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的体内有座龙墓

第102章 我就是欺负你熊家

我的体内有座龙墓 零零九 5194 2020-02-03 09:23

  够猖狂!

  没有任何的隐瞒,古昊这次敢来,就没有想过隐瞒。

  他和熊家的恩怨,肯定是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随着修为顺利突破到二级巅峰武王境。

  仗着手中的宝物,古昊根本不惧熊时。

  故意欺辱熊家。

  又能如何?

  熊时和熊海峰都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古昊是故意羞辱。

  敢怒不敢言。

  一个连鬼冥宗少宗主都敢斩杀的疯子,一旦生死开战,熊家的命运,恐怕会步天音宗的后尘。

  双拳紧紧的握着,愤怒的熊海峰,眼神里喷着火。

  根本压制不住心中的杀意,只要想到,自己的儿子被对方斩杀,并且尸体高挂门口,这种耻辱和仇恨,如何压制?

  “很愤怒?”

  笑着站起身,来到熊海峰面前,古昊冷嘲道:“熊家主,我刚刚修炼了一门秘术,可以炼化武者的灵魂,却没有试炼,我这次前来,主要是想拿熊家的人试试手,不知道熊家主是否能够成全。”

  欺人太甚。

  熊时立刻压制自己的儿子。

  古昊这次前来,明显是故意找茬,绝对不能上当。

  强压制住心中怒火,熊时抱抱拳,笑着说道:“古丹师,之前的恩恩怨怨,我熊家不再追究,如何?”

  在绝对的威慑之下,熊家选择了妥协。

  “不再追究?熊时,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不追究,不代表我也不追究。”

  “那你想要如何?”

  古昊没有任何的思考,脱口而出,道:“三个条件,我和熊家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

  “请说。”

  不愿意步天音宗的后尘,熊时只能选择妥协,在他看来,自己没有必要继续和对方为敌。

  随着古昊斩杀谢云飞,不出意外,鬼冥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旦鬼冥宗杀到,便是古昊的死期降临。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隐忍下来。

  “第一,熊家公开向我道歉,并且说此事是熊家的错误,只是犯贱而已。”

  很是愤怒。

  熊家真的要是道歉,完全是在打自己的脸,日后有何脸面继续在天北城混下去?

  “第二,我要熊家的所有灵草,宝物任由我挑选。”

  忍!

  必须忍!

  “第三,熊时跪在我面前,恭敬认个错,只要熊家答应我提出的三个条件,我日后不再踏入熊家半步。”

  太过分了!

  尤其是第三个条件,更是过分到了极点。

  “哼!古昊,你真当我熊家好欺负不成?”

  “没错,我就是欺负你熊家,你又能如何?”

  左手凝聚六枚弑神绝骨钉,右手出现九剑玉盘,冰冷杀意朝着四周漫卷,肆意暴虐整个大堂。

  古昊冷笑一声,嘲讽道:“我要开始血洗熊家,希望你们能够挡得住我。”

  赤果果的威胁!

  要是换做刚开始的时候,熊时和熊海峰,肯定不会将对方的威胁放在眼里,完全是一个笑话。

  而现在,却不敢无视。

  能够毁灭天音宗,斩杀鬼冥宗两位武尊,本身已经说明很多问题,如何不惧怕?

  难道真的要选择答应下来?

  古昊提出的三个条件,对于熊家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嗡!

  绝神术,第一式,葬魂!

  第二式,龙吟碎魂禁!

  伴随着一声龙吟响彻大堂,霸道龙吟破开层层空间,顺势强势侵入熊海峰的脑海,开始肆意暴虐灵魂。

  “等等,我们熊家答应。”

  一声惨叫,熊海峰连连后退,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差一点,他的灵魂彻底崩塌,愤怒的脸上写满了骇然,好可怕的灵魂攻击。

  眼神森冷,古昊冷冷道:“真是犯贱,熊时,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磨叽。”

  咬着牙,熊时压制着心中的无尽怒火,一字一字咬着说道:“海峰,跪下。”

  “父亲。”

  “跪。”

  身为熊家家主,代表着整个熊家,要是真的跪了,他的颜面何存?熊家的颜面何存?此事要是传出去,熊家会成为整个天北城,乃至整个天北域的笑话。

  不跪能行吗?

  古昊越是霸道不讲理,咄咄逼人,他们越是不敢招惹,万一父亲真的抵挡不住古昊,到时候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赌?

  如何赌?

  一旦赌输,输掉的就是整个熊家。

  扑通!

  不管心中有着再多的愤怒和不愿意,在绝对的威慑之下,熊海峰最终还是跪了下去,说道:“古丹师,之前的事情是我熊家错了,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事情到此为止,不要再追究了。”

  “我杀了你的儿子,是不是他活该?死有余辜。”

  双拳越握越紧,他很清楚,古昊是故意激怒他,越是如此,他越是要隐忍下来。

  “是。”

  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古昊笑着说道:“勉强接受你的道歉,现在我需要你熊家的灵草和宝物,包括你们手中的空间戒指,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敢玩花样,我会血洗熊家上下。”

  “可以。”

  熊家宝库。

  熊时和熊海峰的空间戒指内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至于所谓灵草,则是搜刮的干干净净。

  “垃圾。”

  “还是垃圾。”

  “都是垃圾。”

  满屋子全部都是垃圾,古昊本身没有抱任何的希望,毕竟熊家只是天北域的一个家族,能有什么样的宝物。

  转身的瞬间,眼神顿时一凝,在房间的角落,摆放着一块烂木头,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毫不起眼。

  顺手拿起烂木头,古昊冷冷道:“三天时间,我需要听到熊家的道歉。”

  话音刚落,古昊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一拳轰在面前的柱子上,愤怒的熊海峰,杀气腾腾的说道:“真是太过分了,父亲,难道我们这样隐忍下来?”

  对于熊家来说,此事绝对是奇耻大辱。

  “哼,古昊有猫腻,我们还无法确定天音宗的事情,先避其锋芒再说,谢云飞已经陨落,相信鬼冥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何必多出头,只需要坐收渔翁之利即可。”

  原来如此。

  明白这个道理,熊海峰还是愤怒不已,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杀意,希望鬼冥宗能够斩杀古昊。

  手机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