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王花

第一卷 第7章 大米,粽子(求推荐票收藏)

  结合穿越之后的所有经历,梁晚秋很肯定说道:

  “雷战霆,你敢糊弄我!”

  这男人绝对不是自己安排的,就冲着原主一点记忆都没有。

  也不能够说没有,就是雷子这个人有点记忆,但是原主记忆中的雷子不是这个样子。

  梁晚秋喊完,就后悔了,这绝对不正常。

  “怎么会,不过是问问你还记不记得而已!”

  雷战霆此时转身坐下,瞬间化身小混混。

  这感觉才对,之前的小奶狗什么的太吓人。

  “你很无聊?”

  梁晚秋脑壳有点晕,古代人都这么奇葩的吗?

  还试探?

  她一个整天不是泡在研究室就是拳馆的人,实在不适合这种复杂的脑力活动。

  越是生活在这个年代,感觉越是懵圈。

  落后就算了,人还这么可怕。

  “你到底是谁?”梁晚秋揉着脑壳,不得不继续问。

  她算是看明白了,在这里她真的可能一点点都没有优势。

  “你未婚夫!”

  如果此处有特效,梁晚秋认为适合配上一排乌鸦啊啊啊的飞过。

  她是认真的问,男人也是认真的回答。

  就是一会一个面孔的男人,让人捉摸不透。

  “我昨天真的被差点掐死,你的人是知道的,我有些想不起来我们到底怎么认识的!”

  梁晚秋那可怜兮兮的眼神配上那大半张脸的胎记,说实话有些辣眼睛。

  雷战霆试探结束,此时恢复正常,眼睛直抽抽。

  这个女人还真的不忌讳。

  “记住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就成,你几个哥哥把你卖了个好价钱,这个你知道吧?”

  拿出一沓子借条,梁晚秋都想哭了。

  果然不是亲的,都这么坑妹妹的吗?

  “你想做什么?”梁晚秋现在就想回去,她想回家。

  雷战霆把借据放在桌子上,然后似笑非笑的的看着梁晚秋:

  “当然是想跟你说说成亲的事情!”

  梁晚秋:......

  她不想成亲,虽然这张脸可以,可是转头看看这房子,真的不可以。

  太惨了,有钱借人,却不知道把自己的窝收拾好的人,想想都是个大男子主义者。

  “你不同意?”雷战霆问。

  谁会同意?

  “那你就还钱!”把手里的借据一拍。

  梁晚秋摸摸口袋里刚刚从奶奶那边抢来的几块钱,还是算了吧。

  “没钱!”梁晚秋都想哭。

  雷战霆揉着下巴,对梁晚秋是真的感兴趣了,之前这个女人确实来找过自己,说是坑自己家人的事情,他就是感觉好玩,反正也没有损失,做局的都是自己兄弟,钱不过是废了点时间都回来了。

  还记得当时小丫头吓的要命,却还是坚定的要坑自己一家人,然后跑。

  可今天看到的梁晚秋却完全不认账,雷战霆对于前后完全两张脸的真的来了兴趣。

  这女人之前是真的怕自己,现在虽然看着怕,却是真的不怕。

  有意思。

  这比鬼上身有意思多了。

  “所以就嫁给我!”

  雷战霆不在乎的说道。

  梁晚秋想了一下说道:“既然是我和你做局坑的家人,那么这借据应该不算数,那么嫁给你的话也就不作数。”

  她是真的不知道原主到底想做什么,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倒是梦见了那位,可是人家除了哭,就是让她照顾不靠谱的一家人,之后就跑了。

  留下的记忆也都是无关紧要的内容,鬼知道她应该如何判断。

  雷战霆却摆手:“局是我们做的,但是借据是真的,也是你家人主动找我借的,不算是坑,你反悔了,那么钱就要补上,兄弟们忙活一场,也得有个辛苦费不是!”

  这男人还真的是...让人一言难尽。

  “本来从你家人那边坑来的钱,我们五五开的,这借据是分开外的,我这个人虽然长的不咋样,但是信誉还是有的。”

  雷战霆说完,梁晚秋就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什么叫脸不咋样?信誉还是有的?

  应该是反了吧?

  这男人也就一张脸和这身材够可以,其他的都不咋样。

  “所以呢?”梁晚秋是真的好奇这个男人想说什么。

  “这些钱是你应该得的,亲事却不能够做废!”

  看着面前的几张大团结,梁晚秋有些发愣。

  这突然来的钱是怎么回事?

  一脸懵懂的看着雷战霆。

  “怎么?不要吗?”雷战霆看着那双充满迷茫的双眼,突然感觉特别有趣。

  果然人生就是处处有惊喜。

  “要!”

  不要白不要,要了也是白要!

  梁晚秋一想到手里的几块钱,再看到这些大团结,感觉自己可以挣扎一下。

  把钱揣好,就准备走人。

  “真的去南方?”雷战霆看到人走到了门口问了一声。

  “先看看!”

  先摸清楚家人的情况,本来梁晚秋确定回去无望后,就准备跑,不过想到昨晚的梦,还有梁家未来的结局,她想挣扎一下。

  看看那团宠女主到底是能够好命到什么程度,真的能够把他们一家都弄死?

  一想到团宠文的女主,再想想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想要弄死女配一家人,这心够毒的。

  这种人也能够是女主,三观呢?

  真的毫无道德底线了?就算是女配一家人都是极品。

  可是就梁晚秋这短暂的接触,也没有发现这梁家人坏透气,最多就是有点小极品。

  说起来倒是认为那个老太太很可爱,正好看到有卖大米粽子的,这年头大米是个金贵东西。

  花了两毛钱买了两个沾了白糖的大米粽子回家去。

  回到家,就看到一院子晒太阳的家人,嘴角直抽抽。

  这是多懒?

  看看家里唯一的挂历,上面写着呢,一九八五年六月十五日!

  努力回想一下自己对于近代历史的记忆,印象中这个时候的人都是很勤劳的,怎么也是刚刚改革开放,整个夏国都处于经济复苏的时候。

  老百姓应该处于最是有干劲的时候,可梁家人呢?

  咋就能够在院子里躺的住?

  “奶奶,给你买的!”

  梁晚秋把还热乎的大米粽子塞给老太太一个。

  梁晚秋算是发现了,这家里的定海神针还是老太太。

  “哎哟!还是我家小六孝顺,是我孙女婿买的吧?”

  小六一向心软,没有闹没有哭,肯定就是同意这门亲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