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影后你马甲又掉了

正文卷 第四百四十七章 曾经

影后你马甲又掉了 坤极 8535 2020-06-29 10:39

  莫衡觉得阮襄一脸娇羞的模样,看着有点……吓人。

  他皱着眉,将屏幕另一端的人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

  “你最近是遇到了什么?”

  “算是吧,我被一群高中生教育了。”

  阮襄想到一个小姑娘语重心长的跟她说,不要占了茅坑不那啥,她看着莫衡那张脸就有点吃不下饭。

  莫衡默然,阮襄接了一个校园剧这件事他知道,她找不到演春心萌动的小姑娘的状态,去学校里找十几岁的小姑娘谈心这件事他也知道。

  只是他没想到她谈完的后果这么严重,这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人格分裂!

  “我觉得咱们年纪都不小了,每个年龄段有着每个年龄段的心态和想法,你要找感觉这个没什么问题,但不用将那种十几岁的感觉挪到咱们身上。”

  虽然恋爱容易让人降智,但不能变成脑积水。

  阮襄微微皱眉,似乎说的也对!

  她也觉得这样有点别扭,不过……喜欢他的这份心意她已经彻底正视,只是这狗男人说话真的让人好想收拾他。

  “你最近好像空闲时间多了一点。”

  “不是空间时间多,而是再忙看看你的时间还是有的。”

  大半年不见,如果电话视频都一并取消,那他之前的所有努力就要全都白做了,在他心里阮襄就跟养不熟的白眼狼没什么区别。

  不过这种想法放在心里心里想想也就是了,说出来……阮襄能一个月不理他都是最好的情况。

  阮襄手指绕着头发,有些话说出口总有些难为情,可不说她又觉得自己太忸怩,毕竟……肉都吃了!

  “爷爷在等你回来。”

  莫衡:“!!!”

  这话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阮襄轻咳了一声,哪怕各种屏幕她依旧能感受到莫衡过于火辣的注视。

  “就是你认为的那样,反正影后已经拿了,小清新也准备拍,就算结婚早也不会再有什么遗憾。”

  “好,我会尽快,你让爷爷可以开始准备了,我争取……让你今年在我家过年。”

  阮襄:“……”

  不用这么急!

  莫衡如同打鸡血一般的忙去了,阮襄讪讪的挂掉电话,总觉得她似乎不适合想的太明白,要是像之前那样别扭着……她估计还是会去他家过年。

  似乎从两人第一次见面起,她就不会拒绝他。

  莫衡现在狗男人德行,似乎都是她自己惯出来的。

  不能再想这些糟心事,她翻开剧本再一次开始揣摩十几岁的小姑娘情窦初开时是怎样的心态。

  剧本扣在脸上,她一不留神睡了过去,梦里十七岁的她正看着讲台上俊逸出尘的年轻男子,怔怔出神。

  “这就是莫衡,咱们a大的明日之光,怎么样,是就是很帅,看到这些来上课的姑娘了吗?很多都没选这堂课,一早过来就是为了看他一眼。”

  同行的好友正用肩膀轻轻的撞着她,她从怔忪中回神默默的收回视线。

  讲台上的男子整个人都是冷的,她想不出要怎样的姑娘嫩将他周身的清冷化开,也许只有热情如火的西方姑娘才可以吧。

  她随意笑了笑,找了位子坐下,翻开书开始认真做笔记。

  同样是十七岁,人家已经能站在台上替教授上课,而她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还在担心自己跟不上a大的节奏。

  过往在国内拥有的天才、学霸的光环这一刻像是全部离她远去,她翻着课本觉得自己通往未来的路……阻且长。

  画面跳转,一整个学期过去,期末考试她意料之中的拿到了想要的成绩。

  再一次选课,她发现但凡是莫衡的教授所开设的课程全部被选满,她原本还没想好未来的方向,但跟数学和物理有关的课程全都被选满,她只能去选化学相关。

  跳进多特的大坑就再没爬出来过,多特不止一次的提起让她早点修完大学课程拿到毕业证后,跟他继续学下去。

  这两年的a大学习生涯早已经让她认清自己,她曾以为的优势在这个天才云集的校园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她拒绝了多特的邀请,但还是选择了提早一年完成学业。

  当初的她没有多想,只是现在回头去看才发现做论文选题的时候多特的笑容带着十足的揶揄。

  她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跟莫衡分在一组,虽然他是用助理的头衔带他们写论文的,但他于她而言就是一个龟毛事多不好说话的老师。

  从选题到方案设计再到实验,莫衡成功的进入了她的梦里……有他的梦境绝对是噩梦!

  她对着他没有了平常心,一点小数据两人也会引发激烈的争吵,然后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没错,她冒着变成秃子的风险几乎住在了实验室。

  结果如她预期的那种,每一次的分歧都以她胜利告终。

  半年时间,朝夕相对,她对莫衡的脸开始免疫,也因为他,其他人开始无法入眼。

  阮襄觉得自己的这个梦似乎有些长,她看着梦中的自己喝多了酒,闹着让莫衡送她回去羞耻想要将梦里的自己敲晕。

  终于从自己的梦境里挣脱出来,她脸上身上全是汗。

  怎么好端端的会做这样一个梦?

  她看着已经滑落的剧本,翻在最上面那页正好是剧情里男主向女主告白的一幕。

  他们之间……好像直接跨过了这一步,从她‘强取豪夺’开始。

  抽出纸巾将头上的汗擦了擦,回想起刚刚的梦境依旧心有余悸。

  这个梦是想告诉她,她们之间是从会有好感开始的吗?

  只可惜有些梦境太模糊,有些事她无法最终确认,不过这样也足够,可以让她不用继续‘矫情’。

  毕竟当年那个凶猛对她才是真性情!

  九月开机,她拿到国外电影节的影后后,很多人就在猜测她之后的路会准备怎么走。

  现在,校园剧,这真特么的让人完全想不到。

  别人就算是接校园题材那也是电影,哪有她这么荤素不济直接去接偶像剧的,这对自己太不负责了吧!

  阮襄没理会网上的议论,一拖二进了剧组。

  星辰这几年签了不少新人,发展的都还不错,这两个小鲜肉也是阮襄跟周恒水一起挑出来的,外形条件很好,演技也不差。

  知道机会难得,也知道阮襄早就有主了,他们也抢不过莫教授,两人态度格外端正,私下里虽然也会跟阮襄说说笑笑,但称呼上全都是用阮老师。

  这让偶然听到的莫衡很是满意,作为一个也许这辈子都要呆在西北的人,他心中其实很矛盾。

  他知道自己很忙,没有办法像一个普通人那样跟她朝夕相处,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对她好,但这样远远不够。

  可她不想就这放过阮襄,他承认自己是一个自私的人,自私的会用尽一切办法将人留在身边,所以她其实很怕阮襄会在浮华的圈子里迷失,然后再也不要他。

  就算他的脸生得好,可娱乐圈里最不缺就的就是帅哥美女。

  跟她走的很近的宋华还有董泽晗,哪一个脸都不差。

  所以就算人已经吃到嘴里,他依旧不能放松警惕,结了婚都有可能会离婚,更不要说他们只是男女朋友。

  “襄襄,答应我,除了拍戏的时候,其他人都不要看。”

  阮襄:“???”

  原来莫教授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她随意的嗯了一声,她虽然有喜欢调戏小鲜肉的嗜好,但也不能对自己公司的新人下手,这点节操她还是有的。

  “莫教授,你要对自己的脸有一点信心,嗯,身材也可以有信心。”

  回忆了一下某人的腹肌还有挺翘的那啥,阮襄对莫教授还是相当满意的。

  那道声音中纯情又深情的人,唔,一点不是此时视频里的狗样子。

  莫衡这段时间总是会被阮襄调戏,他发现她自从去过那所中学后,整个人在他面前都像是彻底放开了。

  这样好像也挺好!

  拍摄进行的不算特别顺利,两个新人在很多细节的处理上还有些粗糙,但也因为这份粗糙配上剧里人物的年纪就显得刚刚好。

  反倒是老油条一般的阮襄对人物的语气动作都拿捏的太精准,显得有些刻意。

  她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总觉得有些违和。

  “要么他改要么你改,不然你们就像是在拍两部剧。”

  周恒水摊摊手,这种情况他这些年也不是没有遇到过,不过最后的处理办法都是向下兼容。

  阮襄跟周恒水要来几场戏拍下来的场景,看着监视器她和男一号的互动,似乎她的反应都太刻意了,刻意的像是跟剧情里的男主恋爱都是在有意算计。

  “我回去找找感觉,下午的戏改拍其他人吧。”

  回到家进入书房,阮襄从书架上找出当年的论文,一页页翻动间,她和莫衡之间的相处就像是一帧帧电影画面从眼前闪过。

  她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做到面对他的时候不会脸红心跳的?

  现在回忆起来,明明那时……她是很喜欢他的,不然也不会借着酒意差点将人吃干抹净。

  翻出莫衡的照片,这人虽然狗了点,可很是越看越喜欢。

  似乎找到了一点青涩的感觉,她在心里慢慢的回忆着当年的种种感觉。

  这部剧接的真不错,如果没有这一遭,也许她还不会一点一滴的去回忆跟莫衡间的过往。

  按照那道声音的说法,在那个她不知道的时空里她第一次车祸就已经去世,如果莫衡真的没有再恋爱结婚,那他是靠着什么支撑下来的?

  他们之间那隐秘又青涩的过往如何支撑那么多岁月?

  越是想不通理解不了,她就越是想要找莫衡问清楚,她想知道那份深情是真实存在,还是她脑补的太过。

  终于知道忐忑和害怕失去是什么滋味,之后的戏份她终于能配上新人的节奏和感觉。

  周恒水在监控器后面拍着大腿,他想要的就是这种一个眼神都让观众面红心跳,他们这部戏,稳了!

  九月开机,十二月中旬杀青。

  整部剧拍的有条不紊,只是越是临近年底,阮襄越是开始关注新闻,她想知道莫衡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对月空间站已经建好,宇航员也马上送上去,新闻里似乎全是好消息。

  一连串的成功,每天都有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阮襄开始眼巴巴的等着莫衡回来,等他回来,只要他再提起结婚的事,她就应下来,愿意嫁给他。

  只是时间一转就要跳到十二月底,她杀青离组都已经半个月,莫衡那边依旧没有消息。

  阮盛民那边也有点急,过了年他家襄襄就要二十五岁。

  这年纪晚婚假都可以请了!

  “襄襄啊,莫衡那臭小子最近没联系你吗?”

  “没有,他最近应该很忙。”

  那么多重大项目全都赶在年底,他这段时间肯定又是通宵在忙。

  想到他忙起来的模样,阮襄就忍不住咬牙。

  “真是,这臭小子还让我们给你们准备婚礼呢,说年底前肯定能回来,这马上就一月份了,他连个人影都不见。”

  阮盛民忍不住抱怨,要不是他家襄襄就认准那个臭小子了,他肯定要从现在起给安排相亲!

  “爷爷,他那边也不是他说的算,一切安排都要看上面的部署和决定,你们别急。”

  她现在都不急了。

  挂掉阮盛民的电话,她犹豫这要不要给莫衡发条消息,手机就再一次响起铃声。

  “襄襄,要不要来基地陪我们一起见证伟大的时刻?”

  “我可以吗?”

  阮襄被说的心动,这虽然是个大工程,但她也做过其中的螺丝钉,这种见证伟大的时刻,如果能在现场……

  “当然可以,我已经跟上面打过申请,你要是愿意过来,我明天让唐尧去机场接你。”

  “我去,我现在就收拾行李。”

  这种千载难得的机会,就算是靠着莫衡的关系进去她也认了,夫唱妇随,这不是应该的嘛。

  莫衡的笑声终于少了几分沙哑:“要不要今晚就过来?夜里还有一班飞机。”

  阮襄晕乎乎的点头,随手在箱子里塞了几件衣服就直奔机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