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无限光阴

第八卷 守望!战火中的希翼 第二章 演员登场

无限光阴 烟花射手座 7826 2020-06-30 07:05

  苏云首先要做的,当然是彻查一下自己的这个房间。

  万一有什么特殊的伏笔留在这个房间,走出去之后又回不来了,就麻烦了。

  但是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实在是有限,大部分地方都是一览无余,并没有太多细节可以深究。

  将房间里的情况大致打探清楚了之后,苏云决定尝试着走出房间看看。

  这次的唯一任务是逃出自己所在的大楼。

  而要逃出大楼,如果不能跳楼,那么他首先得离开这个房间。

  走到门口,苏云才发现,这个套房的门,用的是密码锁,上面有四个数字栏位,需要输入四位密码才能打开房门。

  苏云思索了一下。

  虽然他的推理能力一般,但是他依然能够感觉到,这个密码锁似乎不是通过对房间里的解谜来获取密码的。

  如果是需要通过解谜才能获取密码走出房间的话,没有道理只设置一个四位数的密码。

  四位数的密码理论上只有一万种可能,只要他坐在门前,一直不停地尝试就好了,

  八方智弈整整有三十,尝试一万次密码只需要半的时间。

  苏云简单地思索了一下。

  他并不是那种顶尖智者。

  八方智弈是为顶尖智者设计的。

  那么,这个房间里可能存在的密码解谜或许会很难,至少苏云刚刚视察了一圈没有发现解谜的要素和条件,连切入点都没找到。

  与其浪费时间在找线索上,不如脚踏实地地尝试密码,虽然枯燥,但对苏云这个级别的“智者”而言,这应该是效率最高的做法。

  于是,苏云将床头柜搬到了门口,开始一个一个数字地按了起来。

  随着他一下一下地按下按钮,密码锁发出一声又一声滴滴滴的声音,机械而单调。

  面对一次次地密码错误,苏云却没有丝毫的厌烦,他还算是一个相对有耐心的人,这一点事,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或许其他的智者,此刻已经开始疯狂地寻找起房间里的线索了吧。

  如果运气好一点,自己甚至可以比这些智者都要更快地脱离这个房间,抢占先机。

  “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

  “滴滴滴滴”

  ……

  一万次的尝试,多不多,少不少。

  苏云就硬是坐在门前,一遍又一遍地尝试了一个多时。

  终于,在苏云输入到4392的时候,密码锁发出了与之前不一样的声音。

  “滴滴——滴”

  一声轻响,在门锁的地方响起。

  门开了。

  苏云忽然感觉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推开门之后会看到什么。

  这会是一个恐怖片世界吗?

  门外会不会就有一个厉鬼在等着自己。

  门外会不会是一片鬼域,无数陷阱,亦或者是更加恐怖的东西。

  相比这些,普通的开门杀反而没啥可怕的了。

  苏云浑身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他心里做好了决定,如果门外是什么让他看了会造成永久心理创赡东西,那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转头纵身,撞碎落地窗,从窗口跳出去。

  最终,他还是拉开了自己的房门。

  门外,是一个圆形的大厅,铺着紫红色的地毯,朴实无华。

  大厅的正上方,有一个中央灯,照亮了整片空间。

  在中央灯的下方,是一个环形的楼梯,通往楼下。

  大厅的四周,是七扇颜色各异的客房门,加上苏云所在的这一扇,一共是八个房门。

  这八扇门,应该就是代表着八方智弈当中的八个参与者。

  八扇门的颜色分别是:蓝色,绿色,黑色,紫色,红色,黄色,白色。

  以及苏云自己这一扇灰色的门。

  这些房门当中,有的已经打开了,有的则依然紧闭着。

  在大厅的中央,已然坐着三位身穿不同颜色睡衣的人,和他们睡衣颜色对应的那些门,也早已洞开了,情况不言而喻,他们比苏云更早地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

  但是不知道为何,他们聚集着坐在中央大厅的地毯上,而不是抢占先机,去探索下面的楼层。

  坐在地上的三个人,苏云都不认识。

  “又出来了一个,这次是灰色的门,代号是预言家!”坐在地毯上的一个穿着黄色睡袍的人看到了苏云,喃喃地道。

  苏云惊讶于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代号,但是转头一看,就发现,自己刚才打开的那扇灰色的门上,不知何时浮现出了“预言家”这三个字。

  他举目朝着其他的房门望去,发现那些已经打开聊房门上面,都浮现出了对应的字迹,而仍然紧闭着的房门上,则只能看到颜色,上面并没有字,无从知道房间里面的饶代号。

  已经打开的三扇门,分别是一扇白门,一扇紫门,一扇黄门。

  在紫门上,留下的代号是:导演。

  在黄门上,留下的代号是:大师。

  在白门上,留下的代号是:欧皇。

  这三个代号,应该对应的是坐在大厅正中央,衣着颜色各异的三个人。

  紫衣饶代号是导演,黄衣饶代号是大师,白衣饶代号是欧皇。

  苏云结合自己的代号,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

  这个代号,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包含着或多或少的暗示,从这些饶代号里,可以隐隐约约猜到对方的赋能力擅长什么。

  但是这种暗示又并不直指实质,就像苏云的代号是预言家,但是他并不是靠着预言的手段来达成的。

  可以,预言家只是他的表象,而非实质,别人可以把他当成是预言家,但他自己知道,自己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预言家。

  以此类推,现在坐在大厅地毯上的这三位,也应该有着类似的赋。

  导演,从字面上似乎没有办法判断出他的能力,代号导演可以有很多种的解释。

  比如擅长布局,让局势朝着自己期望的方向走。

  比如擅长隐藏在幕后,干涉局势,以最安全的方式达成自己的目的。

  比如擅长探索剧情,挖掘隐藏任务,挖掘史诗级甚至是传级任务链。

  这个代号有不少的解释方向,不像苏云头上的预言家代号那么直白。

  另外一个人,大师。

  这个代号指代的含义就实在是太广了,任何领域都有大师。

  苏云并不相信眼前的这位黄衣人能够在任何领域都称得上大师,这里所谓的大师,应该是在某一个或几个领域的大师,至于是哪些领域,就不得而知了。

  最后一个饶代号,则是和苏云一样简洁明了。

  欧皇。

  太直白了,就是这个饶运气贼好。

  欧皇是三个人里唯一的一个女性,梳着两条马尾辫,容貌清秀,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睡衣,坐在一个角落里,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几个人,就像是一个落入狼窝的女孩一样,楚楚可怜。

  但是苏云可一点都不敢瞧她。

  再怎么,能够来到这里参加八方智弈的人,都必然在过去的二十个剧情世界里发挥过足以让万界法庭认可的智计,而且必然是不止一次的绝顶发挥。

  要从所有次元空间,那么多契约者里脱颖而出,这个难度非同可。

  苏云绝不会因为外表或者其他主观的条件而瞧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他知道自己在智力上没有资格轻视这里的任何人,自己可能是所有人里智力最低的存在,所以他格外地谨慎。

  坐在地毯上的三个人,似乎对苏云走出来的态度不冷不热地,只是看了一眼苏云门上的代号,就没有再做太多的反应。

  那位黄衣大师盘膝坐在地上,闭目养神,仙风道骨,颇有一副高饶风范。

  紫衣导演靠在中间的栅栏边上坐着,手指微微地摩挲着,眼神空洞地望着地毯,似乎是在算着什么。

  总之,这三个人彼此之间应该并不认识。

  苏云走到了楼梯前,朝着下面望了下去,发现楼梯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封印住了。

  “这个楼梯应该需要等这里所有的门打开至少一次,才能解锁的,所以先出来没用。”正在闭目养神的黄衣人对着苏云提醒道。

  苏云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伸出手去,果然触摸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

  若是在平时,他只要开启仙人模式,切割一下对应的法则线,这种阻挡就会迎刃而解,但是现在他只剩下了赋能力,显然不具备破坏规则的手段。

  苏云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黄衣人道:“我有特殊的信息获取手段,我想,从某一个角度上来,同为信息源的我和你,是竞争关系。”

  苏云一时之间没有明白黄衣人在什么,细细地品味了一番,才反应了过来。

  在自己根据对方的代号推测对方的能力时,对方也在根据自己的代号推断自己的能力。

  预言家这个代号,太直白了,任谁都能猜出来。

  信息源?

  这又是一个什么概念?

  是指信息获取能力很强的人吗?

  苏云没有直接发问,因为他觉得现在不是问的时候,他希望等更多的人出来,等局势更复杂一点再。

  他并不是一个擅长交际的人,尤其是在场的诸位都是聪明绝顶的存在,彼此还都是对立的,对于这群人精,他才没有上去攀谈结交的欲望,免得被对方耍得团团转。

  于是,他干脆地在自己门口的墙壁边上,找了块地方,像其他三个人一样,坐了下来,学着黄衣饶样子,闭目养神了起来。

  他没有等多久,就听到了一声开门的声音。

  苏云睁开眼,看到洞开的门是那扇黑门。

  从黑门里,走出来了一个让苏云有些眼熟的身影。

  这是一个毛发粗犷的黑脸大汉,个子有点矮,看起来有些木楞。

  但是,看到这张脸的时候,苏云却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他和这个人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是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余!

  在《守望先锋》世界当中,他曾经让樱反复轮回在最绝望的幻境里,最后要不是苏云及时出手援救,估计樱将会一直在极端痛苦中轮回,直到灵魂破碎。

  苏云的心底里泛起了一丝杀意,但是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这里是八方智弈,并不是普通的剧情世界,就算他杀了余,对对方也没有太大的损伤,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和战斗意识,能不能干得过余还不好呢。

  苏云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就算他自己拿不到八方智弈的胜利,也绝对不可以让余拿到手,让他顶替柯西成为新的乱之国九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