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山庄雨疏风骤

正文卷 第三百六十五章 老夫人提出的荒谬条件

山庄雨疏风骤 浮萍是我 4021 2020-06-29 01:02

  “好吧,那您先说”。

  方琰十分谦让,让母亲先说那个好消息。

  “那我就说了,哈哈,你二表婶儿来了,给你说了一门亲事。父亲也是经商的,财力不逊于咱们方家。女方才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人长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的。哦,有照片,等你回来呀,给你看看……”

  “我不答应”。

  方老夫人的话还没说完,方琰就当即打断了。这下方老夫人顿时就发了脾气,儿子对她的态度,尤其是对婚姻的态度,实在让她很失望。

  “为什么不答应?你连照片都没有看一眼,凭什么就如此往下结论呢”?

  “妈,不管人长得如何?即便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我也不会答应的。以前我以为绮兰已经亡故,都能等待十年不娶。如今她活着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就更不可能见异思迁,弃她而另娶了。这辈子,除了云绮兰我谁也不娶”!

  方琰再次向母亲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今生除云绮兰不娶。方老夫人气得当时就胸闷气短,差点儿昏厥过去。在她的观念里,方家的少爷,必须找一个门当户对,相貌娇好,年龄最好是正当青春才行。方老夫人的条件的确够苛刻,还总想着多子多孙,让方家多多开枝散叶。

  “不行,我不答应”!

  方老夫人在喘了一会儿气之后,再次怒冲冲的吼道。

  “你说的,我也不答应。好了,我也不多说了,反应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支持的。我和绮兰决定尽快举行婚礼,你可以不必参加,我们一样能过得很开心”。

  方琰说完迅速挂掉了电话,靠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心里充满了哀怨。

  方老夫人那边可气得不轻,假如不是小慧在后面扶着,相信她准会摔倒在地板上。

  “反了,真是反了!现在可是……一点儿都不拿我这个老太婆当回事儿了”!

  方老夫人用拐杖戳着地板,怒火震颤着前额的褶皱,在一层层增多。由于电话是在舞厅打的,难免被心蕊听了去。

  “老夫人,依我看……方先生一点儿没有做错。这辈子执着与专情的人,才是最难得的。方先生,用十年的时间,等待一个自己最爱的女人,这份毅力不是任谁都有的。我真的很羡慕云小姐,能够遇到这么好的人……”

  “哼!谬论,不可理喻”!

  心蕊对方琰和云绮兰的赞誉,方老夫人实在不屑于听了,拄着拐杖往楼下走。与凌豪天打了一个对面,却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凌豪天很是不解,不知道这位老夫人,又中了哪门子邪?

  小慧陪方老夫人走出舞厅,那次她又机灵的一回,决定转回头去再给方琰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方琰少爷所说的“好消息”,究竟是什么?

  “老夫人,请先上车等候,我去找凌大夫咨询点事情”。

  小慧这样说,方老夫人点头答应,随后自己先上了马车。

  小慧匆匆回去,与凌豪天到了一个招呼后,便上二楼打电话了。

  “喂,少爷,是我,小慧!我想问一下……你所说的那个好消息是啥意思?哦,请不用担心,老夫人不在这里”。

  听小慧这样说,方琰才终于将自己的好消息说了出来。他的心情,也随之恢复了之前的最开心状态。

  “真的?太好了!恭喜少爷,恭喜少奶奶!假如老夫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也一定会非常开心的。我的傻少爷啊,你咋不早说呢?也免得老夫人那么生气了不是”?

  “我……是老夫人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呀,小慧,麻烦你转告老夫人吧,希望她听到后能够喜笑颜开”。

  “一定会的,相信老夫人一定会开心的。少爷,真希望我的孩子,能和你的孩子一起出生啊……”

  “哦?莫非你想与我们做儿女亲家不成?可以,只要是一男一女的话,咱们可以考虑一下。哈哈……”

  方琰竟与小慧开起了玩笑,小慧却严肃起来。

  “哎呀,俺可不敢那么想啊!老夫人的门第观念那么重,她一定不会答应的”。

  小慧只是随口说一句话而已,至于儿女亲家之事,她是想都不敢想一下。

  “这是以后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和少奶奶,可没有门第高低的思想。孩子们长大以后,男婚女嫁的对象,都由他们自己做主”。

  方琰说出自己的观点,小慧再次由衷地钦佩。对于方琰和云绮兰,也打心里更加尊重了。方琰这次挂掉电话,心里舒坦了一些。期待着方老夫人,能够欣喜若狂,态度来个大转变。

  可谁知没过多久,他又接到了电话,这次是方老夫人打来的。

  “妈,你听小慧说了吧?哈哈,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妈,我说一定要给绮兰一个婚礼的,在孩子没出生之前”。

  方琰迫不及待讲着自己的计划,方老夫人非常沉闷的叹了一口气。

  “我可以答应你让她进门,只是你也要答应我,先娶一个正室……”

  “妈,你说什么?正室?什么意思?难道你……不让绮兰做正室?这怎么可以?荒谬,简直太荒谬了!我不会答应的,绮兰是我的唯一,这辈子唯一的妻子”!

  方琰又一次放声怒吼,声音震颤着整个影兰山庄。他没料到,卧房里的云绮兰早就听到了动静,已经悄悄站在了他身后。

  “我来跟她说”。

  云绮兰不紧不慢的说着,同时一下从方琰手里抢过电话。

  “喂,老夫人,你听着,我云绮兰这辈子,是不会屈服于任何人的。让我做小?呵呵,不知是那位与方家门当户对的女子,在痴人说梦,还是你方老夫人缺了哪根筋?总之,这一切都是妄想!

  我云绮兰不光要嫁给方琰,而且还要风风光光的嫁给他,然后,带着我们的孩子们远走高飞。到时候,所有财产留给您老人家,您就守着钱财和那个门当户对的梦想,安度余生吧”。

  云绮兰一口气说了好多,依旧不紧不慢语气平和。然而,在方老夫人听来,却是字字如刀,戳得肝肠欲断。

  “小慧,快……快……扶我下去,我要回家吃点药”。

  方老夫人颤颤巍巍,再次依赖小慧的搀扶,才能顺利地走下那几阶楼梯。这次看到凌豪天时,她打了一个招呼。

  “凌大夫,你好有眼光啊!你曾经爱过的女人,现在可了不得了。呵呵……”

  方老夫人带着冷冷的笑,又一次走出了那家舞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