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的体内有座龙墓

第五百四十三章 杀鸡儆猴

我的体内有座龙墓 零零九 4932 2020-02-03 09:23

  直接拒绝。

  沈全不会选择所谓的丹皇。

  不仅仅是沈全。

  哪怕是所有人,在丹皇和丹尊之间,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丹尊,而不是丹皇。

  炼制火龙血碧丹,哪怕是顶级丹尊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是小小的丹皇。

  沈画却没有交出火龙草和血碧蝉。

  她还是选择相信古昊。

  沈全也没有逼迫自己的女儿,三天之后,等到开炉炼丹,到时候索要也不迟。

  来到花宗。

  看着面前的花宗,古昊说道:“请麻烦帮我通报一声,就说古昊想要见沈画。”

  “你认识大小姐?”

  “恩。”

  花宗弟子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毕竟沈画在花宗的地位很高。

  数十分钟后。

  沈画急切的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古昊,总算是松了口气,看到古昊没事,心中的担心也瞬间荡然无存。

  “看到你没事真好,快跟我走。”

  “怎么回事?”

  看着急切的沈画,古昊显得很是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边走,一边说。

  沈画无奈道:“就在刚刚,宗门花费大代价找的千手丹尊,已经抵达宗门,再有一个时辰,千手丹尊就要开始炼制丹药,而他是一位九级丹尊。”

  花费大代价,古昊当然知道,以花宗的实力,都能够说道大代价,有此可以说明,想要邀请千手丹尊炼制丹药,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一处丹室内。

  花宗宗主沈全和各位长老全部都在,一位老者静静的坐着,正是花宗邀请前来的千手丹尊。

  “小画还没有找到吗?”

  刚刚说完。

  沈画带着古昊走了进来,朝着沈全抱抱拳,说道:“爹,这便是我的那位朋友古昊,他能够帮助我炼制火龙血碧丹。”

  此话一出,整个丹室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包括千手丹尊在内。

  轻哼一声,千手丹尊说道:“我想问问沈宗主,你花宗这是什么意思?”

  沈全也有些愤怒,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在这里如此,完全是在拆台。

  “丹尊请息怒,要是我们没有诚意,就不会邀请你前来这里。”

  “那现在。”

  “我来解决。”

  沈全站起身,看着面前两人,说道:“小画,此事宗门已经决定,你现在立刻带着你的朋友,离开这里。”

  沈画却是摇摇头,说道:“爹,还请给古昊一个机会。”

  “不行。”

  绝对不行。

  火龙草和血碧蝉太难寻找了,尤其是血碧蝉,还不容易找到,就这样白白损失的话,对于整个宗门来说,都是无法挽回的。

  他身为花宗宗主,无论做出什么事情之前,首先要考虑的是宗门,而不是个人利益。

  沈画说道:“爹。”

  “来人,带他们两人离开。”

  “爹,你要是逼我,我就毁了火龙草和血碧蝉。”

  看着眼神坚定的沈画,沈全摆摆手,说道:“给我个理由。”

  “爹,凡事相对都是公平的,火龙草和血碧蝉都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得到,如今够千手丹尊前辈和古昊各自炼制,我们何不让他们同时炼制,如何?”

  同时炼制?

  不等沈全说话,千手丹尊立刻起身,说道:“让我和一个毛头小子炼制丹药,真是侮辱我,沈宗主,恕我直言,既然你花宗有这样的炼丹师,何必请我,告辞。”

  “丹尊请留步,我们……。”

  “你不敢?”

  正准备离开的千手丹尊,猛然转过身,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少年,冷冷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是说,你身为堂堂九级丹尊,竟然会怕我一个丹皇,你我同时炼制火龙血碧丹。”

  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

  自己身为堂堂的九级丹尊,除非是遇到丹尊巅峰或者是丹圣,否则的话,他不会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何况对方只是所谓的丹皇。

  古昊眼神里尽是嘲讽,说道:“既然千手丹尊不敢,那我们就不要强人所难。”

  “小子,你太猖狂了,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差距,不过我们必须有个赌约。”

  “可以。”

  “古昊。”

  摆摆手,古昊说道:“相信我。”

  沈画最终还是点点头。

  沈全等人都没有说话,似乎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不过在他们看来,一个丹皇想要挑战丹尊,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者之间的差距摆在那里,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不过事情的确如此,不管是火龙草还是血碧蝉,的确都是沈画独自一人所得,这是不可争的事实。

  事情已经如此,就算是他们想要阻止,也已经无法阻止。

  “小子,既然你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你要是输了,我要你跪下学狗叫,然后爬着离开。”

  “同样。”

  “开始。”

  两人开始分别准备,哪怕是花宗都无法阻止。

  “古昊,你没有必要如此,要是万一出现点失误,哪怕是宗门都无法插手此事,”面对千手丹尊,要说不担心,那肯定是骗人的,毕竟千手丹尊是九级丹尊。

  很是担心古昊,她不希望古昊有事,两人的赌约,哪怕是花宗都无法插手此事。

  在沈画看来,古昊实在有些太鲁莽了。

  “无妨。”

  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古昊走到千手丹尊的对面,顺手将摆在面前的丹炉拿走,而是出现自己的苍穹丹炉。

  深深呼吸一口气,这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炼制火龙血碧丹,并且还是高等级丹药,唯有一次机会,必须成功绝对不能失败。

  沈画深深叹息一声,从怀里取出火龙草和血碧蝉,各自分给两人。

  “小子,我现在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跪下向我认个错,我可以饶你一次,否则的话,等等你不仅仅要跪下,还要学狗叫从这里爬出去。”。

  眼神里写满了轻蔑,千手丹尊根本没有将少年放在眼里,毕竟以丹皇和丹尊之间的差距,自己绝对不可能输给一个小小的丹皇。

  对方此人的生与死,千手丹尊根本不在意,他只是想要羞辱对方,当着花宗的众人羞辱此人,可以说是杀鸡儆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