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正文卷 第325章索要赔偿

  圆圆妈见石磊提着个大篮子,伸着脖子往篮子里看了一眼,见里面装着不少蘑菇、地衣之类的菌类,夸张地叫出了声:“石磊,都快高考了你还去采蘑菇呀,这白家也太掉钱眼里了,完全不顾你的前途!”

  石磊冰冷的斜了她一眼:“这篮子里的东西全都是我妹妹上山采的,想搞事呢,最好先调查清楚,不然很容易弄巧成拙,让人看清你是啥货色!”

  圆圆妈被一个晚辈羞辱了,脸上挂不住,大喊大叫想要挽回颜面:“你这个拖油瓶,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是啥货色!我是啥货色,啊!”

  本来她不扯着喉咙喊叫,左邻右舍也不会注意到石磊和她的小小冲突,结果她这么大喊大叫,马上吸引了正在吃饭的村民端着饭碗出来看热闹。

  石磊眼神越发冰冷:“一大把年纪了,不知道自己是啥货色吗?白家对我好不好,要你在这里挑拨离间!你少在我面前撒泼,好像我会买你的账似的!”

  白梦蝶助攻:“我哥可不是我家的拖油瓶哦,他是我爷爷奶奶的宝贝孙子,我爸我妈唯一的儿子,你再叫我哥一声拖油瓶试试,我骂不死你!”

  吃瓜群众听了白梦蝶兄妹两个的话,马上明白了前因后果,看向圆圆妈的眼神充满了鄙夷,最讨厌这种搬弄是非的人了!

  乡亲们的目光让圆圆妈如芒在背,越发觉得丢脸丢尽了,脸上火辣辣的烧,指着白梦蝶的鼻子骂道:“你妈死得太早了,没人教育你,连长辈都敢骂!”

  老太太做好午饭正等着家人回来吃,在自家院子里听见白梦蝶兄妹和隔壁圆圆妈在争吵。

  拿着扫帚就冲了出来,对准圆圆妈的嘴巴狠狠抽了几扫帚。

  怒骂道:“你挑拨我孙子和我白家的关系,小蝶还骂不得你了?还把你当长辈看?就凭你这张烂嘴骂你都算轻的,应该像我这样把你往死里抽!”

  吃瓜群众全都稳稳的蹲在地上吃着自己的饭菜,看着圆圆妈被白老太太打,丝毫没有要劝架的意思。

  谁对谁错,乡亲们心中自有一杆秤。

  要是错的是白家,乡亲们早就放下碗筷劝架了,在不得罪人的前提下,用实际行动来支援圆圆妈了。

  可现在很显然错的是圆圆妈,那他们只用看着她挨打就对了。

  圆圆妈被打得东躲西跑,嘴里叫着:“打人了!出来个村干部管管呀!”

  围观群众发出一阵轻蔑的笑声,那意思是说,你嘴贱你该揍,哪个村干部会管啊!

  圆圆家门口这么热闹,那几个和圆圆一起回村的女孩子全都走过来围观,见圆圆妈被白梦蝶奶奶追的转圈跑,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圆圆难堪的脸通红,看向白梦蝶的眼神格外不善。

  白梦蝶奶奶为什么会追着自己的亲妈打,圆圆用脚趾头都能猜出八成是因为白梦蝶!

  圆圆往人群后面缩了缩,她不想要自己的亲妈看见自己,埋怨自己看着她挨打也不帮忙。

  不是她不肯帮忙,是她丢不起这个脸!

  在场乡亲谁不在嘲笑她亲妈,她要是出面帮忙的话,肯定连她也一起嘲笑,以后在小伙伴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和圆圆同样嫌丢脸的还有圆圆爸,他和两个儿子像缩头乌龟一样蹲在院子里听着外面的喧哗声,一个劲的抽闷烟。

  他就是想不明白,自己的女人咋这么能惹事!

  小儿子伸着脖子往虚掩的院门看了看,犹豫着问:“爸,咱们出去把妈给拉回来吧。”

  圆圆爸把手上的烟屁股扔在地上,黑着脸道:“现在别去!去早了你妈没吃到啥亏,不会接受教训的,等她被打的差不多了,咱们再把她拉回来!”

  两个儿子觉得亲爸的话好有道理的样子,便都继续蹲着。

  外面的喧哗声越来越大,两个儿子几次三番不安的往院门看去,可惜啥也看不见。

  大儿子低沉着声音道:“爸,外面都闹成那样了,咱不出去不行,村里人会有想法,以为我们装聋作哑其实是支持妈在外面胡闹的~”

  圆圆爸面色变得严肃起来,千万不能让乡亲们误会他父子三个跟圆圆妈沆瀣一气,那他们家以后在村里怎么立足?

  在乡下,舆论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乡下人的道德千百年来也正是靠着这种三观端正的舆论而约束着。

  圆圆爸只得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脚步把虚掩的院门打开,眼前的情景让他傻眼了,白老太太坐在地上,白家人把圆圆妈团团围住讨说法。

  圆圆爸结结巴巴的问:“这……这是咋了?”

  白爱民一拳揍在他脸上,把他揍得直往后退,幸亏他两个儿子在后面接住了他。

  白爱民愤怒地吼道:“你夫妻两个可真会演双簧,一个在外当长舌妇搬弄是非,另一个躲在屋里看热闹!

  自己媳妇占着上风你是怎么也不会出来的,看见吃亏了就连忙跑出来和稀泥!

  你不跑出来我们也会找你的,你媳妇动手推了我家老太太,我家老太太现在连起都不能起来了,你说这事咋办?”

  圆圆妈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你咋不说我为啥推你妈?你妈不打我,我会推她!”

  白梦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老太太扶了起来,冲着圆圆妈怒怼:“要不是你挑拨我哥和我们白家的关系,我奶奶会打你吗!”

  圆圆妈的气势弱了下去:“那……那我也只是嘴巴贱而已,你奶奶就打我……”

  白梦蝶冷哼:“那我奶奶也只是气愤而已,所以就动手打了你,你一个中年妇女正当壮年打你几下咋了?

  可我奶奶这么大年纪了,你把她推倒在地,那后果可比你被打了要严重多了!”

  她冷冷的直视着不服气的圆圆妈:“你被我奶奶打了是吧,那行,我给你治你身上被我奶奶打出的伤,但我奶奶被你推的站都站不起来了,你也得给我奶奶治好,这样很公平吧!”

  圆圆妈嗫嚅着说不出话来,白梦蝶的建议是很公平。

  可问题来了,她身上的伤恐怕一瓶跌打药就能搞定,老太太的摔伤谁知道得花多少钱!

  圆圆爸脸色铁青,上前给了圆圆妈几巴掌,吼道:“天天跟你说,让你少惹祸,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闹出事了,你高兴了?!”

  圆圆妈挨了打,也不敢撒泼,捂着脸,低着头,小声抽泣。

  石磊冷冷道:“你要教训你老婆,你关上门教训,别当着我们的面教训!是想卖惨咋的?就不用给我奶奶治伤了?”我爱电子书

  “治!肯定治!”圆圆爸连忙陪着小心道,不可能不给老太太治伤的,这么多乡亲盯着呢。

  要是不给老太太治伤,他们一家在村里肯定会被孤立。

  谁愿意和不讲道理、人品有问题的人家来往?以后两个儿子想说上媳妇都难!

  再说了,不治白家人也不会放过他们一家。

  老太太动弹不得,白胜兄弟两个用一副门板把她抬到镇上去看中医。

  老爷子见石磊跟着,着急上火道:“咱们家这么多人,你还怕我们不能给你奶奶讨回个公道?你赶紧回家吃了饭上学去!”硬是把石磊赶回了家。

  镇上的老中医给老太太检查过之后,说老太太脚踝这么疼,是关节错位了,这个相对好治一点,只需把错位的关节复原就行,就是很痛,让老太太忍着点。

  白梦蝶拉着老太太的手蹲在她身边眼泪汪汪心疼的看着她。

  老太太安慰她:“奶奶这么大岁数了,不怕疼的,宝贝不哭哈。”

  白梦蝶听了这话,心里更是自责,都怪自己反应慢,在圆圆妈推老太太的时候,应该及时的扶住老太太的,老太太不摔倒在地,就不用受这番苦了。

  老爷子他们也是心疼老太太的,可是这关节不复位更难受,脚连地都不能沾~

  中医趁着老太太的注意力被分散了,猛地把老太太错位的关节扳了过来,疼的老太太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不过叫过之后,脚没之前那么疼了。

  老中医又给老太太抹了些跌打药,跟老太太说,过几个小时脚就能下地走路了。

  倒是她那条左胳膊在摔倒时,下意识的去撑着地面,骨折了,情况比关节错位的脚踝要严重多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她又是老人家,骨折了恢复起来是很慢的,至少得三个月,而且就算恢复了,恐怕这条胳膊以后也使不上劲了。

  跟着一起来的圆圆爸问老中医,治好老太太得多少钱。

  都是乡亲,老中医也不好讹圆圆爸的钱,说了个实在的数字,至少得要三百五十块。

  圆圆爸一脸诚恳的对白爱民道:“我赔老太太四百块钱的医药费,阿民,你看行吗!”

  白梦蝶生怕白爱民一口答应了。

  白爱民这个人虽然有点浑,但是性格豪爽,人家得罪他了,只要说两句好话,赔个笑脸,他就大大咧咧翻过这一张。

  现在圆圆爸态度这么好,又肯在老中医报的医药费的基础上多给五十块,白爱民肯定会满意,但是白梦蝶不满意!

  她抢在白爱民之前开了口:“光赔个医药费就没事了?我奶奶的误工费和营养费以及护理费呢?

  而且大夫爷爷也说得很清楚了,就算骨折好了,我奶奶这条胳膊也不能再干重活儿了,不相当于废了吗,这些补偿怎么算?”

  圆圆爸瞠目结舌,眼里闪过一丝恼怒,表面上却陪着小心道:“……小蝶,该赔的不要你家开口我就会赔。

  这事的确是你婶子不对,回头我也会让她给你奶奶赔礼道歉。只是这误工费、营养费、护理费啥的......说不过去呀.......”

  白梦蝶面若寒霜的直视着他:“那你说说怎么说不过去了?”

  圆圆爸偷偷看了一眼白老爷子,见他脸色难看,咽了咽口水,壮着胆道:“你奶奶.....那就一农村老太太,又没工作,哪来的误工费......”

  说完之后,他挺了挺腰杆,摆出一副他也不是好欺负的样子,表示该赔的他会赔,想趁机敲诈勒索那是不可能的!

  白梦蝶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农村老太太咋了?农村老太太就不用干活儿了?

  我奶奶胳膊骨折了,不能再打理菜园,不能砍柴做饭、不能养猪养羊养鸡、啥活儿都干不了,还得等着人照顾!

  她干不了的活儿总有人得干吧,不是我妈顶替我奶奶干她每天要干的活儿,就是我二婶顶替我奶奶!

  那我们家是不是少了个下地干活儿的劳力?这不是误工是啥?

  现在是农忙季节,谁家地里的活儿耽误的起?我要误工费哪点过分了?”

  老爷子等人全都不说话,表示白梦蝶所说的代表的就是白家的意思。

  圆圆爸暗暗讶异的打量了好几眼白梦蝶,这死丫头咋突然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他的脸渐渐阴沉下来:“虽说你家要安排一个人顶替你奶奶干家里家外的活儿,少了一个劳力,可你家其他几个劳力多干点,这农活儿也就耽误不了,都是一个村里的,别欺人太甚!”

  “谁欺负你了!我们咋欺负你了!”白爱民气得青筋直爆,握着铁拳怒瞪着圆圆爸。

  白梦蝶把白爱民拉开:“二叔,咱是文明人,不是无赖,咱不跟他吵,跟他讲道理!”

  她嗤笑了一声:“我们家少了个劳力,让其他劳力多干些活儿?

  凭啥你们弄伤了我奶奶,让白家其他人承担我奶奶受伤的后果?

  究竟是谁欺负谁呀!耍赖也不是这种耍法!”

  白勇凶狠的瞪着圆圆爸,对白梦蝶道:“他想欺负人,想耍赖,还得有那本事才行!”

  白梦蝶见圆圆爸黑着脸不服气的样子,懒得跟他争辩下去,对白胜道:“大哥,这里离派出所这么近,我们去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我们索要该要的费用,人家却觉得我们是在勒索,我倒要看看警察来了人家还敢不敢这么说!”

  白胜转身出了中医诊所,找警察去了。

  圆圆爸见白梦蝶笃定的样子,心里七上八下。

  万一警察来了也是这么判,自己该掏的钱一分不能少掏,还跟白家结了怨,这就得不偿失了。

  他干笑了两声:“小蝶,乡里乡亲的,这点小事也值得报警?你也太小题大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