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王花

第一卷 第8章 倒霉,供奉

  梁晚秋对于老太太的脑回路是真的服气。

  这也可以?

  “不是,你孙女我买的!”梁晚秋才不会认冒出来的未婚夫。

  如果说是原主遗留问题那是原主的事情,可是这明明是昨天自己穿越过来后,梁家人干的好事。

  还真的不能够推给原主。

  “哎哟,我的傻孙女哟,你这脑壳是不是傻?你抢了我的钱就买了这个?你咋舍得?”

  老太太一边指责梁晚秋,一边在几个孙子扑腾过来之前,把大米粽子全塞嘴巴里去,差点没有噎死她。

  这让梁晚秋无语到翻白眼,这都可以?

  您老到底是啥做的?

  不过又感觉好有趣的,在二十二世纪的梁晚秋是个人工子-宫出生的孩子,她的出生也不过是父亲母亲提供的精-子和卵子,由家族出钱让人工繁育中心培育出来的孩子,就算是出生了,也是由专门的机构培养长大。

  可惜天赋和能力都不是家族需要的,成年后给了一笔钱就自力更生。

  要不是她的嗅觉异于常人,在芳香一途很是有天赋,加上力量变异,还真的不能够好好的活着。

  虽然她后来有了很高的成就,家族几次想再次邀请她回去,可是没有感情的家族,让她一点好感都没有。

  这梁家人虽然各个都是极品,可是看得出来一家人是相亲相杀的情况。

  特别的有人气!

  这个词梁晚秋感觉好陌生。

  “奶奶,您老咋这样?孬好留一口给我呀!”

  梁五哥那叫一个委屈,就差从老太太口中把大米粽子给掏出来。

  其他四个也是一脸的控诉。

  还是梁晚秋看不下去,怕老太太噎死,这才把旁边的豁了口的瓷碗里的水递给老太太,老太太灌下去一碗水,这才感觉活了过来。

  拍着自己的心口窝,骂道:“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连老娘嘴里的东西都抢,有本事抢小六的去!”

  几个哥哥看到小六手里吃到一半的大米粽子,都吞吞口水,然后缩了缩脖子。

  昨天被揍的太狠,到现在都疼。

  小六的力气现在到了一定程度,他们怕。

  “奶,您明明知道我们打不过!”

  梁四哥那叫一个委屈,小六谁敢抢?

  小六不收拾他们就好的了。

  梁晚秋被噎了一下,这原身在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存在?

  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没出息的怂货,怨不得一辈子打光棍,连你们老子都不如,看着就来气,给老娘滚出去捡破烂去!”

  (⊙o⊙)…

  这用词。

  还捡破烂?

  梁晚秋慢慢地把手里的大米粽子吃完,然后看着几个哥哥非常不情愿的出了家门,这才跟老太太说:

  “奶奶,咱们家都不工作,哪里来的钱?”

  看着一家子人都那么懒,这还那么多孩子,想不通。

  “小六,你是咋了?这都不记得了?”

  她记得个什么?

  “奶奶,我被那个家伙掐住脖子的时候差点断气,醒过来的时候就不记得好多事情,您跟我说说呗!”

  小六脸上的胎记是吓人,可是到底是梁家唯一的孙女,老太太还是很疼她的。

  拉着梁晚秋坐下,递给她一个针线筐,让她帮忙纳鞋垫。

  梁晚秋拿着那双古董级别的鞋垫,看了半天才看懂是怎么回事。

  感慨半天,这种鞋垫她也不过是在历史资料里看过,毕竟后世的人的鞋子鞋垫那都是一体的,哪里需要单独购买。

  按照上面的纹理慢慢的穿着上面的针,因为是大头针,够粗不怕捏不住。

  “小六你这记性不成,回头让你三哥去河里摸几条鱼,给你炖炖补脑子。”

  老太太说完也不用梁晚秋答应,就继续说:“你这孩子,咱们家打你出生后,那大灾没有,小灾不断,你都忘记了?你爹娘早些年也是勤快人,可是架不住倒霉呀。

  打你出生,那咱家不是吃的不对头,就是出去上工被人算计,只要你爹娘赚点钱肯定被人给算计去,从来没有一次能够存下来钱。

  那五个小子也是,别看现在都是混账,小的时候也都是很聪明的,那学习都不愁的,可是只要一考试不是拉肚子就是头疼脑热,考完试就好了,特别邪门!

  你脸上的这胎记也不是天生的,是后来一次去那边那座山上找吃的时候,滚下山擦出来的,后来长好了就留下这个跟胎记一样的东西,一直好不了。”

  老太太说道这里,那叫一个心酸。

  他们家但凡上进一点,就会倒霉。

  倒是偷鸡摸狗的时候很顺利,也不知道打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家子人就绝望了。

  开始走向这么一条道路,家里的钱都是借的,赚了钱都贴了窟窿,好在梁家人虽然四处借钱,但是还账还算是及时。

  这么多年就这么靠着借债过日子。

  五个大孙子长的都好,却不敢娶媳妇,就是不想霍霍别人家的好姑娘。

  听完老太太的话,梁晚秋连哭都没有了想法,这是什么?

  怨不得人家女主想弄死他们一家人,这要是回到这家里,那不是倒霉死了?

  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够,关键还倒霉。

  “奶奶,不对呀,您老咋知道是从我出生后就出现的?那咋没有把我丢了活弄死?”

  梁晚秋知道这个时候的人命其实不值钱的。

  老太太深深地看了一眼梁晚秋,有这么说自己的吗?

  “你以为没有丢过?”

  那幽幽的语气,让梁晚秋打个哆嗦。

  “丢不了,早些年有个算命的瞎子批过你的命,说你是个扫把星转世,谁沾惹了谁倒霉,你爷爷就狠心把你丢到山林里自生自灭,哪里想到你没死,还被一头狼给送了回来,当时整个镇子的人知道了,那狼把你放到家门口,一口咬住你爷爷的腿,那年你爷爷的腿就瘸了!

  过了两年,咱们家快过不下去了,你爷爷就把你送给个货郎,让他把你带走,你也跟着走了,哪里想到没出几天,货郎死了,一个当兵的娃把你送了回来,当天晚上家里冒出来个一群耗子,差点没有把你爷爷给啃成骨头渣。”

  老太太说道这里,那比骷髅脸好不到哪里的眼眶里冒出来的光,吓的梁晚秋寒毛直竖。

  “小六呀,咱们家只有供奉好了你,才能够活命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