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

第1126章 爸爸心疼女儿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 朝暮 4143 2020-06-30 07:18

  南初直接就将最想问的问题问出口。

  依照她和谢半雨之间的关系,倒是的确什么都可以问。

  只是听到这个问题的片刻功夫,谢半雨的脸上闪过纠结,显然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南初提起这件事情。

  “直接说吧,要是真的想和肖羡结婚,这件事情瞒不下去的。”

  “那好,那我说,只是说完以后,可别骂我。”

  “虽然不知道是在哪里听说这件事情的,但是这件事情是真的,是真的打算和肖羡结婚。”谢半晴时刻注意着姜南初的表情说。

  果然姜南初听到谢半雨的这个答案,顿时就撩起衣袖想要打她。

  “谢半雨,知不知道你在做些什么!”

  “今年已经二十六岁,可是怎么感觉你在越活越过去!”

  “知不知道肖羡目前是个什么情况,医生都说过永远站不起来!”姜南初气愤的说。

  “这个只是西医,江灵仙老医生这么厉害,能把奶奶救好,相信对于肖羡同样是有办法的。”

  “早在来这以前,就问过师父,师父说神经已经坏死的,根本没有办法医治,所以永远不要幻想能够奇迹发生。”姜南初直接就将最残忍的真相公布出来。

  谢半雨抿着唇瓣,一言不发。

  在她心中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一切都是自己欠肖羡的,就算肖羡永远无法站立起来,谢半雨都不能放弃。

  “半雨,你的善良,我们都知道,但是补偿的方法有很多种,凭什么偏偏是这种。”

  “肖羡那边,要是说不出口,就让我去说说。”

  “不行,不能去说!”

  “肖羡刚刚做过手术,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而且这段时间心情一直不好,要是再反悔,肖羡的精神世界肯定无法承受。”谢半雨一口否决,姜南初的提议。

  “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那你的幸福难道不重要吗?”

  “肖羡原本就是一个骄傲的性格,以后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正常男人,难保他的心理不会变态。”

  “要是以前你们真心相爱,那我无话可说,可是明明以前你就不喜欢他的。”

  “以后都要和一个不爱的人一起生活,想想都是一种折磨。”

  “半雨,我知道我的提议非常自私,但是人都只有一次生命,为什么总是要为别人妥协?”南初双手搭在谢半雨的肩膀上面,反问道。

  “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不管未来怎么样,都不会怪别人!”

  “谢半雨,可真是要气死我,早晚有让你后悔的时候!”南初气呼呼的离开。

  可是就算这次说不通,并不代表南初决定放弃。

  南初打算缓缓,现在肖羡刚刚出事,难保谢半雨还在愧疚当中。

  等过段时间,肖羡渐渐痊愈,谢半雨的愧疚降下来,南初决定再和谢半雨说说。

  只是南初的这个想法,肖羡同样可以想的到。

  送走南初以后,谢半雨回到病房,肖羡就开始质问起来。

  “刚刚南初和你说些什么?”

  “没说什么,就说星星和苹果这段时间玩的非常愉快。”

  “还说让我注意身体。”谢半雨尽挑一些好听的话说。

  “嗤~谢蝶,是不是觉得车撞在我的头上,让我撞成傻瓜,所以这样糊弄?”

  “啊羡,可我没有这个意思。”

  “姜南初怎么可能这样说,姜南初应该是在阻止你的,阻止让你嫁给我的,对不对?”

  “啊羡――”

  “不用叫我!要是想走,那你就走吧!就当没有救过你!”肖羡说着说着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谢半雨担心影响到他身体,连忙来到他的床边。

  “南初确实是这个意思,可是我有自己想法,答应的事一定就会做到。”

  “一定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

  肖羡狐疑的看着谢蝶,确定谢蝶没有说谎,确定谢蝶真的不会离开,肖羡松下口气。

  然后肖羡看到谢蝶手背上的烫伤,肖羡的心中开始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谢蝶,上回的事,是我不好,是我不该一时冲动,就把汤碗撞翻,害的粥都洒在手背上面,现在都有水泡。”

  “疼不疼?要不要找个医生看看?”肖羡语气轻缓的说。

  谢半雨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肖羡这样温柔的一面。

  要是往后余生,肖羡都能用这幅态度和自己说话,谢半雨觉得和他生活下去不是不可能,他们可以相敬如宾,不像夫妻,像是朋友那样相处。

  “没事的,一点小伤,过几天就能好。”

  “谢蝶,可一定要原谅我,其实这段时间,躺在病床上面,看到你的朋友一个一个过来劝说。”

  “我的心中特别没有安全感,特别害怕哪天就真的让她们劝走,将我一人留在这里。”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不要这样去想。”谢半雨心疼的说。

  “不想让我这样去想,那我们现在就结婚。”

  “只有现在结婚,那我才能安心下来。”

  “可是现在怎么结婚,医生说你不能下地。”

  “这个不是问题,我们可以先不办婚礼,我们先领证,只要领证以后,那你就是我的老婆,就逃不掉。”

  肖羡越是往下说,越是觉得这个办法真的很好。

  只是看到谢蝶迟疑,肖羡开始不高兴。

  “怎么,不愿意吗?”

  “还说不是在骗我,是不是就打算等我可以出院,然后离开我的身边?”

  “不是,不是的,既然你想,那就听你的。”谢半雨拗不过肖羡,为难的答应下来。

  领证时间就定在一个月后。

  肖羡经过一个月的修养,已经可以坐在轮椅上面。

  南初在这期间劝过谢半雨好多次,但是谢半雨一直不听,最后南初将这件事情闹到谢文瀚那边。

  谢文瀚在谢半雨领结婚证的上午,约她到医院附近的咖啡厅喝茶。

  “要您是为肖羡和我结婚的事情,想来劝劝,那么不必多费口舌。”

  “从前您就没有养过教我,现在更是没有资格插手我的未来。”

  “哪怕这个口舌是多费的,爸爸还是要说,因为爸爸心疼女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