了车跑进这家废弃医院内,一楼全是灰尘,司机没有多做停留。但到了三楼,司机发现在病房外地走廊里,竟然站着不少人,他们穿着不同,言行上也看不出亲近的地方,互相之间完全就像是陌生人。要说这群人唯一一致的地方,就是都在盯着那个亮灯的病房。

  这时一个坐在走廊座椅的16岁少年注意到了楼梯口处的司机,他对司机露出了略带稚嫩的微笑,向楼梯的方向摆了摆手。

  “不用害怕,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目的?”司机不明白这个少年在说些什么,但有这么多人在,他知道车上的苏猫或许有救了。

  “那个......我并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目的,但是这医院看样子还能给人治病是吗?那能不能帮我治疗一下车上的病人?他好像在发低烧。”司机走进三楼离那些走廊上的人近些。但当听到司机的回答时,周围人的表情忽然都变了。

  有的人惊恐不已,有的人皱起眉头,而那个刚才主动和司机打招呼的少年,此时忽然面无表情地看向司机侧面的位置。

  “我身旁有什么东西吗?”司机心里这样想着并转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名戴着墨镜的黑衣人以及指着自己的枪口。

  “砰!”手枪的响声很是刺耳,接着司机带着惊讶的表情倒在了地上。

  鲜血顺着司机脑袋上的枪口流出,而黑衣人只是收回了枪,便不再往司机的尸体上再多看一眼。

  “还没完,他车上貌似还有一个人。”那名座椅上的16岁少年忽然发话了,黑衣人在得到命令后便转身下楼。周围人这才知道,这名少年并不是和自己一样来签契约的,他更有可能是契约的发起者。

  “少爷,选我吧,我有过三次进地狱的经验了,而且第一次去的就是第九层地狱。您选我绝对放心!”一名健壮青年走过来对着少年开始自吹自擂。

  “少爷,您把我也选上吧,我去过五次地狱呢!”另一名女青年也开始介绍起自己来,她还对着少年抛了次媚眼,像是没把下地狱当回事儿。

  “还有我,把我也带上吧,我可是被所长夸过的幸运儿,有我在就相当于多上了一层安全保险!”一名衣着不整的邋遢青年举手说道。

  就这样,走廊上的人争先恐后地介绍着自己,但少年并没有全听进去。他揉了揉太阳穴,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别听他们的,都是些侥幸活下来的门外汉而已!先生,我去过深层地狱️,留下我您绝对放心!”突然冒出的一名中年男子将其他人的自我介绍完全打断了,其他人一开始还有些不满。但听到他的介绍时,周围人立刻安静了下来,走廊内只能听到扫地老太太的叹息声。

  深层地狱的存活率可不是前十层能比的,就算是以进入到第十层地狱十倍的人数来进入到第十一层里,活着出来的或许还没有第十层的人多️。

  中年男子的话令他在其他人眼中完全变成了一位强者,在众人心目中,这名中年男子绝对会被眼前的少年选中。

  “哦,是吗?从深层地狱里出来过的?”少年抬起头,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是的,深层地狱里的恶鬼还在我后背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疤,这种鬼在浅层地狱里是根本遇不到的。”

  中年男子说到这儿面露恨色,他转过身去露出了身后的疤。众人一片惊呼,在中年男子的身后,确实有一道从脖子低端到腰椎的巨大疤痕,那伤疤处的皮肤在后背上是凹陷的,就像一条沟壑,展现着在经验上他与其他替罪者间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但座椅上的少年听到这儿竟然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其他人一脸诧异,而中年男子还没转身,更是根本没注意到少年在笑。

  少年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左轮手枪,接着对着中年男子的双腿就是两枪️。

  “啊!”中年男子顿时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他赶忙转过身惊恐地盯着眼前的少年,同时思考着自己在谎言上哪里编的还不到位。

  “不不不,你的谎话说的很好,表演的也很认真。你身后受的这道伤是被哪种鬼所伤,我也一点都不知道。”少年夸赞着中年男子的精彩表演,但接着他又抬起枪指着中年男子的头。

  “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去过深层地狱的人都要签一份保密契约,根本不会在这儿和这么多人说自己从深层地狱里来过。而你,就死在这一点上!”少年说完就要扣动扳机,但在他之前就有一颗子弹从侧面飞进了中年男子的脑袋里。

  楼道口处,刚才下楼去清理苏猫的黑衣人回来了,从他枪里射出的子弹又夺走了一条人命。

  “少爷,我在车内发现的这个人经常光顾这里,我觉得他可能会派上用场。”黑衣人走上前,将还在昏迷中的苏猫扔在了地上。

  “只是他还在发烧,看样子要先治疗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