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巴山剑侠传

第一百二十八(终章)

巴山剑侠传 艺顿 10814 2020-02-16 11:12

  一百二十八(终章)

  色公子奔到了厨房中,看到房中只有一个小木桶,另有一些锅、盆之类,生的火还没有灭,打开那木桶一看,全是糙面,粗的如同沙子一般,远远不及刚才那农妇端上来的苞谷饭,原来这一家真的将自己家中最好的东西端来了。

  便看到一边的案板,上面还有菜刀,只有一些野菜,想来是煮糊糊来和着来吃,想来便是这一家的主食,这些东西比刚才端上来的东西还要差。

  色公子点中了那小孩儿的穴道,将小孩儿放在案板上,小孩儿的身形本不大,正好放在案板上,色公子提起菜刀,想一刀下去,又担心血全喷来,色公子心道:“要将血全留在肉里,想来吃起来更有味道。”便又比划着,找着下刀的地方。

  此时他一只眼睛正在流血,插着一只木簪,眼有些看不清,虽然点了小孩儿穴道,但认穴不如以前准了,哑穴却是没有点到位,便听到案板上的小孩儿发出一声惊叫,正冲伏尸厅中的父母叫了一声:“娘”声带哭泣,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色公子狞笑一声,笑道:“不要急,马上送你们一家团聚。”

  便听到有人说话,一个叫道:“烦劳,可见着一个逃亡的人,身形大约这般高……”

  色公子侧耳一听,外面说的正是自己,又运起功力听,听呼息只有三个,都是追上来的赏金杀手,正在向村中其他人打听自己,便听到一个老汉叫道:“刚才才去了孟家去了,好似刚才有一人在他家门口讨口水喝……”

  色公子恼怒起来,正要吃一口两脚嫩羊,却不想这些赏金杀手追上来了,想来那谭正坤已经给他们杀了,黄金也够他们分了,却讨死似的跟了上来,色公子心道:“今天要不要将这群人,还有这一村子的人都杀了。”估计了一下自己的身手,倒是有几分可能。

  倒听到几个赏金杀手打开了门,向里间而来,正看到伏于地上的尸体。

  色公子怒吼一声,心道将几个挠事的都杀了,然后再来吃两脚羊,便提刀而出,当头正看到一个赏金杀手正在翻动地上的尸体,小心查看伤口,色公子:“嘿”一声笑道:“就你们几个么?”

  后面一人一声惊叫,跳了开去,另一边一人翻手射来一只袖箭,色公子挥手拍飞了那袖箭,另一人一刀砍来,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赏金杀手,杀人自然是不用讲规矩的,另外两人联手来攻,这两人一个使刀,一人拿枪,使枪的前面虚晃,使刀的往下一劈,正是实用主义的刀法和枪法。

  色公子眉头稍皱,向后翻了一个跟头,才躲过了这联起来的一招,这几个功夫虽然一般,但胜在江湖经验多,打起来也麻烦,回来一看,那个放袖箭的却尖声叫道:“快快退去了,只凭我们几个人,拿不下他。”声音尖利,原来是个女子。

  江湖上一向少女子做赏金杀手的,却不想到今天遇到一个,侧眼一瞄,似是还很有几分姿色。色公子怒极而笑,道:“你们来送菜么?正好拿下。”

  此时后面传来孩子的叫声,却是一直在叫:“妈妈”那女赏金杀手双手一抖,放出十多支袖箭,都照色公子飞将而来,色公子早已不耐,狞笑道:“就这种功夫,也敢来收我小明王的头颅。”一挥手,十多支箭都飞到房梁上去了,那女赏金杀手听到房后又传来孩子的叫声,便向里间一滚,顺便躲开了反扔回来的的一支袖箭。

  另外两个赏金猎人看了一眼,齐齐向庭院中退了去,正是打定主意多叫人的主意。

  色公子追将出去,想了想,又返回去追那个女的,心中比较了一下刚才三个杀手,似是除去那个女的更为重要,三个人中这女的最为机灵。

  正看到那女赏金杀手从案板上抱起孩儿,往窗户一投,色公子此时眼中正在流血,虽然看得不准,但仍是一掌击出,那女赏金猎手后背顿时被扫到了一下,一声惨呼中,抱着那孩子滚出了窗外,色公子狞笑着往窗户口摸将过去,想追上去将两个人都打死了再说,心中盘算:“大不了在野外烤着吃。”

  跳了出来,正落地,脚上传来钻心的疼痛。

  正踏中一支折了杆的袖箭,色公子看到一那箭头从自己的脚掌上冒出来,那女的赏金猎手将几支袖箭倒插在地上,一阵子麻麻的感觉从脚上传来,上面有迷药。

  色公子勃然大怒,他将自己看得比天还重,现下竟然先伤于一个小孩子,后伤于大意之下,难道今天要交待在这里,想到这里?色公子四下张望,只是失了一只眼,现下看得不是很分明,阳光又刺眼的照了过来,让他不适应,现下正是太阳高照之时,照得天地一片光明,不似刚刚的早晨的光景了。

  色公子大骂道:“老天爷,你敢对我不敬,小心我打死你。”挥掌劈了几下,想出一下恶气。

  适应了一下阳光,便看到左边似是有两个身影正在向村口外跑,色公子一声冷哼,心道:“反正我也不待了,追上去,一则摆脱追兵,二则杀了这两个,顺便吃将小的吃了,也不知道那女的漂不漂亮?待会儿搞起来舒不舒适。”心中盘算,提步而前。

  刚走几步,那个原先和赏金猎手说话的老汉冒了出来,叫道:“出了人命官司,你不能走?”

  色公子转过头,笑眯眯看了一下,猛然对着那老汗的人头一掌拍下去,笑道:“人头要是按进胸腔子里,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那老汉不及惨叫,胸猛然粗了一截,色公子拍拍手道:“还是不及裘败天的手法老道,可惜死了,记得他的手法最好,硬是不出一点血。”

  追了几步,终归是脚受了伤,似是麻得更狠了,只怕没有追上他们,自己的脚便不行了。

  色公子暗骂道:“却是不得不饶了这小娘皮么?两脚羊可以再抓再吃,性命丢在这里却是不值了。”想到这里,折身向回,此时心中暗恨,心中暗道亏大了。

  便走了数十步,便听到哨子声音传来了。

  一个啸声远远传来,色公子大骇道:“李群山。”

  便看到一道人影踏光而来,正是李群山,原来几个跑得没有影的赏金猎手一听这啸声,都冒了出来。

  色公子此时感到天地都昏了下来。

  跪下求饶?

  逃?

  怎么办?

  此时恶念翻转,心中大有不甘,心知无论怎么办,李群山都不会饶过他的,当下突然想到:“就算要死,也要多杀几个人,拉个垫背的。”

  便拖着脚往一边民居而去,正看到一个农人急急的关门,色公子“嘿”了一声,不留内力,全力击出,那农人如何能挡,身子飞出老远,看样子是死了。

  又行了几步,看到一个妇人正在一边关窗子,色公子又是一击,那妇人也血水四布,让色公子打死了。

  又行了几步,看到一个老妇正在往一处民居中躲,色公子叫道:“也死吧。”一掌拍出去,不想另一道罡力传来,两道罡力撞在一起,那老妇却是得以逃生了,两道内力在地上激起了一阵子烟尘来。

  借着烟尘一时看不清楚,色公子拖了身躯,拼命向村后面的山坡上逃,此时他走得又慢,刚才和李群山一记掌力拼斗之下,已然身受了伤。

  后面的几个赏金猎手也跟了上来。

  色公子想起了当年李群山单人杀上了天山三际峰,一个人追着他在三际峰狂奔,最后还是教主出手救了他,当时的心情,和现在好像差不多。

  色公子此时看着阳光酒在草地上,心中暗道:“这一生还有什么没有满足呢?嗯,没有睡到教主,也没有睡到李群山的媳妇,不过睡了武传玉喜欢的人,也算小有成就。”

  又向前奔了几步,一支袖箭飞将过来,又钉在他的后背上,色公子一声怒吼,什么时候这样的小角色也敢来消遣他,就算要死,也要先杀了这个敢找他的麻烦的小角色。

  便看到下面一个抱着孩子的身影哪在李群山的身后,李群山正听着那个赏金杀手说话。

  色公子想到扑上去杀这个赏金猎手,就得对面李群山。

  色公子不想面对李群山,又挣扎了几步,向山上拖着步子,李群山也慢慢跟了过来。

  李群山带着几个赏金杀手,慢慢的跟着。

  到了顶部,是一块小小的平地,正是鸟语花香之时,一头老黄牛在草地的悠闲的吃草,色公子看了看周边,笑道:“我死了也了个好地方。”

  没有想到一句话刚出,那黄年就猛然一声哞叫,向山下跑了,似是害怕他一般,几只鸟也惊得飞走了,色公子大骂:“他妈的,你们也敢反对我,我要宰了你们,然后吃你们的肉。”却是对几只畜生生起气来了。

  色公子用一只眼盯着李群山,李群山悠然上来了,叹了口气,道:“事情终归要终结,这些年你犯下的恶事,可曾想过到头有报应?”

  色公子摇摇头,呛声道:“报应,报应个屁?我生下就要享福,你知不知道,少年寺的正见和尚曾说我天生大福报呢,这可是正见和尚说的,当年正见和尚当着玉姑姑的面说的,这个老秃,有道行。”说完摸摸自己耳垂,道:“我天生就命好,就是上天注定的,所以我怎么都是应当的,我就是享福,你们就是要受苦。”说完狂笑几声。

  李群山叹道:“你没有想过你做的事害了别人么?今天你又杀伤四个人,其实还包括这小孩儿的父母,他们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

  色公子狞笑道:“你知不知道,听着他们嚎叫,看着他们悲痛的样子,我心里就快活得不得了。”说完狂笑几声,叫道:“老子天生命好,你能怎么办?有几次我都以为我一定要死了,结果又活了下来,说不定今天我还可以活下来呢,我活下来又去整人,哈哈哈……”

  李群山道:“你竟然没有一丝同情那些被你害死的人么?”

  色公子笑道:“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李群山道:“今天你死定了。”

  色公子一声吼叫,便向跳崖,跳崖据说还有一丝可以不死的可能性。

  但是李群山手一招,色公子便飞了回来,色公子将怀中的短刀抽出,猛然往李群山胸口插去,也许,有成功的希望。

  李群山一把将短刀扭住了,扔到了天上去了。

  反手将色公子扔到地上,道:“你虽然天生享受,但你做下的恶事,罄竹难书,那一个个被你害的人,也不想想,今天你做恶到头,是时候还了。“

  色公子一股怒气上升,道:“我就是要……”

  话没有说完,李群山一掌从头顶上拍下来,正是刚才他拍死那个老人的手法。

  色公子最后一句话从胸腔中艰难的冒出来:“你凭什么杀我?”

  李群山看着胸腔肿了的色公子的尸体,叹道:“你凭什么杀他们。”

  李群山看着升起的太阳,此时远方传来一声清啸,一个踏雾而来,这人脸上是一个青铜面罩,武功也是不俗,正是武传玉。

  武传玉落下地,正看到伏尸地的上色公子,神情激动,叹道:“他终归是死在师伯的手上了。”

  李群山道:“传玉,现下奢家那边传来的消息怎么样了?”

  武传玉道:“奢家已经与朝庭议和了,奢正安投了朝庭,还将自己的三儿子送到朝庭为质,自去了王号,现下正统派为此要立下大功了。”

  李群山叹道:“孙大人统领下的两湖兵将打了几次败仗,正统派还能讳败为胜,孙大人看实在打不过,才同意了议和,我真是服了他们,现下朝庭上正统派说话腰杆也直了,现下他们也立下了不世之功,不战而屈人之兵,哼,这真是屁话中的鬼话,难得朝庭也认了。”

  武传玉道:“奢家要再反,也得再过一两代了。”

  李群山道:“这天下,总算是恢复了太平,虽然这太平有些吃力,魔教也算是灭亡了,只走脱了一小部分,却也再也无关大局。”

  武传玉道:“现下北方武林中,少林派不怎么作为,南方武当派仍然当缩头乌龟,似是巴山派真是天下第一大派了,就算是铁拳会,似是也变成了巴山派的分支一般,张存仁现下可听师父的话了,想来师父的心愿可以说是达成了。”

  李群山道:“哪里有这般容易,少林武当都有不俗的积蕴,那里是胡一达能比得了的,现下只是让巴山派暂时出头而已,但也许在胡一达看来,也是部分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了,至于铁拳会,那更是信不得了。”

  武传玉道:“师父想的也许是慢慢来吧,还有,程立挺师弟现下出师了,他现下武功大进,建了一所名剑山庄,现下专门与绿林人物为敌,他在上个月杀伤了十多个绿林人物,现下真是名振江湖了。”

  李群山叹道:李观涛的武学,终归是要他来发扬了。”

  武传玉道:“现下巴山派内派系颇多,程师弟也是想避开吧,本来师父已经召他回去,只是他不肯回去,也许是因为师父团结两湖绿林人物,也许是程师弟不想和巴山派的那些人混在一起,现在刘氏兄弟据说又归于了门墙之内。”

  李群山道:“巴山派,好像又是另一个魔教了。”

  李群山看了看天色,后面几个赏金猎人正在分色公子的尸体,想来一起可以分到许多,只是那个女赏金猎手却仍然抱着孩子,似是在争夺中处于下风,争的好处不多,一边另外几个赏金猎人似是占了大份,争吵之中那个女赏金猎手脸都红了,却是说不过几个男的,眼见唾沫星子都飞到了那女孩脸上。

  李群山走过了几步,轻声道:“借过借过。”几人见到是李群山,稍稍停了下来,李群山看了看那女赏金猎手,虽然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儿,背着一把弯刀,刀柄上有布头发黄,显示出不是什么名贵的成色,长发却是凌乱的,也没有什么胭脂水粉,脸型自然是清秀,皮肤却有让人怜惜的苍白,黑发从她的脸边垂下,长长捷毛闪动着,黑亮的眼珠中闪着光,偶然悄然看一眼李群山,脸上带着害羞的表情,口角还有一丝鲜血,正是被色公子拍了一掌,受了内伤,现下不能说话。

  李群山度了一口真气过去,小姑娘立时感到好了些,李群山此时已然不用再和她身体相接,自然可以做到。

  这是一个刚出江湖的小姑娘啊。

  吃江湖饭不是那么好的,吴柄章看不起江湖人,是有原因的。

  妓院里做护院的,也自称是江湖侠客。

  李群山看了看她怀中的小孩儿,两人的差距只怕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罢,从刚才的一群人吵架的情况来看,这小女孩儿不长于言辞,怕是吵不过这几个汉子,说不定半点儿都分不到。

  李群山看了看女孩儿的衣服,一身粗衣,身形虽然婀娜,却包在一身麻布之下,那网巾看上去似是丐帮帮众一般,这清秀的少女,也跟着来讨生活么?

  李群山叹了一声,对几位男的赏金猎手拱手道:“几位都是立下大功之人,在下李群山,有个不请之请。”几个听到李群山之名,齐齐向后退了几步,都现出了恭敬的神色,李群山道:“这位小妹刚才助我良多,格杀小明王有他一份,无论如何?诸位分银子,请分出二成与这位姑娘如何?算是看在李某的薄面上,以后便是李某的朋友。”

  几人一听,都露出喜色,一个叫道:“原来薄荷姑娘竟然与李大侠有交情,自然这一次要多分一些,只是以后行走江湖,少不得多多打扰于李大侠了。“李群山脸上堆上笑容道:“四海之内皆朋友,这位薄荷妹子也是我的好妹子,只是我还有要事,不可能再等,几位可不要少了我妹子一份。”几个汉子一听,当前一人当即道:“李大侠放心,自然不会让薄荷姑娘吃亏。

  李群山正待想走,突然看到那小孩儿的目光,便走到那女赏金猎手的跟前,看着她怀中的小孩儿,两人眼光撞在一起,李群山眼光温和慈爱,小孩儿天真。

  李群山放缓声音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李群山也知道这孩儿的父母让色公子杀死,现下被这女赏金杀手薄荷救起。

  那小男孩儿张口道:“妈妈叫我板凳儿,我还没有名字,妈妈说过几天我过生日请先生为我取?”

  李群山道:“你今年多大了?”

  小男孩儿道:“今年十岁。”

  李群山看了看薄荷姑娘,也就不超过十五岁的样子,却也要负起生活的重担,想来这次分赏金,在“李群山”这三个字之下,也许她就能多分一点儿,也许能改善她的境况,薄荷姑娘不敢看李群山的双眼,将头低了下去。

  李群山对身后的武传玉道:“人在困境之中,却能显出美丽的德行,富贵一来,便将自己的德行丢掉了,故贫贱者多美德之辈。”武传玉点头称是,李群山转头对板凳道:“你姓孟,我便为你取一个名儿,便叫孟人下如何”

  武传玉道:“师伯,这是何意?”

  李群山道:“人下,谦也,人下,简也,道于简,命这位小朋友为人下二字,正是为了让他记住谦德为贵。”

  板凳应声道:“唉,我记住了,这位叔叔你替我爸爸妈妈报了仇,我就叫孟人下。”声音清脆,打破了清晨。

  李群山甩手便向山下而去,武传玉跟了上去,薄荷姑娘一惊,抬起头来轻声道:“谢谢李大—哥”李群山挥手致意,人却没有回头了。

  武传玉跟了去。

  此时阳光漫无边际,李群山与武传玉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了阳光之中了。

  注:

  孟人下与薄荷姑娘之事将另有记载。

  (完)

  这本书本来没有什么人读,但也有几个老读者,写完算得上对得起这几位跟书的老读者了,另外这本书不是没有后传,但一直没有完成,就没有上传,前传我写了许多了,前传说的是魔教初立的故事,主人公是魔教初代圣女,书名为《冰川圣女传》,因为是女主,所以发到晋江上了,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看一看。祝书友们发现更多的好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