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王花

第一卷 第19章 毒药,半瞎(求推荐票收藏)

  雷战霆抱着个铁盒子静静地看着梁晚秋。

  这个女人真的奇怪。

  一般人知道了这个事情,都是躲着,就怕被他给连累,可是这个女人的表情却不是。

  要不是那半张脸的暗色-色斑,倒是长的不差。

  “你怕当寡妇?”

  雷战霆问道。

  梁晚秋一拍桌子:“难道我不应该怕?”

  这寡妇是好事情吗?

  作为新人类,什么都能够接受,甚至对于婚姻看的都很淡,反正在未来,婚姻其实有多种形式,而且特别容易建立,根本不是现在这么麻烦。

  甚至他们认为性是个很正常的人类行为,婚姻完全不能够成为约束,当然除了一些大家族,很多人都不喜欢结婚,就算是对于孕育后代上,除了强制提供卵子和精-子要求外,他们什么都是自由的。

  什么都能够接受的梁晚秋,现在对于雷战霆的问题,就是感觉到好笑。

  什么寡妇不寡妇的,他真的死了,她也可以转头就找个合适的伴侣。

  “感觉你不是怕这个的人,你想问我什么?”

  雷战霆把铁盒子放在那缺了个角的桌子上,拉过一条缺了条腿的凳子,非常有技术含量的坐在上面。

  完全不会摔倒。

  “我就是好奇你什么病?还天天吐血?会传染吗?或者说你什么时候归西?”

  没有直接用你啥时候死,已经是梁晚秋照顾一下古人的接受能力。

  雷战霆嗤笑一声:“要是传染的话,镇子上的人早就死绝了,我可是天天在镇子上转悠!”

  这确实是。

  “至于归西嘛?看我心情!”

  雷战霆这回答,梁晚秋佩服的不得了。

  有人还可以这么个性。

  “那成吧,不介意给我点你的血液吧?”

  梁晚秋虽然自己现在没有上辈子那么厉害的实验室和器材,可是想要检查出来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还是问题不大的。

  比起相信这里的医疗条件,梁晚秋更加相信自己。

  有些东西,她随时都可以自己做出来。

  这里的药店虽然还不咋样,可是一些基础的药品是有的,偏偏她这个芳香师,进修的最好的是草药学。

  只要找到自己需要的药草,进行一些提纯然后融合,做出一些检测药剂完全没有问题。

  这就是未来为什么芳香学是一本高大上的医学分支,而推拿按-摩却只是服务康复的范畴。

  梁晚秋很是自信,雷战霆却很诧异。

  梁家小六是个什么情况,他早就调查清楚,这个小女人可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也没有怎么出过小镇。

  除了上高中的时候去了县里,可是也没有过多久就休学回来。

  可是她竟然开口要自己的血液,雷战霆可不会相信梁晚秋只是要点血液玩。

  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你确定?”

  雷战霆扫了一眼梁晚秋:“你用什么抽血?”

  这是个好问题,梁晚秋现在可是个小可怜,什么都没有。

  连个老式的针管都没有。

  叹气,老是无法融入这个时代,她不是在未来,是在古代。

  “那先存着,等我弄到针管再来找你!”

  顺便先把需要的东西也准备好。

  梁晚秋又把视线重新放在了铁盒上,之前在梁家的时候,老槐树说这里面有宝贝,可是打开就俩泥娃娃。

  老槐树这种东西,一般不会撒谎,因为没有意义。

  打开那铁盒子,把泥娃娃捏在手心里,这么个东西,一看就是普通的,没有任何收藏价值。

  当然这是对这个时代的人,而不是未来,要是未来,这都是古董了,肯定有收藏价值。

  两个泥娃娃的重量是不一样的,梁晚秋还在仔细观察,就看到雷战霆把两个泥娃娃从梁晚秋手里拿走,一手一个,两个手猛地碰在一起。

  “你干什么?”

  梁晚秋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凶残,知道动手破坏。

  而雷战霆则是指着破碎的两个泥娃娃给梁晚秋看看。

  想要发火的梁晚秋看到那泥娃娃碎渣渣上是两个荷包,一看念头就很久了。

  想要伸手打开,却被雷战霆按住。

  “等一下。”

  他这辈子吃过的亏太多了,早就习惯了小心翼翼。

  按住梁晚秋的手,这才用一双筷子把这两个荷包挑出来,然后用两根筷子把荷包打开。

  其中一个荷包里竟然都是玉石。

  “还真的是意外之喜!”

  雷战霆也没有想到里面都是几块乳白色的玉石,拿起来竟然有些温热。

  “还真的是暖玉,以为这玩意是传说呢!”

  梁晚秋也捏起一块,本来玉石是冰冰凉凉的,可是这玉石却是温热的,梁晚秋作为顶级的芳香师,除了敏锐的嗅觉外,五感都很超群。

  当然嗅觉最是厉害。

  “那另外一个里面是什么?”

  梁晚秋好奇的看着旁边的那个荷包,雷战霆没有因为这个荷包是安全的,就放松警惕。

  还是用筷子把荷包打开,里面是一个小纸包,是牛皮纸,很防潮的那种,还有一封信。

  雷战霆把信纸打开,看完上面的内容,递给梁晚秋。

  作为未来人类,又是两百年后的新人类,其实文字已经改变了很多,好在不论如何演变,大致变化不是太大。

  勉强连蒙带猜读个大概。

  “这都是什么玩意?这么多笔画,他们写的不累吗?”

  没办法,梁晚秋手里的这封信是用钢笔写的繁体字,还是竖行的文字。

  梁晚秋又不是学习考古的,对于古文字哪里有什么研究,就算是未来有了不懂的文字,只需要智脑扫描,就会自动翻译成当时的文字,很多人对文字不敏感是很正常的事情。

  现在到了两百年前,就尴尬了。

  这文字有些不懂。

  雷战霆认命的给她念了出来。

  这封信上写到,那暖玉的来历,还有那纸包里的东西,甚至还有这信纸上竟然有毒。

  “不是吧,这些人脑子有病吧?在信纸上涂上毒药?吃饱了撑的?”

  梁晚秋直接把手里的信纸丢了出去。

  而雷战霆则是接了过去。

  “你就不能够听完?”

  这要是真的有毒,刚刚他为什么拿起来?

  还是认为中毒很好玩?

  这女人都不过脑子的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