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正文卷 第292章重返校园

  白梦蝶瞟了一眼彩铃姐弟三个竖起来红肿得像胡萝卜似的手指头,回头对老太太道:“奶奶,你别忙着给钱他们去看医生,你问问他们被毒虫咬的原因。”

  为了以防姚翠花一家人再去老太太的菜地偷菜,白梦蝶在菜地里布置了不少毒虫。

  这些毒虫受她控制,只会咬姚翠花一家。

  显然彩铃姐弟几个肯定是偷老太太种的菜才会被毒虫咬了,所以白梦蝶才会对老太太那么说。

  老太太于是问彩玲姐弟几个为什么会被毒虫咬。

  彩铃姐弟几个全都支支吾吾不敢说实话。

  他们是被姚翠花找到之后,硬逼着去糟蹋老太太的菜,可刚一伸手,就被毒虫给咬了一口,然后手指头就肿了。

  母子几个全都慌了,姚翠花拿不出钱来给她姐弟几个去镇上看医生,于是怂恿他们找老太太要钱治伤。

  老太太见他们不肯说,冷着脸道:“你们不说,我就不给钱你们去看医生。”

  彩铃姐弟几个互相看了一眼,于是编谎话骗老太太。

  白梦蝶在一旁点头:“尽管说谎吧,说谎是拿不到一分钱的。”

  然后又道:“报纸上,专家提醒,在户外活动时被毒虫咬伤而不及时就医,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甚至死亡,你们就犟着吧,反正受罪的是你们。”

  说完,气定神闲的看着彩铃姐弟三个。

  彩玲姐第三个被白梦蝶危言耸听的话吓得脸都白了,迫不得已的说了实话。

  老太太脸色铁青,怒吼道:“你们去糟蹋我的菜被毒虫咬了,还想让我拿医药费,滚,全都滚!”

  见彩铃姐弟三个像赖皮狗一样,全都不肯走,还在那里苦苦哀求。

  老太太气得不得了,拿起扫帚往他们身上猛抽,把他们打跑了。

  雪豹追到院子门口冲着他们的背影吠个不停。

  姚翠花在家里焦急地等着几个孩子要到钱,她好带他们去看医生,结果彩铃姐弟几个无功而返。

  姚翠花立刻在家里破口大骂老太太没有人性,然后给自己的几个孩子洗脑。

  说他们糟蹋老太太的菜虽然不对,但人命关天,老太太居然不拿钱来救他们,可见对他们心有多狠。

  给几个孩子洗完脑,姚翠花扔下他们就跑到田里去了,边干活边向白爱家告老太太的黑状。

  白爱家听她说,她唆使几个孩子去糟蹋老太太种的菜,气得头顶浓烟滚滚,吼道:“你造的孽,你还怪罪到我妈头上,你还是个人吗?几个孩子现在咋样了?”

  姚翠花尖酸刻薄道:“哟,你还管几个孩子怎样了?我还以为你不管哩!

  是我教几个孩子去糟蹋你妈的菜又咋样?孩子有危险了她不该拿钱治的吗。她这样见死不救心可真毒!”

  白爱家见跟她说不通,赶紧跑回去看白威姐弟几个。

  见三个孩子疼得在床上直打滚,冲着跟他一起跑回来的姚翠花怒吼道:“还不快去你娘家借钱给几个孩子治伤!”

  姚翠花站着没动:“彩铃几个孩子又不姓姚,凭啥要去我娘家借钱给他们治伤?要借也是找你白家借!”

  白爱家气得脸铁青:“一天到晚说我爸妈心狠,心最狠的是你,自己的亲生孩子你都可以见死不救,你还是个人吗?”

  骂完了姚翠花,心急火燎地跑到了老太太那里,求老太太借钱给几个孩子治伤。

  老太太左右为难,不借吧,怕彩铃姐弟几个中毒送了命,借吧,姚翠花母子肯定以后会更有恃无恐的糟蹋她种的菜。

  白梦蝶对老太太道:“我跟着三叔一起把彩铃姐弟几个送到镇卫生所检查一下,如果没有性命危险,我们就不拿钱,有性病危险再说吧。”

  白梦蝶做事很有分寸,她只想教训姚翠花母子几个,所以召唤的毒虫全都不是剧毒的那种,是不会出人命的。

  老太太点头同意了。

  白梦蝶跟着白爱家到了老屋,看着因为疼痛难忍而在床上翻滚的白为姐弟三个。

  讥讽道:“你们的亲妈对你们真不错,让你们去糟蹋奶奶种的菜,她咋不自己去哩?她的命就是命,你们的命就不是命了。”

  姚翠花气得咆哮:“小贱人,你再挑拨是非试试!”

  “我挑拨啥是非了,我说的全都是事实!”白梦蝶毫不怯懦地迎上姚翠花的目光。

  “你本来就老是把你几个孩子当炮灰对付我们白家嘛。”

  白威在床上哀嚎道:“小蝶姐,你别和我妈吵了,你赶紧把我们送到镇卫生所去。”

  “好哒。”白梦蝶满口答应,“我可不像你妈那么心狠,让你们当了炮灰,出了事,却袖手旁观不救你们。”

  姚翠花脸气的像锅底:“我有钱救他们吗!”

  白梦蝶冷笑:“救自己的孩子,你永远没钱,孝顺自己的娘家你永远有钱。”

  然后对白威几个道:“都起来吧,跟着我一起去镇卫生所去。”

  白威姐弟几个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在姚翠花夫妻两个的搀扶下一起去了镇卫生所。

  大夫检查了好一会儿,对白梦蝶道:“虽然没有大危险,但是如果不治疗的话,要受好几天的罪。”

  白梦蝶点头:“那就让他们受好几天的罪去吧,谁叫他们那么听他们亲妈的话,非要糟蹋我奶奶种的菜,让他们受个教训也好。”

  说罢,不顾白威姐弟几个苦苦哀求,转身就走,却被白爱家给拦下了。

  白爱家难得低头乞求道:“小蝶,就算三叔求求你了,给彩铃姐弟几个治治吧。”

  “别求了,我和三叔一样铁石心肠。”白梦蝶冷冰冰道,“三叔明知道彩铃姐弟几个经常糟蹋奶奶种的菜却不加阻止教育,这是不心疼奶奶的表现。

  三叔对奶奶能这么心狠,我自然也能对白威姐弟三个心狠。”推开白爱家就走了。

  姚翠花急忙冲上去拦着白梦蝶,逼她拿钱给他几个孩子治伤。

  白梦蝶干脆不走了,在镇卫生所坐下:“只要我一个小时之内不回家,爷爷肯定会带人来收拾你们的。”

  姚翠花马上没主意了,如果老爷子带了白爱民父子三个来了,还不得揍死她夫妻俩,最终还是放白梦蝶走了。

  白梦蝶一回到家里,老太太就问白威姐弟三个的情况。

  白梦蝶不屑道:“死不了,但是会痛好几天。”

  老太太阴沉着脸道:“让他们痛去,不痛不会接受教训的。”

  田春芳妯娌俩和昨天一样,一点多钟就回来了,生意依旧不好,连二十块钱都没有赚到。

  老太太让她们两把手头的布头处理了,就把生意给结束了,妯娌两个都点头表示同意。

  中午两点多钟,白爱民卖完香瓜从城里回来了,上交了老太太七十多块,自己也留了七十多块。

  老太太很是高兴,把钱放箱子里攒了起来。

  星期一早上,白梦蝶去学校上学时,雪豹一直把她送到村口,看着她走远了才回家。

  白洁一直在旅社里睡到七点才磨磨蹭蹭的从床上起来。

  昨晚做野鸡生意辛苦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她根本就不想去学校上学,不想面对同学们嘲笑排斥的嘴脸。

  可不上学就拿不到高中毕业证,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她以后走上社会身价又能有多高呢?

  这也是她明明一点都不喜欢读书,却硬赖在学校的缘故,不就是想要自己文凭高一点。

  有了这个包装,哪怕出身农村,她也没那么寒碜,也就有机会让那些优秀的男子青睐于她。

  连个最起码的高中学历都没有,哪个优秀的男人肯多看她一眼?

  除非她像白梦蝶没吃激素前那么花容月貌!

  白洁不甘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在心里呐喊,为什么老天对自己这么不公平,让自己还没出生就被亲生父亲给抛弃了也就算了,连张好看的脸都不给她!

  如果不读书,她就只能当野鸡了。

  虽然当野鸡很赚钱,可是没前途,她是不可能真的当一辈子野鸡的,偶尔玩一下票还是可以的。

  所以尽管不想去学校,可最后白洁还是背着书包去上学了。

  为了避免一进学校就被人指指点点,白洁是踩着早自习的铃声踏进学校的,那时操场上没几个学生走动。

  白洁在经过学校入口处的告示栏时放慢了脚步,看见里面贴着派出所给白梦蝶的表扬信,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本想借那个婴儿陷害白梦蝶,没想到死贱人居然因祸得福,而她运气一衰到底。

  尽管白洁走得很慢,但是到教室的路也就那么长,最终还是走到教室门口。

  白洁深吸一口气,尽量放松,然后一脚跨进了教室。

  班上读英语的声音戛然而止,同学们全都瞪圆了眼睛吃惊的看着她。

  谁也没有想到,白洁居然还会回到学校回到班上来。

  出了那么多丑闻,换作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都无脸见人了,而白洁却那么平静从容,可见脸皮厚的惊人了。

  白洁装作没察觉到同学们的异样,走到自己的座位跟前坐下,对着同桌甜甜的笑了一下。

  这个同桌是白洁的舔狗之一,当初为了成为白洁的同桌,他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要是换了以前,白洁对他这么甜甜的笑,他早就心花怒放了。

  可现在,他尴尬的要死,一点都不想和臭名昭著的白洁扯上任何关系。

  那个男生默默的把脑袋转到一边去,用行动和白洁划清界线。

  白洁气得咬牙,却还要装没看出同桌对她的厌恶。

  早自习过后,同学们去操场做早操,白洁也跟着去。

  往常她走到哪里都不缺舔狗和女生们包围,可今天,谁都不理她,而且还离她远远的,好像她是一坨屎似的,离她近了,会被臭气熏到。

  海涛看见白洁总算来上学了,很是激动,恨不能冲过去对她嘘寒问暖。

  可他爱惜羽毛,白洁现在名声不好,和她走的太近,肯定会被同学们嘲笑的。

  他那么一个要面子的人,怎能被人嘲笑?

  海涛只能隔着老远对白洁含情脉脉。

  几个同班男生看见了白洁,拍着海涛的肩膀和开玩笑道:“海涛,你心上人来了,你不去打个招呼?现在没人敢再追求白洁,你的机会来了。”

  现在所有的人都怕和白洁扯上关系,会被同学们笑得很难堪的,海涛也不例外。

  当即脸一垮,怒瞪着那几个男生:“你们敢再胡说一个字试试!”

  那几个男生见他真生气了,闭了嘴,讪讪的走到自己班集体排好队,随着广播体操的音乐响起,做起了广播体操。

  这小小的一幕白洁一无所知,如果知道,恐怕要气炸。

  这么被孤立的状态一直到第三堂课的课间才被白洁自己打破。

  她装作勤奋好学的样子,请肖大伟给她把这一个多月落下的功课补上来。

  她吃准了肖大伟会答应的,他可是个正直又热心快肠的人。

  果不出她所料,肖大伟点头答应了。

  白洁礼貌有加的说了谢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装模作样地刻苦学习。

  有个女生轻蔑又疑惑的问她:“你怎么来上学来了?你不是应该蹲监狱的吗?”

  这个女生名叫郭美丽,以前曾和白洁做过好闺蜜,两人亲昵的就差穿同一条裤子了。

  可后来,因为被白洁撬了墙角,抢走了男朋友,两人反目成仇。

  白洁抢走了郭美丽的男朋友,把她的男朋友变成自己的舔狗。

  却逢人就说,是郭美丽的男朋友硬要跟她交往,她是不同意的。

  她如果同意,怎么不跟郭美丽的男朋友交往?是郭美丽自己吃醋迁怒于她。

  白洁为人颇有心计,只喜欢把舔狗变成备胎。

  然后给这些备胎错觉,以为自己再努一把力就能够抱得美人归,因此才会争先恐后地对她献殷勤。

  所以同学们看到的是白洁的确没有和郭美丽的男朋友交往,因此全都相信了她的话,郭美丽这个受害者却成了大家指责的对象。

  郭美丽早就想教训一下白洁,出一口心头恶气,可一直没机会。

  这次这么好的一次机会摆在面前,她肯定不会错过,当然要向她发难了。

  许多同学也很好奇这个问题,大家都朝白洁看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