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六章 计深年你没有心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小夭 5195 2020-06-26 15:24

  何心茹被搀扶着从核磁共振器上拉下来,何心茹那张煞白憔悴的脸早已失去血色,任由左右两边的保镖将她钳制到检查室旁的操控室。

  计深年双手交握,骨节分明大掌正放在大腿上。何心茹软瘫在地上,抬眼看向居高临下的计深年,看向计深年那双深色得让人陷进去的黑眸。

  那双眼,此刻也印着她的模样,但她没有感到丝毫的喜悦。这双眼,从相识到现在,看着她都不曾有过波澜。

  “你竟如此狠心……”何心茹避开了计深年看向她的眼神,嘴里喃喃道。

  “对敌人,当然狠心。”计深年语气冰冷,薄唇微动。

  “计深年,你没有心!!”何心茹强忍着体内的欲呕感,用着嘶哑的声音大喊道。

  计深年闻言,偏了偏头,似乎没有把这句话听进去,遂站了起来,“赶紧扔出,别脏了我的地方。”

  李秘书轻声附和了一个嗯,做了个手势后,何心茹又被保镖拖拉着,消失在计深年的视线内。

  计深年单手插在裤兜,正欲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侧过头,露出了精致的侧脸,“别跟她说。”

  李秘书表情凝了凝,也应了下来。

  一辆黑亮的轿车快速地在何家别墅前来了个急刹飘移掉头,后座的门打开后,穿着黑色西装的两个高大男人朝何家门口扔了个人,立即关上门,疾驰而去,气势嚣张至极。

  何家佣人听见门口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后纷纷跑了出来,同时也发现了地上躺着今天早上还精致打扮过后的大小姐何心茹,立即高声呼唤着其他佣人,花了好一阵子,才总算手忙脚乱地把昏迷过去的何心茹抬回了家里。

  这样的戏码,在这半山的富人区内,绝对又是一个茶余饭后的猛料,堂堂何家的大小姐,倒追人家有妇之夫,追上了另说,就是追不上还要被告到法庭,现在这样狼狈地被送回来,活生生是打了家族的脸面。

  那些自诩着高贵出身的贵妇,纷纷拿着何心茹这个样板告诫自家的女儿,怕就怕哪天自家也出了这样的丑闻,在圈子里可再混不下去了。

  何家人知道何心茹昏着被送回来了之后,脸色顿时变了变,立即叫了家庭医生,看了看,家庭医生只说没有外伤,就是整个人心跳和呼吸都不太正常,可能是受到了惊吓而已。

  何家人这才松了口气,但转而又陷入了深深的沉默,那位爷可是出了名的阴狠毒辣,怎么这回如此轻易地就放过何心茹呢?

  何父是什么人,虽说算不上什么慈父,但学医至今也有一定的阅历。看着何心茹脸色百得跟那墙灰似的,愈发觉得这件事另有蹊跷,让医生更加仔细的检查,顺便把身体的各项指标全部做好,务必不能让接下来的婚礼体检出差错。

  那位董事长对何心茹很在意,这件事更关系到何家的基业,他更不能马虎。

  何心茹这一昏睡就睡了两天,可是急坏了何家人,就怕她醒不过来,左等右等地倒是身体检查报告先出了。

  何父握着那份身体报告,沉吟半晌,权衡左右,拉着大伯进了书房。两人在书房内不知道聊了什么,只知道出来时,两人表情轻松。

  不多时,何心茹醒过来了,何家人自然欣喜地都一窝蜂想见见何心茹。何心茹一身宽松的睡衣,听着门外的动向,喝着老管家给她泡的蜂蜜水,顺便还听了老管家说这几天家里的情况。

  “集美海运?”何心茹放下杯子,蹙眉询问,很是恼火。

  她才醒过来就听到这个消息,无疑又是一记沉重的打击。

  “老爷叫了人给小姐做婚检,听说是那边一直催着让小姐过去完婚。”老管家巨细无遗地将家中所有不利于何心茹的动向全部告知。

  “呵。”何心茹秀眉一挑,脸色阴沉,“我看……”

  何心茹的话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给打断了,是何父。何心茹死死地盯着房门。

  何父走进房间后,看了看屹立在一旁服侍的老管家,再看看何心茹一幅要吃人的模样,顿时了然于胸,“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父亲觉得我不应该知道吗?”何心茹这惨白的脸色稍稍红了点,是被气得血气上涌的,“觉得我已经毫无利用价值了,卖了我之后呢?你还能卖谁?”九零看看

  何父被何心茹阴恻恻地眼神盯得心里发毛,恐惧的感觉直直从脚底板涌到后背,脑子里各种各样的说辞都过了一遍,这才缓缓开口:“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知道,就算不卖这一遭,也熬不了多久了。”

  “老爷为何要这样说?小姐好好的,怎么会熬不了多久?”老管家听到了关键的地方。

  何心茹被何父说的话,震得一愣,恨不得立刻抽刀杀了计深年。吸了口气,压抑着暴躁的火气,微微颔首,仍然维持着她大小姐的面子,“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嫁给那个所谓的董事长。他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我嫁过去,那我成了什么人?传出去我还有什么脸面?”

  “就算你不嫁,你的脸面,何家的脸面也早丢光了!!你怎么不想想,若不是你,我们何至于要跟那样的人合作。若不是你,我们怎么会惹上计深年,既然这件事是由你造成的,你就乖乖给我嫁过去。”

  何父怒道,一提起脸面他的火气就更盛了。

  老管家一旁急道,“老爷,肯定还有别的办法的……”

  “我要是有办法,就不用走到这一步了。乖女儿,董事长只要你,你嫁过去,我们何家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你想想,若是连我们何家都没钱了,你的恨还有你遭受的一切要怎么向计深年报复回来。”何父不耐烦地摆摆手,顺势就凑到何心茹身旁。

  何心茹面对何父的突然靠近,身体不由自主地想闪躲,。但一听到何父说要报复计深年,心里那种按捺已久了仇恨又开始上涌。

  “这个,拿着。”何父将那份体检报告交给何心茹,何心茹盯着那大大字体写着,“状况良好。”

  只觉得无比刺眼,是不是良好她自己知道。

  何心茹复看向何父,眼底的绝望没有逃过何父。这个她所谓的生父,明知道她的情况,宁愿她死在别人手里换来金钱的生父。

  何父被看得不自在,只好速速离开。从何心茹的房间里走出来,关上门还能感觉到何心茹的视线。

  何父望了望昏暗的走廊的尽头是耀眼的灯光,像是看着何氏家族的希望,深深吸了口气,仿佛整个人重生了一般。

  不知何处,微风拂过,透体丛生凉意,这才意识到后背早已被汗水浸透,那是被何心茹盯出来的冷汗。

  幸好,她活不久了,她这条有限的命还能为何家带来一点希望。刚刚拿到婚检报告的时候,知道何心茹体内血液中的白细胞异常活跃,还有那些渐渐失去活力的血红细胞,他身为医者当然知道怎么回事。

  所以他无比庆幸,就算何心茹在那个老头身边受辱到死,这样的日子也不长,到那时,他们何家就已经得到想要的了,至于何心茹,这个令何家受辱的人,死了也是解脱。

  A市中心医院

  唐曼曼收拾着沈延的小衣服,沈延在病床上左右地滚动着,自从知道自己能够用手抓住自己的脚时,就开心地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左手抓着左脚,右手抓着右脚,左右地跟个滚地葫芦一样滚动起来,乐此不疲。

  唐曼曼看着也是哭笑不得地由他去,好不容易这些天借着养病的理由,陪伴着小沈延慢慢开朗起来,虽然沈延还是半夜会自己醒过来找唐曼曼,也是不哭不闹,但至少现在有那么一点像普通孩子了。

  沈延努力地抓着自己的脚,一个用力却磕到了放在一旁的电视遥控,床边的电视机自径开了起来,那是新闻台。

  “今天,著名家族沈家的千金小姐沈嘉月最后的判决已经出了,就在刚刚,沈嘉月的代表律师在法庭上主动认罪,承认绑架罪和偷渡罪,从开庭到结束,用了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可以说是本市上诉期内认罪最快的一个案件了……”

  电视画面内,闫浩宇和沈心蕊一左一右地搀扶着中间的沈嘉月,沈嘉月穿着黑白色的商务套装,双眼失神地任由旁人如何推搡也无动于衷。

  “妈……”沈延清脆的声音令唐曼曼瞬间回神,只见沈延已经换了姿势,他颤颤巍巍地坐着,挥动着两只小手,冲着电视里沈嘉月的特写,嘴里含糊地喊着“妈”

  唐曼曼心里的某处无可避免地触动了,电视画面很快地切换着闫氏企业的代表律师,还有代表原告的李秘书,两人面对着许多长炮短道的镜头,做着标准的公关发言。

  电视屏幕上大大字体写着“沈家千金落狱,何家千金落跑,”

  唐曼曼盯着沈延咿咿呀呀地又自顾自地玩了起来而出神,计深年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唐曼曼身边。

  二话不说,也不管沈延是不是愿意就一把将沈延抱起,顺手用遥控将电视关上。病房里重回寂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