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王花

第一卷 第27章 老头,黑鬼

  最终梁晚秋没有许愿,而是端着鸡蛋汤慢慢地喝下去。

  她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换来的鸡蛋汤,怎么能够不喝?

  喝完了鸡蛋汤,把刘秀芬撵出去,继续躺着。

  “傻缺,你咋了?”

  老槐树的声音冒出来。

  梁晚秋这才看到,老槐树有个枝丫在窗户附近,怨不得她可以听得见。

  “你再叫我一声傻缺,我就让你彻底变成死树!”

  这句话成功让老槐树吓到,立马改口:“小六,你这是怎么了?脸咋黑成这个样子?又脑子一热瞎许愿了吧?”

  按照梁家五兄弟的叫法,这老槐树那叫改的顺溜。

  “你知道,为什么不提醒我?”

  梁晚秋是真的难受,自己本来就够丧的,现在丧到了极致。

  老槐树吭哧半天也没有说出理由,估计是因为自己之前收拾老槐树,它想给自己一点教训。

  行吧,现在教训很深刻,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为什么?

  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

  女主人家是变富变美变锦鲤,而她梁晚秋就是变丑变惨变乌鸦!

  这要死的对照,竟然让人心生绝望。

  “其实你也不用这担心,你也不是完全不能够变好,以前你不就是都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老槐树说的好轻松,就是梁晚秋听的好激动。

  但凡有办法,她都不会这么丧。

  从小就习惯一个人的梁晚秋,并不是一个心理素质很差的人,相反能够成为那么厉害的人,哪里是那种不能够担事的主?

  不过是感觉低落而已。

  她一个芳香师,想要让人变美还不容易?

  那也就是看她想不想去做,现在关键的是尽快摸清楚自己身上的金手指是什么。

  别真的这么废柴就好。

  可惜没有任何提示,没有任何剧情辅助,梁晚秋感觉自己可能是最难的一个穿越者。

  唯一能够有点用的老槐树,却还是个小心眼的幼稚鬼。

  “你是树成了精,那知不知道哪里有好的药草?”

  原本想去药店买的,可是现在已经很明白自己的样子,药店里的药草肯定不成。

  梁晚秋求助老槐树,老槐树倒是没有再拿乔,直接告诉她一个地方。

  好在地方不远。

  梁晚秋有了想法就不想在地上躺着,从那硬邦邦地木板床上坐起来,扫视了一圈才准备出门。

  想着要进山找自己需要的药草,没有工具肯定不成,而且新鲜的药草还需要提纯保存,这些都需要工具。

  “小六你这是去干什么?不好好躺着?”

  梁志良正在院子里不知道想什么,看到梁晚秋出来,急忙跑过来询问。

  “二哥,你是不是对镇子和县里都很熟悉?”

  即便是两百年前,这里的区域划分跟两百年之后没有区别,只不过人烟稀少的厉害而已。

  两百年后的镇子跟两百年前的地级市差不多。

  又因为医疗科技的发达,新生儿虽然少,可是老人会很多,导致很多县级以下的地方都是老年人城市。

  这些事情不过是瞬间的感慨,梁晚秋则一脸期盼的看着梁志良。

  梁志良本来就长的好看,被自己妹子问,当然是力求表现很好。

  大哥的媳妇可是小妹舍弃了一张脸换来的,他想让小六再发一次善心,那必须好好讨好。

  “熟悉,不论是县城还是咱们镇上,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

  身为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梁家兄弟最熟悉的就是这十里八乡的各种地方。

  毕竟他们很闲。

  “那就好,你知道哪里有卖学生做实验的那些器皿的吗?”

  梁晚秋说完就看着自己家二哥,梁志良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六问的是这个。

  脸皮有些发僵。

  小六的爱好还真的是奇特,谁家要成亲的会买那些东西?

  “你要那些东西做啥?”

  梁志良曾经也是学校很好的,特别是数学,甚至也想着自己成为大学生,也考上了高中。

  可惜家里的情况就那样,他哪里有可能继续上学?

  学校是他唯一不能够言说的痛。

  “就是有点用,想买点东西,要不咋带着你们赚钱?”

  梁志良还以为小六是故意刺-激自己,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想。

  立马摆上笑脸,什么不可言说的痛?在钱面前,都不算事。

  “要啥钱呀,咱们借!”

  梁家人哪里舍得花钱?全部都是借。

  梁志良说完就拉着梁晚秋出了家门,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地方,猛地敲门:“赖老头,开门!小爷来了!!!”

  这一波操作,梁晚秋那有些发昏的脑袋有些懵,自己这个二哥还有什么牛逼的隐藏技能不成?

  正想问,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骂声:“你个臭小子,叫魂呢!老头子这刚刚睡下,你想吓死老头子,就可以霸占我的院子了?门都没有!”

  那骂声挺浑厚,一点没有会吓死的可能性。

  “赖老头,骗鬼呢,这个点你会睡觉?别忘了是你跟小爷赌输了,我想来你就要给小爷开门!”

  院门从里面打开,梁志良拉着梁晚秋走了进去。

  正好对上里面的一头乱糟糟灰白头发的老头,然后在对方那吓了一跳的眼神里,倒退几步:

  “我说小二,你这从哪里拉来个黑鬼?真的是想来吓死老头子我的?”

  本来还对老头子有几分同情,此时全部消失。

  就因为他说的两个字。

  黑鬼!!!

  她哪里是黑鬼了?

  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

  谁不爱美?

  梁晚秋本来想叫人的嘴巴立马收紧,叫个鬼!

  她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对一个嘴巴没有口德的人喊爷爷?

  “赖老头,说了好多次了,叫小爷名字,不准叫小二,我又不是跑堂的,这是我妹子小六,你又不是没见过,被这么丢人!”

  梁志良跟这赖老头倒是熟悉,俩人差着辈分,却相处的很自然。

  “你都说你妹子叫小六,我叫你小二咋了?老头子按照你的辈分叫没毛病,没有叫你老-二就已经照顾你的面子了!”

  这嘴巴毒的。

  梁晚秋差点消气对他竖大拇指。

  可惜刚刚的“黑鬼”俩字得罪了她,不可能夸奖的!!

  永远不可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