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王花

第一卷 第20章 招婿,欺骗

  被雷战霆这么一问,梁晚秋也认为自己的反应有些丢人。

  她一个新人类,还能够比不上一个古代男人?

  太跌份了。

  暗暗唾弃了一下自己,才轻咳一声说道:

  “还有什么?”

  雷战霆把信纸上的最后一句话念了出来:

  “信纸上的毒如果超过三年没有人看到,会自行消失!”

  梁晚秋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

  这铁盒子一看就是很有年头,肯定早就过了三年。

  雷战霆:“落款是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九日!”

  那更加放心了。

  可是为什么要写这么一封没有什么意义的信呢?

  梁晚秋搞不懂,可能这是写给某特定的人吧,不过显然那个人没有看到,倒是便宜了梁晚秋和雷战霆。

  “这个玉值钱吗?”

  现在的梁晚秋最是缺钱,她要买药草,肯定需要花钱。

  芳草师很是烧钱,所以在未来芳草学也是富人学习的东西,一般公民还真的学不起。

  “嗯,需要找懂行的问问,因为是别人的东西,你最好不要留着。”

  谁知道这玉是不是地下来的,古人对玉可是有很多说法的。

  梁晚秋也不是喜欢这些东西的人,她喜欢的是花花草草。

  “你看着处理,我就要钱!你可以抽三成当辛苦费!”

  让人家干活,肯定要给酬劳。

  雷战霆抽抽嘴角,这个女人还真的是说的出口,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使唤他那叫一个顺手。

  “小六,你是不是忘记一件事情?”

  雷战霆捏着那个牛皮纸包问道。

  梁晚秋摇头,认为自己的记忆力还是不错,能够忘记什么?

  她现在脑海中都是各种药草的名单,准备找药店去问问,要是能够买到新鲜的最好,那样提纯出来的效果更好。

  这猛地被雷战霆一问,还有些茫然。

  而且她还特别认真的摇头。

  “三日后你就要嫁给我了,那么这些东西卖的钱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雷战霆说完,梁晚秋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雷战霆:

  “就算是夫妻,财产也是明确划分的,怎么就是你的了?何况我怎么记得,是你嫁给我吧?你不会是脑子不好使?上午说过的话,下午就记错了?”

  雷战霆还真的被噎住,怎么就忘记自己之前答应的事情。

  嫁给个女人,当上门女婿吗?

  “那我嫁给你了,这更应该把钱财交给我管理吧?”

  雷战霆想到当媳妇的一向都是管钱的,他委屈一下自己,当个男媳妇,这钱是不是要他管?

  “不存在,万一咱俩搞不好,你克死了我,我家里人还得问你要补偿,财产分清楚的好!”

  这女人,为了钱,还真的什么都说的出来。

  什么叫被自己克死了?

  一头黑线冒出来,那本来好看的脸,就算是皱着眉头,也是帅气的让人心悸。

  这男人果然是老天爷的亲儿子,这脸这身材,女人看着要疯狂,男人看了要嫉妒死。

  再看看自己的脸,自己的身材,那就是老天爷随手乱造的吧?怎么磕碜怎么来!

  她是老天爷的私生女,心情好的时候宠着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就要开始倒霉。

  看看这恶毒女配的身份,妥妥的私生女呀。

  当然对面这个大反派,也不是好东西,那只能说明老天爷是个重男轻女的。

  同样都是私生子,怎么就能够对儿子那么好,对私生女那么不在意?

  想到这里,瞪了一眼雷战霆。

  雷战霆莫名其妙,这女人抽风。

  “那我嫁给你有什么好处?还是你嫁给我吧,身为男人,怎么能够当上门女婿呢?”

  雷战霆这话说的,让梁晚秋对他多有些手痒。

  “那要不就算了?反正你不想嫁给我,我也不想嫁给你,咱们俩就这么算了如何?”

  大不了多给他点玉石的抽成。

  虽然有些不舍得,毕竟是老槐树给自己的辛苦费。

  “那先还债,天黑之前!”雷战霆从怀里抽出一沓欠条。

  呃!!!

  抬头看看外面的天,好吧这男人太狠。

  这天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她哪里来钱?

  “用这些玉石抵债?”突然梁晚秋看到那些玉石。

  玉石很值钱,可自由更加值钱,她可以不要这些东西的。

  她可以的!

  如果忽略她那不断抽抽的眼角,可信度会更高一点。

  “我只要现钱!”雷战霆非常肯定的说道。

  梁晚秋松了一口气,这就好,玉石钱保住了。

  鬼知道她为什么现在变的那么贪财,是今天刺-激太猛了?

  果然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梁晚秋现在就是。

  “那就你嫁给我,记得准备嫁妆!”

  想起古代电视剧上关于嫁人的要求,梁晚秋大步走出去,还不忘嘱咐一句。

  人就彻底消失在这个落寞的小院子里。

  雷战霆捏着那个牛纸包笑了,那落日之后的晚霞都不及这个男人那笑容来的让人窒息。

  太特么好看了,可惜没有人欣赏。

  手里的牛纸包被他打开,里面是一块玉佩,玉佩上面竟然有个浮动的字,如烟似雾般流动,很巧妙的组成了一个字。

  而他恰好还见过这个字,见过类似的一块玉佩。

  那个玉佩代表的身份地位,雷战霆不由眯起眼睛。

  再重新看看那个信封,还有那个落款。

  哪里是什么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九日,而是一九六七年十月九日。

  因为竖着写的年月日都是用繁体字写的,梁晚秋不能来就看不懂,雷战霆念的时候又那么肯定,直接糊弄过去。

  不得不说古人耍起小聪明,未来人是真的比不过的。

  而这一点上,雷战霆更加肯定梁晚秋不是原来的梁晚秋。

  因为之前的梁晚秋可是学习很好,特别是古文诗词上,一手的繁体字也写的很漂亮,绝对不会被他给糊弄了过去。

  “太有意思了,在梁家老槐树下埋着韩家的嫡系的玉佩,太有意思了!”

  自言自语一句,就把玉佩重新包好,放到铁盒里,连同那封信一起盖好。

  此时不是去寻找这些信里秘密的时候,而是对着几块暖玉沉思。

  这玉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一对泥娃娃,三块暖玉,一封信,一块玉佩,还有毒药的事情。

  到底想说明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