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太古第一武神

第一卷 469 倾谈

太古第一武神 白雪明月 7242 2020-08-01 12:59

  “恩。”北河界主轻轻点头,伸手轻挥时,已经有一个小盏落在了叶辰面前。

  他自己也端起小盏来抿了一口。

  叶辰只是看着,没有举杯。做师傅的没有表示,徒弟主动举杯即便是祝酒,也是十分失礼的。除非是师徒关系很融洽熟悉的那种,但他和北河界主显然不是。

  北河界主浅浅的抿了一口盏内酒水,看着叶辰正坐于自己面前,没有乱动,感觉十分满意。

  他为人性子随和,但也很欣赏温和有礼的年轻人。于是招呼叶辰:“尝尝吧,这是御山界那边的好酒。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谢师尊赐。”叶辰这才举杯遥祝,以手掩杯,放到唇边抿了一口。

  一口酒水下肚,叶辰不由愕然。

  倒不是酒太好,他一个天神化人,什么样的美酒没有尝过。实在是这酒太过低劣。

  粗糙的口感,入喉咙内后还略略有扎嗓子的感觉。味道涩且酸。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酒。应该是街边巷内的那种小酒肆中出产的烈酒。

  “怎么样?”北河界主看着叶辰微笑问了一句。

  “不好。”叶辰直接摇头。

  北河界主勃然变色,喝道:“你敢说不好吗?”

  叶辰面不改色:“师尊所赐,不敢嫌恶。师尊询问,不敢欺瞒。”

  “哦?呵呵,哈哈哈。”北河界主哈哈大笑,然后笑指叶辰道:“你倒是一肚子道理。我喜欢的美酒你都敢当我面说不好,还说什么不敢欺瞒。”

  叶辰微笑道:“对师尊是好酒,对我却不是。”

  “哦?”北河界主一挑眉毛:“怎么说。”

  叶辰将酒水放在面前,微微摇晃看了片刻道:“弟子说不是好酒,是因为弟子喝的是酒。师尊说是难得的佳酿,那是因为师尊喝的是记忆。”

  北河界主笑呵呵的看着叶辰,叹息一声:“不错,你猜的对。这酒是我当年开蒙时候送于我那开蒙师傅的礼物。当时在我看来,这可就是天下间最最美味的酒了。”

  叶辰知道他要诉说往事,也就没有插口,只是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

  “当时的日子苦哇。那时候的观澜大世界,还没有分成各界。那是个乱世。虽然天地间灵气充裕,但那时候的人,又有几个有机会能够接触的到武道呢。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在街边厮混的少年。因一时义气,帮人出头,得罪了我得罪不起的人。那时候可把我给吓惨了。一天天的提着心,连觉都睡不好呢。”

  北河界主说着嘴角勾勒起了一抹微笑。

  叶辰听的心中也有点感触,当年,回忆,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有些陌生。

  北河界主可以回味当年落魄时,而他叶辰呢?他只知道自己一拥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在上古天庭内的。

  当时他就有着神兵的修为,后来跟随真武大帝修行后,才提高到了低级神将的层次。他没有过去,或许有,但他已经遗忘了。

  北河界主的回忆还在继续:“当时我没了办法,不得不去偷偷的搞了点酒来,送于了我们街道上的一个残废武者。足足央求了他三天三夜,他才将我收到了门下,教导我洗练筋骨,走上武道这条路。你可知道,我那个开蒙恩师当时是什么层次的武者?”

  叶辰摇头,不过猜也知道不会太高,可能就是神玄左右吧。

  “炼体,炼体五重。”北河界主给出的答案让叶辰愕然不已。

  炼体?这种修为即便是在神武大陆内都做不得人的师傅吧?这可是观澜大世界,这里的普通人只要成年基本都也有着神玄境界的修为。

  “不用惊讶,我说过了,当时的观澜大世界内很乱。武道是普通人摸都休想摸到的东西。虽然观澜大世界灵气充裕,但当时的一般平民,可能要比一些下界修为还差。毕竟武道在那时候是被严格控制的。”

  叶辰听的轻轻点头,他在上古天庭中见过无数世界,其中不乏有比三千大世界还要巨大的。

  所以他能明白这个情况。

  许多人会认为,乱世重武。治世崇文。所以越是乱世越是英雄用武之地,越有机会出人头第。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乱世之中力量确实更加重要,但也正是因为重要,看管的也就越发严格。没有利益互相锁住,根本就不会有武道典籍流传到外界。

  可以想像,乱世之中,普通人又毫无修为,当时会是怎么样一副凄惨景象。叶辰也明白了,为什么北河界主会对这种劣酒难以忘怀。就是这种难喝的东西,给了他一个超脱命运的机会。一个触摸武道的难得机会。

  “后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多到有一些就连我都记的不是很清楚了。我见了太多的鲜血,杀戮,太多天才殒灭。太多亲友成仇。我不喜欢那样的天下,你明白么?”

  北河界主说完就直直的看着叶辰。

  叶辰却是叹息道:“人性如此,又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呢?”

  “哦?”北河界主一挑眉毛:“这样的人性算是好么?”

  “自然是好的。”叶辰坦然点头:“人类正是凭借这样的天性才成为的万物之灵。没有进取心,没有对于利益的贪婪心,没有阴谋算计,没有巧取豪夺。人类如何会一步步的逆天而行,走到今天这一步?”

  “恩?”北河界主眉毛扬起,仔细的扫了叶辰半晌。

  叶辰只是坦然的冲他笑笑,没有继续解释。他相信北河界主一个堂堂的圣君强者,他说的这些他一定是能明白的。不需要多做解释。

  “你说的对。”半晌后,北河界主才叹息一声:“其实我也明白是我错了。但我却不想要去改变,北河界,我一手打造出来的太平世界,我不想摧毁他。”新书包网

  “您何必要摧毁北河界?”叶辰接口:“强弱有分际,天道有定数。既然您做了这个北河界主,就自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变北河界。”

  “这样对那些不想生活在温室中的人是否公平呢?”北河界主看着叶辰问道。他的表情非常认真。

  “公平,自然公平。”叶辰回答的异常肯定。

  “公平,自然公平。”叶辰回答的异常肯定:“力量制定规则,天地都是这般形成的。何况人间?您有着镇压北河全界的力量,那么您做出的决定无论是什么,它都是公平的。”

  “哦?”北河界主有些意外:“你这么看么?你的看法不能说是错的,只是一点。这种看法虽然有义,却是无情。”

  “虽然有义,却是无情?”叶辰在心中反复咀嚼着北河界主这句话,感觉无比震撼。

  想不到啊,一个小小的圣君,竟然能在道心铸造上给叶辰带来震撼。

  确实,叶辰天神化人,从最初他就和这三千大世界隔绝着一层,从不曾将这个世界看做自己所处的地方。

  他只是将三千大世界看做一个跳板,帮助他重新回到天庭中的跳板。

  在这个世界之中,他曾经愤怒过,也曾经欣喜过。但就是没有动过真正的感情,包括在面对谢心月的时候也是。

  但这并不是因为身为天神的傲慢,而是因为天神和凡人确实存在着决定性的差异,因为在万千大世界之外的那个秘密存在,让超脱于上的上古天庭中天神很难真正对各个世界中的生灵产生情感。

  但最近叶辰已经有些改变了,他慢慢的接受了自己存在于三千大世界中的事实。虽然知道那个秘密,但他依旧慢慢认可了这个身份。只是今天被北河界主一语点破,他才真正有所触动。

  北河界主看着叶辰的反应越发的满意了,他能瞧的出来,这个天才弟子是真的被自己的话触动了。

  在他看来,叶辰是犯了诸多年轻武者都会犯的一个错误。将自己超脱于众生之上,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观察一切,比如曲水分殿的那个天才楚云。

  这样的态度不能说不对,但确实不利于武者的道心突破。至尊层次还好,但若是到了祖仙境界,想要再进一步的话,那就势必要反朴归真。

  如果说圣君之前的武者都是逆天修行,要迎天道自然而上的话。那么到了圣君这一步就要身体自然,不再是逆,而是顺,甚至是合。

  一旦有了合天地的初步境界,也就算是一只脚踏进圣帝的门槛了。而这种境界,他北河界主周不灭努力了何止万年,却依旧难以做到。

  这也是因为他年轻时候一直有和叶辰类似的想法缘故。所以他并不想要叶辰这样的天才也走和他一样的老路,不光是叶辰,甚至他所有的弟子都是如此。

  所以他才会镇压北河界,以那种手段来提升门下弟子的修为,他认为这么干虽然在祖仙境以下会对弟子们的修为有不良影响,但到了祖仙境界后,这群不会高高在上的弟子们就会进展顺利了。

  其实也就是这样,他北河界主能培养出那么多祖仙境界的弟子,也不光是靠他一手拔擢而来的,其中也和这些弟子本身平和的道心有关。

  但他却是不知道,叶辰和他想像中的情况完全是两样。还别说区区的圣君圣帝了。即便是在他看来犹如神话一样的,已经彻底和三千大世界的世界意志融合完美的天人也根本不会被叶辰放在眼中。

  叶辰只是因为知道一件事,一件所有天神以下凡人都不知道的事才会有义无情的。如今这也算的上是歪打正着。

  北河界主一句误会下的提醒,居然真的点破了叶辰一直以来的一个魔障,让他犹如冰水灌顶,瞬间开朗。

  开悟了的叶辰盘坐,双手垂下,开始在心中不停的体悟。体悟这观澜大世界,不,是体悟三千大世界中的一切。

  那个以前在他这个天神看来不值一提的虚假,现在却是显得那么的真实生动。

  庞大的三千大世界缓缓运行,其中蕴涵的规律,法则,一条条一点点的融合流淌到叶辰心中。

  这些法则流过,没能对叶辰做出丝毫影响,他的道心坚韧无比。

  三蝶本源在他体内缓缓的运行着,流动着,甚至是模拟着三千大世界的法则。意动神动,神动而灵合。

  合!

  一团氤氲的气流开始在叶辰身后出现,缓缓流动,交融会聚。

  “要成就至尊了吗?真是好悟性。不凡,果然不凡。”北河界主在一边看着,眼睛中满满全是欣赏之色。

  叶辰是他教导过的最为天才的弟子。甚至还要比当年的上师秧邦和金光泻强上不少。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已经过去了五日。北河宫大演武已经结束。但北河界主却是丝毫不去关注这一次的大演武,甚至不许任何人蹬上无上玉顶,他只是守在叶辰身边看着。

  叶辰背后的气流依旧只是气流,竟然没有半分要融合的意思。这种古怪的情况看的北河界主有点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如此天才的一个人,竟然在融合凝聚自己的小世界时候出了问题吗?为什么无法凝聚成形呢?”北河界主心中略略的有些骄躁。他几乎要忍不住出手帮助叶辰了。

  拖延的太久了,如果继续拖延下去,那么叶辰很有可能无法凝聚自己的小世界,最终会变成无用的伴依世界。如果那样,那可就太过可惜了。

  但就在他要插手的时候,一个声音诡异的响在他的脑海之中。这并不是传音,而是直接的神魄交流。

  “北河界主,不要出手。”

  “恩!”北河界主一愣,脱口道:“可是元天圣君?”

  “是我。这个小友天资卓绝,眼看就要成就前人未有的大成就,北河界主你可千万不要插手破坏。”

  “前人未有?”北河界主愕然,他是没瞧出他这个弟子要有什么前人未有的成就,只是瞧出来那团氤氲的气流竟然已经开始分散了,瞧那意思是要破掉了。别说凝聚小世界,只怕是连伴依世界都难以铸就吧?

  元天圣君的声音却是很平淡:“北河界主,请相信我,老夫阅人无数,这位小友只怕真的是前所未见的大成就。你千万不要插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