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王花

第一卷 第28章 机关,破解

  一老一少两个人又是怼了几个来回,才说道正题上。

  “赖老头,你那些都快落灰的实验器材还在吧?”

  梁志良示意自己的妹子自己找东西吃,在这里不用客气。

  梁晚秋扫视了一下院子,打理的不错,葡萄藤占了半个院子,旁边没有被占满的半个院子里,一棵梨树,此时已经挂果,只是很小很小的果子,肯定不能吃。

  一棵枣树也挂果,同样很小,还有一棵猕猴桃树,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位置。

  这个院子简直被果树给霸占了。

  架子底下,那些通过缝隙有阳光洒满的地方,竟然还种满了花草。

  关键这些花草都不是观赏性很强的那种,而是药草。

  “你们看到这个黑鬼了吗?好好的小姑娘咋就长的这么吓人?”

  “确实吓人,估计很愁嫁人吧?”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小二今天有些不一样吗?”

  一连串的声音冒了出来,梁晚秋都有些诧异,这是竟然有这么多名贵的药草。

  “好了好了,别这么说小姑娘,我都有些渴了,老头都不知道给我浇水!”

  这个声音是从梁晚秋身侧的梨树上发出来的。

  梁晚秋正好看到手边有个水壶,直接给梨树灌了一水壶。

  “真舒服呀!”

  梨树又说道。

  “这小黑妞真的不错!”

  梨树夸奖了一下。

  “梨树,你是舒服了,我可就难受了,我叶子上有个小混-蛋一直在啃我的叶子,好难受,小黑妞要是能够帮我弄死那个小虫子,我就给她点祝福!”

  这个声音?

  梁晚秋走到一株牡丹旁边,然后看到那朵绽放了粉红色大花的枝丫上,确实有个虫子。

  “你的祝福是什么?有用吗?”

  梁晚秋从地上捡了个枯枝,对着趴在牡丹绿叶上的虫子戳着玩。

  牡丹花被吓的打个嗝,那花瓣都颤了颤。

  “小黑妞能够听见我们说活?”

  牡丹花问的小心翼翼。

  “要不我还是把虫子放到花瓣里吧,那应该更让它开心!”

  夹着虫子往牡丹花上放。

  吓的牡丹花发出冲破云霄的尖叫声,梁晚秋下意识的捂住一个耳朵。

  确实是个娇花,看看这叫声是多么的恐怖。

  “我的祝福可以让你拥有最适合你的花瓣!”

  牡丹花在虫子的威胁下,急忙说完。

  可这有什么用?梁晚秋想不通。

  不过人家小花朵也不容易,就把虫子丢给了在不远处找食物吃的小鸡。

  然后站直看着赖老头跟发怒的老牛,对着自己家二哥发火。

  “小黑妞,你是不是听得见,咱们聊聊?”

  这一院子可以说话的植物不少,叽叽喳喳的吵的梁晚秋脑仁疼。

  “闭嘴!!!”

  大喊一声,不论是植物还是赖老头和梁志良都收声。

  看着爆发的小黑妞。

  “小六,怎么了?这老头家里有一个地下室,里面是各种实验器皿,我正跟他说借的事情呢!”

  赖老头,气的要打人,这小子说的是人话吗?

  什么叫借?

  那些宝贝他都不舍得,这小子却说借?

  “在哪里?我能看看吗?不一定和我意!”

  这句话,把赖老头给惹炸毛。

  “你个小黑鬼,怎么说话呢?老头子我的实验室,在整个夏国都可以数得上,那都是老头子我亲自做的,现在市面上绝对没有那么合适的,为了做那些器皿,老头子专门去学了吹玻璃,老头子的实验器材说第一,绝对没有人敢说第二!”

  赖老头真的是被气到。

  平时怎么着都好,就是不能够说他的宝贝们不成。

  这不拉着梁晚秋就去了自己的实验室。

  非要好好让这丫头长长眼,什么叫不和她意?

  小黑鬼能够有什么见识?

  跟在后面的梁志良对着梁晚秋竖大拇指,小六就是小六。

  这脑子是咋长的?

  激将法都可以用的这么另类。

  三人到了地下室,赖老头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一把铜钥匙,对着一把非常繁琐笨重的锁捅进去。

  “我告诉你们,我的地下室不是谁都能够进来的,看到这个锁了吗?没有我的钥匙,谁也打不开。”

  赖老头那叫一个炫耀。

  梁晚秋却嗤笑一声。

  很不凑巧梁晚秋是个鲁班锁爱好者,对于这种级别的铜锁,真的不放在眼里。

  甚至两百年后的鲁班锁里加入了很多机关术的内容,破解了几千年前那个神奇的机关术。

  赖老头那炫耀的表情顿住,指着梁晚秋就想训斥。

  “老头别说大话,你这种锁,我分分钟给你打开。”

  嚣张的样子比小二还欠扁。

  梁志良也被赖老头的各种锁给折腾过,而且这个院子之所以那么喜欢,就是因为这里很多地方都有机关术。

  这老头稀奇古怪的厉害,会的东西也多,还杂。

  也就是梁志良这个小子喜欢这里,别人被收拾了两次后,也就不敢来。

  “那你给我分分钟,要是打不开就给老头子滚!”

  赖老头,实在对小黑鬼梁晚秋没有什么好语气。

  梁晚秋却不生气,接话“那我要是打开了呢?”

  赖老头一跺脚:“那我实验室里东西,你随便用,没有条件!”

  能够打开这个锁,就说明对他院子的机关都不在话下,他就算是想拦着,也拦不住。

  梁晚秋一拍老头的肩膀:“老头,看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梁晚秋很好的就融入到梁晚秋原本的性情中。

  似乎自己很喜欢自己成为这么鲜活有人气的样子,而不是两百年后那个冷冰冰只会在实验室里的人。

  “来,老头子看着呢!”

  咔嚓把那铜锁锁上,退后一步,把位置让了出来。

  梁晚秋问二哥要了根铁丝。

  这梁家兄弟身上小东西多的很,铁丝这个东西都是必备的。

  赖老头也不意外,这小子是有这个东西,要不俩人也不会认识。

  梁晚秋把铁丝对着光亮的地方看了看,然后就看到她把这根特别细的铁丝在手指上绕了几下,然后对着锁孔进去。。

  然后在赖老头和梁志良的注视下,就那么不经意的晃动了几下,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响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