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王花

第一卷 第16章 挖洞,盒子

  可是明明梁晚秋说的是实话,怎么就是没有人信呢?

  她梁晚秋可是一向最是讲信誉的。

  淡淡的忧伤在梁晚秋这里弥漫开来,真的是没有人理解不好受。

  “傻缺,我要疼死了!”

  老槐树都要哭了,自己不过是想让梁晚秋把老鼠洞给灭了,怎么就这么难?

  这几个混小子,怎么可以这样?

  梁晚秋凑过去一看,呦呵!

  这老槐树的树根被几个兄弟给铲断了几根,正在那冒着汁水呢。

  看着还挺爽的。

  “哎呀,你们这真的不小心,不知道这棵树成精了吗?你们砍断了它的根,小心跟你们急!”

  梁晚秋煞有介事的说道,梁家几个哥哥都不信,这老槐树打他们有印象开始,就是这么个样子,怎么会成精?

  “小六,你吓唬哥哥不是这么吓唬的,这老槐树要是成精了,我都直接啃这树根!”

  梁家老五非常不屑的说道。

  这老槐树要是成精了,怎么没有见他表现出来呢?

  “好呀!”梁晚秋倒是无所谓,反正不论是不是真的,吃亏的不是自己。

  “傻缺,我错了,这小子最是坏了,我的根怎么可以给他吃呢?这相当于本宝宝的脚丫子,他真的下得去口?”

  老槐树郁闷了。

  梁晚秋被老槐树的说辞给逗乐了,这家伙还脚丫子呢。

  它能够化形再说,就它这不聪明的样子,一辈子可能只会这样了。

  “话说,现在还有东西成精的吗?”

  梁晚秋问的认真,其他人听的一头雾水。

  “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可能会不成精?我也是个厉害的妖精呀?”

  老槐树那稚嫩的声音让梁晚秋气的不轻,它还真的自大,它要是妖精的话?

  “那你给我表演一下抽飞五哥的事情吧!”

  梁家五兄弟都惊悚了,什么意思?

  小六在跟谁说话?

  结果半天没有动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这小六太吓人了,怎么可以如此的吓唬他们呢?

  还以为这老槐树真的成精了呢,感情是小六糊弄人的呀。

  其实此时的老槐树正在梁晚秋的脑海中哭诉道:“人家还是个宝宝,怎么能够做这种事情呢?要是可以我怎么会被一窝老鼠给欺负了?”

  哭的不要太凄惨。

  梁晚秋是真的听不下去了,让它闭嘴。

  指着一个地方对五兄弟说道:“顺着这里挖!”

  梁家五兄弟哪里敢不听,小六的命令在这个家里那就是圣旨。

  要不就是刚刚的样子,一个不小心就让你遭雷劈。

  雷战霆和瘦猴他们则是在一边看着,搞不懂这梁小六到底是想做什么。

  梁晚秋到底是想做什么?

  她能够做什么,不过是受不了老槐树的魔音穿耳,现在想要把小东西的嘴巴给堵上。

  挖了半天,老鼠洞还没有挖到底,倒是挖到了一个铁盒子。

  “我去,这不会是什么宝贝吧?”

  梁老大激动的趴在地上,把那个铁皮盒子擦了又擦,然后从地里抱了出来。

  瘦猴几个也好奇,都伸长了脖子想看看是什么。

  哪里想到就听见梁晚秋轻咳两声,梁大哥就把盒子递给了梁晚秋。

  现在家里是小六说了算,梁晚秋倒不是不想给他们看里面是什么,而是怕他们看到了会疯掉。

  “继续挖!”

  指着那老鼠洞的道说道,完全没有打开的意思。

  瘦猴捅捅自己身侧的老大:“老大,你过去看看小六姐那盒子里是什么呗?”

  雷战霆瞥了一眼瘦猴,这小子好奇心很重呀。

  瘦猴嘿嘿一笑,实在好奇,没办法,只能够让老大上。

  雷战霆这边还真的抬腿准备上,就看到梁晚秋手里的盒子被梁家老太太给抢过去,然后死死地抱住:“哎呦,这不是老婆子的嫁妆盒子吗?这是我的,谁也不准抢!”

  梁晚秋真的没有想到奶奶会如此无-耻,这种话都能够说的出来。

  “娘,你胡说啥?你当年嫁给我爹的时候不是从南省讨饭过来的吗?我爹看你可怜才娶了你,你哪里来的嫁妆盒子?”

  梁有才非常疑惑的问道。

  梁家老太太脸皮一僵,真的想抽死这个不带脑子的家伙,怎么什么话都说?

  这种话现在也能够说吗?

  她老太婆不要脸的吗?

  “对呀,娘,这绝对不是你的,这是我的嫁妆盒子,当年我嫁给有才的时候,可是带了嫁妆过来的,当时怕被人惦记去了,就挖了坑埋了起来,没想到被你们发现了!”

  刘秀芬要去抢婆婆手里的铁盒子。

  梁晚秋感觉自己都要把眼珠子给翻了出来,知道这里面是啥?就这么积极上杆子认?

  而且还一个个的嫁妆盒子呢,这谁用一个饼干盒子当嫁妆盒子?

  这一看就不是国产的饼干,看着盒子的年头,至少也有几十年了,而几十年前的饼干盒子,上面可都是洋文,不用猜都知道这不是本土人用的。

  再看看这个院子,其实梁家这个小院子不是单独的,是一个大宅院划出来的一个套间,这边整个宅院群落都是一户人家的。

  当年一个豪绅的院子。

  不用动脑子都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人家以前主人留下来的东西。

  现在这俩老女人还争来争去。

  “小六,要不咱们打开看看?”

  实在是好奇,梁家二哥也拿着个铁锨问。

  “快点挖,老鼠挖不到,今天你们就别想睡觉!”

  还真的是反了天了,一个个的都惦记这。

  梁有才还在疑惑,他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么一个破盒子,咋就成了老娘和媳妇争着要的香馍馍了?

  “给我,要不我再来一道诅咒,老太爷呀,你的亲闺女被欺负了,你要不要...呜呜...”

  还没有说完,就被老太太捂住了嘴巴,手里也被塞了一个铁盒子。

  “别喊了,别喊了,给你,都给你成了吧!你个死丫头,咋就那么心黑?连你奶奶,老子娘也诅咒,小心以后老天爷不疼你了!”

  老太太肉疼的看着那个铁盒子,里面肯定是宝贝。

  梁晚秋才不怕老太太说什么,她就是佩服这一家子的脸皮,甚至连她这个一向要脸的人,都脸皮厚了很多。

  “打开看看,老娘的嫁妆哟!!看看都有些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