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灵驭星魂

第一卷 101、西门小白

灵驭星魂 墨香文涩 4581 2020-08-01 09:17

  血液如泉水一般从西装大汉的体表冒出,并缓缓的淌过西门小白的脚边。看着平日里最能打,也是最忠诚的手下就这么瞬间惨死在自己面前,这时的心门小白想的不是如何怜悯悲伤,而是想方设法的想让自己晕死过去,要么找机会逃跑。

  西门小白实质上虽然是一个靠家庭背景耀武扬威、横行霸道的主,但是多年来的强烈求生欲让他知道什么人不该惹,什么人不能动。而现在,那杆折射着光线的黑亮长枪的主人,无疑就是那种最不该惹、最不能动的主。

  一枪就破了偷天换日结界石,并准确无误的定死了一个通脉境初期的修行者。这样的人,根本不能以力相抗。

  苍龙碎星枪破掉了结界后,一股强横的威压也瞬间笼罩了西门小白以及他的打手们。被那强横的威压笼罩着,那群还在围攻梅雪的西装大汉瞬间就感觉自身被一双无形而巨大的双手死死的捏住了身躯,任凭灵力的冲击,也无法挣脱那种无法言明的束缚。

  那似乎并不是灵力层面上的威压震慑,那种感觉,更像是对灵魂的拷问,如蝼蚁仰望高山一般自觉无力。

  一缕清风吹过,一道修长的身影也轻然落在场地中央。手掌轻轻一挥,那定在西装大汉身体里的龙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喷薄而出的猩红血液,那青年俊逸近妖的面容上却没有因此泛起一丝涟漪,丝毫没有因杀了一个人而有所动容,那从容淡然的神情,更像是随手捏死了一只蚂蚁一般。

  苏安微笑着走向梅雪等人,可渐渐的,那俊逸柔和的面孔却渐渐阴沉,笑容也渐渐凝固如冰,一双迷人的桃花眼也在此刻失去了平日里的魅惑,冷冽的神光如同深渊最深处的极寒风暴,瞬间让在场的众人如坠冰狱,灵魂都有种要被冻结的感觉。

  这是怎样的苏安?这还是他们平日里见到过的那个温柔体贴,飘逸出尘的苏安哥哥吗?

  苏安这种骤然出现的变化,颜天涯惊恐得不明所以,蓝宝儿、上官明月和颜媚也下意识的缩了缩头,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而只有梅雪,她却明白苏安这一系列的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更知道,因为自己手臂上的血痕,自己的爱人,是彻底怒了,这一怒火,必然得用敌人的血来冷却。

  可眼下,结界刚破,这美食一条街的状况瞬间又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苏安这时候发疯,那他的行为就完完全全暴露在众人眼中,或卫星之下。事后,各种社会舆论以及道德谴责便会直接攻击苏安。

  这不是梅雪愿意看到的,她不想苏安因为她,而与整个国家为敌。其实看到苏安对她的在乎,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梅雪控制住伤势,缓步走向苏安,并轻轻的牵住他因怒而颤抖的双手,柔声道:“没事的,小安,不要这样,你看,伤口已经止住了,以我的修为,很快就会好的,而且你放心,不会留下任何伤痕。”

  “再说,现在白日光天,众目睽睽之下,我们还是不要再杀人了,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可不能在普通人的面前展现,这个你是很清楚的。而且,他们都是人族的修行者,同时也是受人指使,都罪不至死的。至于那西门小白,我们给他一点惩罚就好了,没必要取他性命,你看,好不好?”

  梅雪的话如春风细雨一般让苏安燃怒的心渐渐冷却,可看着梅雪手臂上那血淋淋的伤口,苏安的眼角便不止的收缩,同时,杀意也时隐时现。

  调动着星辰神力中属于创生之力的那股力量,同时又调动着神农鼎的生命之力,苏安的手轻柔的拂过梅雪的手臂,而随苏安手掌所过之处,梅雪手臂上的伤口便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消失,同时,那血污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神奇的一幕不仅让蓝宝儿、颜天涯等人惊叹,要知道,同样拥有生命灵力的蓝宝儿都无法治愈的伤口,在苏安手下竟瞬间恢复,这不要太惊人。同时也让一旁惊恐交加的西门小白如见神人。这一手段,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晃了晃手臂,竟感觉不到一丝的不适。梅雪之前那为了安抚苏安而强撑的笑容,在此刻是真正的绽放出明媚的光色。

  捏了捏梅雪吹弹可破的脸颊,苏安宠溺道:“你呀,总是这么善良,早晚要吃大亏。说说看,是他们中的谁谁谁伤的你?还有,除了那个西门小白,这些人,可不是什么人族的修行者,而且,我觉得,他们也不是什么受人指使才袭击你们的,尤其是针对你。不过,雪儿你倒是提醒了我,光天化日之下,人群所过之处,我还真不能干出什么血腥的事来,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好地方!”

  “别,神仙,大侠,哥哥,爸爸,您千万别这么想!”一旁蜷缩成一团的西门小白听苏安阴森森的说想到了一个好地方后,强烈的求生欲让他短暂的忘记了恐惧,一下子坐起来,谄媚道:“朗朗乾坤,有光的地方就有人,照爸爸您刚才所说,您是不能在有人的地方行凶的。而且,正如爸爸您所说那样,妈妈他们之所以被盯上,全都是那个人的注意!”

  叫苏安爸爸,叫梅雪妈妈,西门小白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同时义愤填膺的指向苏安身旁不到三米的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道:“是他,就是他,怂恿我袭击妈妈她们的就是他!”

  “西门小白!”听到西门小白指名道姓的说自己后,刀疤男顿时怒目圆瞪,身上黑气更是汹涌澎湃:“你有种敢说出来了,你西门家就等着替你收尸吧!”

  “轰!”

  一声轰响,刀疤男便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直抽搐,苏安拍了拍手,饶有兴趣,道:“你继续说!”

  “哦,哦哦,好的!”西门小白回神,又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指着刀疤男,骂道:“爸爸,这货绝对不是我家的保镖,还有这些浑身冒黑气的也不是。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是什么身份,反正还没遇到爸爸之前,他们是特别的屌。至于有多屌,我就不好意思说了,咳咳,言归正传!”

  “爸爸,你不知道,这货知道我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把四大美人都娶回家。在听到我所描述的四大美女姿容后,他更是比我还痴狂!所以,他经常就打着我的旗号,假装做我的打手,去抢漂亮的女孩子,而且特么特别有规律,隔三差五就只抢四个。俗称,四大美人。刚好,今天遇到妈妈她们四个,这货顿时就流哈喇子了,尤其是妈妈,这色胚还说妈妈身上有着一种特别迷人的味道,我呸,狗东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妈妈永远是爸爸的,谁人敢染指。以后谁要是再敢对爸爸的女人们有想法,我西门小白绝对弄死他,我……”

  “说重点,别扯远了!”苏安一巴掌拍在慷慨激昂的西门小白头上。

  “哦,好的爸爸!”

  西门小白继续深恶痛绝的指着刀疤男,声音竟哽咽道:“这货当时推了我一把,不用说,老规矩,我张开了偷天换日结界,接下来,就是他们一群人围攻妈妈他们了,而这个混蛋,见妈妈竟是个修为不俗的修行者,一直也拿不下妈妈他们,所以也急了,开启了疯狗模式,一身黑气都快实质化了,整个人就像是一坨万年屎粑粑,贼恶心了!”

  “而就是开启了疯狗模式的他,伤害了我亲爱的妈妈!”

  “我说完了,爸爸,一切都是他的错!”西门小白抹了一把眼泪道。

  “嗯,我知道了,等会儿再来找你!”苏安笑着走向刀疤男,淡然的无视了愣在原地的西门小白。

  刀疤男此时心里已经慌了,正如西门小白所说,他才是享受美女的货。而眼前这个现在得知一切的恐怖男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多年来都未曾出现的恐惧,第一次萦绕在了他心间,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笑眯眯的男人,绝对能瞬间让他灰飞烟灭。

  见苏安一步步靠近,他身体也抖得越来越快,突然之间,一个念头忽然被他想起,同时,他也停止了颤抖,脸上更是一抹前所未有的镇定。

  苏安疑惑,只见刀疤男沉声道:“人类的强者,你可曾听说过鸿蒙宇宙中最至高的位面——原初暗界?你可曾知晓一个最强大的种族——魔族?你不必回答,让我来讲!”

  刀疤男傲然爬起来,扬起下巴道:“我,就是至高位面——原初暗界中的魔族之人,你可以当我是来这个位面考察的,我的来意就是为了挑选一些有资质的能人,并接引他们去原初暗界深造,换句话说,我,就是原初暗界派来的使者。”。

  “年轻人,虽然你之前冒犯了我,但谁年少不轻狂?所以老夫不怪你,老夫很是欣赏你,很想接引你去原初暗界去深造,这样,我们彼此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好联系。不过现在,老夫和老夫的团队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所以就不能在此逗留了,对于之前的事,老夫深感抱歉。唉,年轻人,老夫,说了那么多,还不得已暴露了身份,你能明白老夫的苦心吗?”

  见刀疤男一脸的无奈且高深莫测的模样,苏安微微一笑,憨厚的点点头,道:“嗯,我明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